k9wqf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玄塵道途-第六百一十六章 兌換“天師真言·滅魂咒”推薦-jv99i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多谢各位道友一路照顾!”鲸港东驿外,刘玉正与暗鸮小队道别。
历时三个多月,“佣工货船”终于顺利抵达了白鲸港,或是顾忌暗鸮小队在旁,“幽鲨角斗场”方面一直没有动静。
“都是兄弟,道长可别忘了答应我们的大餐!”黑虎开玩笑道。
“三日后,城北庆丰楼贫道设宴恭迎各位!”刘玉立即真诚说道。
“好说!那三日后庆丰楼见,告辞!”老鸮爽朗地告辞道。
“后会有期!”刘玉拱手说道。
“道长有空的话,可来此处寻小妹闲聊!”双方道别,转身分开之迹,刘玉手上突然被塞入一张粉色卡片,“妖吻”那软软的声音在刘玉耳旁响起,还抛来了一记媚眼。
“雪鹿区松香街道西段三百五十一号,女人花内衣店!”看着卡片上的地址,刘玉不由感到有些烫手,这一路与暗鸮小队走的有些近,这“妖吻”道友怕不是误会了什么。

“便宜这孙子了!”回到船厂舍院,刘玉第一时间找到师叔玄北,将此行所发生的一切告之,得知灰狐就这么死了,玄北道人不由气得顿足,此人一死,唯一的线索便断了。
“师叔,灰狐已死,接下来该从何查起?”刘玉也是眉头紧锁,线索断了,接下来再想调查,可就难了。
“还查什么,都是这孽徒自找的。”玄北无力叹了口气,经过这些年调查,那“幽鲨角斗场”与兹涅家族私下关系甚密,即便将这灰狐抓回,想找回公道都难,更别说人已死了。
“那玄山师兄不就…”刘玉最后也只能跟着叹口气,他心里也很清楚,师兄之死,怕是就只能这样不了了之了。
“玄玉,此行你没受伤吧!”两人静坐良久后,玄北开口关切问道,从师侄方才口中可知,此行甚是危险,途中不单遇到了暗魅女妖的袭击,还受到“幽鲨角斗场”的跟踪。
“师叔无需担心,弟子没事!”刘玉忙开口回道。
“那就好,此行辛苦师侄了。”玄北点点头,欣慰说道。
“不辛苦,这本就是师侄份内之事,对了,这两柄法器乃是击毙两名暗魅女妖所缴获之物,有些古怪,弟子看不透,还请师叔帮忙看看。”刘玉恭敬回道,随后取出了一柄漆黑匕首与一柄银光法剑。
这两件法器,刘玉回来的路上仔细研究过,漆黑匕首应是柄邪器,不知由何种材质炼造,刃口异常锋利。
而那柄银光法剑就十分古怪,此剑刘玉先是惊喜发现可用自身法力驱使,剑内女妖留下印记虽已消散,却始终无法完成祭炼。
强行灌入法力到也可驱使,却发挥不出此剑半成的威力。
“哦!是吗,贫道瞧瞧!”玄北先是拿起那柄漆黑匕首,上下打量后放下,心中已有答案,这是一柄品阶不低的邪器,当拿起那柄银光法剑,摆弄片刻后,脸色渐渐凝重。
“奇怪!”玄北眉头微皱,这柄银剑确有些古怪,剑内咒纹密布,盘缠层叠,却纹路分明,一看就是出至大家之手,但这些咒纹中的一些灵纹走向十分诡异,是他从未见过的。
同时剑内几枚器铭,他只认出了一枚中级器铭,便是“灵能”,且这枚常见的通用器铭,在灵纹构造上也与大多法器有些细微差异。
剑身灌入法力后,法力流通也凝滞缓慢,对一柄器内咒纹密布,且灵纹回路精妙的法剑来看,这也说不通,不应是这样才对。
