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om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日娛浪人笔趣-第五百二十八章一點都不晚(感謝橋姥爺最高)讀書-dtot6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这个电话号码就算没有备注奈奈未也不会忘记,就像小说中的女主人公阿葵一样,尽管多年之后也能从记忆当中拼凑出那一长串号码。
在电话打通的那一刻阿葵非常不可思议,就如同现在得知高桥浪人打来电话的奈奈未一样。
高桥浪人的电话,又一次的,高桥浪人的电话。
奈奈未愣住了,手机在她身边规律地震动,那种场景重现的感觉袭上心头。当初的她不敢接听高桥浪人的电话,而现在·····
在愣神之后奈奈未将手机拿在身前按下接听键。
沉寂的电流声。
高桥浪人也没想到对方会接听,一时之间仿佛在做梦,高桥浪人甚至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自己喝醉而出现了幻觉。
谁也没说话。
奈奈未把手机放在一边,手机贴在耳边。他们明确的知道电话对面是谁,却不知话题该从何而起。
高桥浪人认为自己有那个责任打断当下的沉默,然而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奈奈未说了话。
“好久不见,高····浪人君。”
浪人君。
她对自己的称呼,高桥浪人感觉血液在奔涌。
“抱··抱歉,突然打扰你。”
如果要道歉那个人应该是自己,奈奈未念着,然而没有说出口。说实在的,当初如此决绝地跟高桥浪人断绝联系,现在却又渴望跟他联系,奈奈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女性。
在跟高桥浪人分开的这两年中,奈奈未一直在复盘自己的行为,反省。那些日夜辗转,没在文字中表达出来的东西的的确确在她心里存在着。
尤其是在一周年高桥浪人在病房中出现之后。
她非常确定自己现在仍旧对高桥浪人有着感情,就像高桥浪人在煎熬中的那样。只是她在忍着,想着高桥浪人之前说的话——毕业。
那就等到毕业吧。
如果毕业之时,高桥浪人还对她有感情,那她肯定会拉下脸来去问他要不要在一起。
奈奈未收回思绪,说:“我在看书,距离睡觉还有一段时间。”
“娜娜敏你还是喜欢睡前读书啊。乃木坂46的工作应该很忙吧?”
“但是读书也是必要的啊。”奈奈未说。
这是高桥浪人知道的习惯,在两人还在居酒屋工作的时候,对方还推荐了他几本霓虹悲观文学的经典。
就这么两句话,那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那你现在在看什么书?”
“嗯?”奈奈未顿了顿,看了看旁边的书封,犹豫了一下将书名给出,“《冷静与热情之间》。”
“《冷静与热情之间》。”高桥浪人重复一遍,“讲的是什么呢?”
“讲的·······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奈奈未害羞不想对高桥浪人说书本的剧情,因为情况跟他们两人实在是太像。
“但我想听娜娜敏你给我讲,只要故事梗概就行了。”
听着高桥浪人的要求,奈奈未像是看到了他的脸,从语气当中想象他的表情。而一旦起了这样的想象奈奈未发现自己已经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她轻轻哼了一声,像是对高桥浪人的妥协,高桥浪人的面前又出现她傲娇却无可奈何的表情,笑了笑。
“讲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因为种种原因而分开了,在离开对方的十年间是如何过的········”
因为要跟高桥浪人讲剧情,奈奈未又起身拿下红的书本,在这当中奈奈未没有感到腰上的疼痛,拿到红的书籍后奈奈未又开始说:“两人是在大学认识的,在对方的生命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然而可能是因为不成熟吧,两人分开了。一个去了巴黎,一个去了佛罗伦萨·····”
“嗯。”高桥浪人鼓励奈奈未继续往下说。
奈奈未的声音很好听,高桥浪人向来如此认为,温柔却又带着力量,很适合向别人介绍书籍,而将手机贴在耳边高桥浪人感觉她就在自己身边说话一样。
说到后面奈奈未带上了自己的情绪,高桥浪人偶尔也会说自己对故事情节的看法。
就这样讲了十多分钟,奈奈未感到口渴停住话头:“故事大概就这样,更具体的浪人君得自己去了解。”
“嗯。”高桥浪人声音懒懒的。
“·····你不会是听得困了吧?”
“有一点。”
奈奈未哭笑不得:“对了,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高桥浪人这才像想起什么似的睁开眼睛,然后说:“我打算考大学了。”
“什么?”
“考大学。我准备了大半年了,现在成绩应该还行,能上早稻田吧。嗯,我想上早稻田。”
奈奈未握着手机,一句话都说不出。
高桥浪人备考大学这件事情在奈奈未这边有别样的感觉,特别是在她自己退学之后。高桥浪人要考大学了。她的浪人君。
奈奈未正在思考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时候高桥浪人继续说:“最开始是想考东大的,毕竟最开始跟娜娜敏你说的就是东大嘛。”
“但是,我考大学并不是想要证明什么,或者是在你面前扬眉吐气——好吧,我承认我刚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不是了哦娜娜敏,我想转到幕后,当个导演或者是制片人。”
“我们都是因为偶然才进入演艺圈的,所以我总觉得我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或许在某个时刻就会转行。但现在不是了哦。”高桥浪人念,“我理解了娜娜敏的想法,需要为了生活而努力的话,的确没那个闲心去关注身边的感情。”
“其实吧,我并不需要娜娜敏你为了我而放弃什么,我喜欢你的一点就是独立啊。我只是希望娜娜敏能够给我回应,就像是老师给的小红花,抱歉,我喝了酒可能有点表述不清楚。”
奈奈未捂住嘴两行清泪从脸旁滑落。
“浪人君,浪人君,抱歉,非常抱歉。一点都不晚哦,我,我也还喜欢浪人君啊。”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