“师叔对炼器之道也不甚精通,这两柄法器便先放于师叔这,待师叔向船厂的那些技师问清楚原因,再交还给师侄。”
这柄银剑也引起了玄北道人的兴致,玄北道人决定向船厂平日打交道的那些技师问问,这些技师能留在船厂,各各皆是冬水盟内精通机关器械与炼器之道的大师。
“那就有劳师叔了!”刘玉自然没问题,拱手谢道,随后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刘玉便回自己屋内休息去了,回白鲸港这一路上,刘玉一直紧绷着心神,时刻准备出手,如今总算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刘玉才起床出屋,先是去膳堂用了餐,随后便御剑赶至白鲸街的“佣工总会”,总会宫殿各入口向往常一样大量佣工进进出出,很是繁忙。
刘玉跟随着走入宫殿,穹顶式巨型大厅内聚集着大量人群,尤其是从穹顶吊下的四面巨型灵光玉幕下,更是摩肩接踵,水泄不通,皆抬头看着玉幕上一行行不时滚动信息,都在挑选合适自身的佣工任务。
刘玉此次前来,不是为了接取任务,而是来兑换那册“天师真言·灭魂咒”,所以没在大厅多做停留,而是直接来到了一侧的佣宝分殿,这里同样人头攒动,每个兑换窗口前都排着很多一脸急切又兴奋的佣工们。
“你好!贫道想兑换一册法术!”等了约两柱香后,终于轮到刘玉,刘玉将自己的“佣工令牌”递给窗台后的女接待员,客气地说道。
“稍等!”窗后貌美的女接待,接过刘玉递来的“佣工令牌”,随手插进台面一旁“灵玉户碟”的凹形缺口,窗口上挂着的一块四方小玉幕,立刻显示出一系列拥工信息。
拥工编号云字伍捌陆叁贰
等阶白银五阶
姓名刘玉道号玄玉
灵根属性金、木、土
修为筑基四府
外门贡献点五十万一千两百点
发布任务
通缉灰狐(已结束)
已接任务
暂无
(北地佣工分青铜、黑铁、白银、黄金四大阶,以累计所得外门贡献点总数为准,一万贡献点以下,皆为青铜阶。
一万以上,十万以下为黑铁阶,共分九小阶,十万以上,百万以下为白银阶,同样有九小阶,百万以为黄金阶。
“冬水盟”于工会发布的任务,有些有等阶限制,只有等阶达到要求的冒险佣工,才能接取。)
“请、请问,您想兑换哪门法术?”当女接待看见到上面显示着高达五十万的贡献点,明显一愣,随后有些失神地说道。
“天师真言·灭魂咒!”刘玉抱以轻笑,缓缓说道。
“请稍等!您要兑换的秘术,窗台无权限,需请示主管大人!”女接待查询后又是一愣,随后抱歉说道。
“请便!”刘玉点头应道。

片刻后,刘玉被请至一处贵宾室,接待他的是冬水盟的一位中年筑基管事,再次确实一遍刘玉“佣工令牌”的真伪后,这位管事客气问道:“不知玄玉道友师从何门?”
“玄玉乃云州黄圣宗弟子!”刘玉坦然回道。
“黄圣宗!”中年管事低吟一声,随后确认着问道:“道友确要兑换天师真言·灭魂咒?,这将耗光道友辛苦积攒的所有贡献点,还望道友三思!”
“听说贵宗这册法术出至上古顶级宗门“天师道”,言出法随,威力极强,贫道仰慕已久!”刘玉立马装出一副兴奋之色说道。
“既然如此,便请道友分出一缕魂丝,注入这枚“魂识玉简”之中,完成魂印绑定。”中年管事见此,便不再多说,取出备好的一枚青玉玉简解开上面的禁制说道,同时心中不由感叹对方还是年轻,太天真!
若这册“天师真言·灭魂咒”真有传言中的那般一言不合,灭其生魂的威力,宗门怎会舍得拿出,当做佣工兑换物品。
因为这册秘术,在宗门内早已被认定为鸡肋,只不过徒有其名,根本没有传言中的那般厉害。
先不说这门秘术修炼时,需消耗自身大量魂气,且需日日坚持修炼,这一炼便是数年,甚至十几年,方有可能入门。
但也仅仅是有可能,先不说是否炼成了,就是每日修炼消耗自身生魂魂气,就令多数人望而却步。
因为这将严重拖累自身修行,每日消耗自身大量魂气,常此以往,生魂必萎靡不定,自身精力下降,便没有其它余力去修炼主功法,扩展紫府空间,自己修为必停滞不前。
除非那些天生“生魂”强大,如那些得天独厚身怀道体者,或有大量灵石挥霍,每日服用那些滋养魂气的昂贵灵材,才可尝试去修炼此术。
但就算修炼成功,经宗门金丹长老或灵婴太上长老亲测,这门法术威力平平,甚至比金丹期常见的一些攻击性魂识法术还要差。
一般的攻击性魂识法术,皆是滋养,蕴生出一股特殊魂气,对敌时,再将这这股特殊魂气凝聚成魂刃,或是魂刺等方式,来攻击对手生魂。
其实手段上来说,就类似刘玉修炼过的“暗血刺”,只不过刘玉口中蕴养的是一道“血气”,而这些攻击性魂识法术,蕴养的是一道“魂气”。
而“天师真言·灭魂咒”则截然不同,此术却是将大量魂气压缩,转化成一道特殊音波,对敌时喊出这道音波,直接震伤,或震散对方生魂,就类似地底暗魅女妖一族的天赋法术“震魂尖叫”。
但威力上又远弱于“震魂尖叫”,经宗门长老反复测试,除非施展者生魂魂力比对手强出一倍,甚至数倍,此术才会有一定杀伤力。
而此术当年可是“天师道”招牌法术之一,其威力怎会如此不堪。
因此宗门长老们皆一致认定,怕是要修炼失传已久的天师道镇宗绝学“天师真言·道魂心经”,方能发挥出此术的真正威力,所以,宗门才将这门鸡肋法术拿出,当做诱惑众佣工的工具之一。
就凭“天师真言·灭魂咒”的上古威名,至从宗门拿出后,起初不知有多少有心之士,从各地赶来北地。
前仆后继成为一名冒险佣工,甘做冬水盟牛马多年,只为兑换此术,但兑换后能修炼成功者却寥寥无已。
即便修炼成功后,也是直呼上当,破口大骂冬水盟无耻,后来这一骗局在整个修真界慢慢传开后,这股浪潮才慢慢消退,但时至今日,时不时还是有慕名而来者。
就如眼前这来至云州的傻道人一样,辛苦奔波十多年,甚至数十年,好不容易才积攒的大量贡献点,一下耗光,只为兑换这门鸡肋法术。
别看现在兑换此术,需足足五十万点外门贡献,这还是兑换者逐年减少,冬水盟特意下调过的,想当年起初时,兑换所需的外门贡献点,是如今的四至五倍,冬水盟也是没办法,这年头韭菜难割啊!
“好了!这枚“魂识玉简”道友拿好!”见对方完成魂印绑定后,中年管事将记载有“天师真言·灭魂咒”的玉简,和贡献点已扣精光的佣工令牌,一道交还给了刘玉。
“多谢道友!”刘玉接过玉简大喜,立即收入了储物袋。
“无需多说,道友也应该清楚,此术只供道友自身修炼,切忌不可外泄他人,即便是同门师兄弟,至亲家人,也不行。若发现你透露给他人,本宗必将严惩,听清楚了吗?”中年管事收起笑脸,严厉说道。
“贫道清楚!”这种违约私下传授功法的惩罚,在修真界中一向后果严重。
若传给家人,将株连全族,若透露给宗门,轻者将涉及门人悉数除死,并上门赔礼致歉,重者被对方打上山门,宗门因此消亡者,也时有先例。
“冬水盟”通过佣工工会,将这些散修,牢牢聚于宗门之下,只给出一些小甜头,便得到如此多的人力,帮着冬水盟开采广袤的“瀚冰雪林”与茫茫北海,其每年的收获是天数。
闲时通过这些“佣工”收集开采各项资源,战时也可发出招募令,招募这些“佣工”出战,充当炮灰,即便十人中有一人参战,“冬水盟”一下也将多出数十万兵力。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