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ow8优美玄幻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討論-第一八七章、鼙鼓遠去-40rx9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春二月,西县。
终于赶回来的华雄,先回去沐浴一番风尘后,便去官署中寻阎忠。
马蹄缓缓,沿途与相识的人儿打招呼,感觉如今的卤城,比他任职县令的时候,多了几分安宁。或许是堵路将西县隔绝于外的关系吧,黔首百姓及兵卒们,脸上没有了昔日被叛军随时来袭的忧色。
唉,不得不说,如今这个世道,连安分活着都成了一种祈盼。
步入官署内,就看见阎忠正跪坐在案几前,正奋笔直书着,堂下小吏手里还捧着不少案牍。
听到脚步声了,便搁笔看来。
眼眸中瞬间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就隐了去。
“雄见过先生。”
华雄连忙趋步向前,躬身行礼,抬起头来的时候,又加了一句,“多日不见先生,不想先生气色更佳了。”
“气色更佳?”
却不想,阎忠一听这个词,当场就怒目而视,“拜你所赐,冀县骑兵曲全军覆没,诸豪强大户的私兵和铁笼山的羌胡部落死伤惨重!战后一堆抚恤、安抚等事务,老夫忙得脚不沾地,你个竖子却来说老夫气色更佳了?!”
呃……
我就客套下。
老人家不要那么大火气好不。
华雄脸上讪讪,刚想认个错什么的,却见阎忠又将脑袋埋在了案牍中。
奋笔不停之时,还不忘继续教训,“竖子不知道轻重!既然都回来了,也不想着去杜县尉的军营里看看,和走动走动下出兵的各家。恩,夜了再来,老夫最近都住官署内。”
我这不是想着先来尊师重道,然后再去拜访他人嘛。
华雄心中嘀咕,也只好行礼告退,“诺。那雄先行告退。”
出了官署,接过看门兵卒递过来的缰绳,却见远处有两三骑正披着阳光而来。
是小夏婉,和两个夏家私兵。
“华阿兄,你真的回来了呀!”
人未到跟前,脆生生的声音却是先传过来了。
不等回答,看到华雄正翻身上马,又拉住缰绳驻马而问,“华阿兄,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恩,刚回到。”
策马向前,华雄顺手拉着小夏婉马匹的缰绳,并肩而骑,“现在去杜县尉那边看看,你要同去吗?”
“好呀!”
小夏婉将眼睛眯成了月牙,让右脸颊的酒窝绽放。
雀跃完了,又加了一句,“那个,华阿兄你找杜县尉商议事情,我也随去的话,会不会不好啊?”
华雄不由莞尔。
“无碍,我找杜县尉就是叙叙话,不是军务的事。”
他和杜痞子算是真正的刎颈之交,无需在意小节。而且小夏婉是夏育之女,又和他定下了亲事,一起去拜访,也没有什么失礼之处。
“那就好!”
小夏婉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又转头给身后左侧的私兵吩咐,“你回去将我阿父留下的酒,带上两坛子,来军营那边寻我。”
“诺。”
那名私兵转身而去,也让华雄的目光微微不解。
“华阿兄你不知道,杜县尉没酒喝好久了。”
小夏婉收起了笑容,脸色有些感伤,“他把俸禄和朝廷的赏赐,都分给了战亡的袍泽们。”
原来如此。
唉,这个老痞子。
华雄闻言,便摇头叹息。
待到了军营中,只见昔日人嚷马嘶的地方,如今已是空荡荡的门可罗雀。
偌大的地方,唯有一个火堆,点缀在初春的雪花中。
那是杜县尉升起的火堆。
他独自一人,斜斜的靠在马厩边上,一边百无聊赖的抚摸着战马的鬃毛,一边嘴里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低语些什么。
听到马蹄声了,他扭头过来,便高声叫唤。
“华小子,过来陪我说说话。”
待小夏婉的身影,也露出来了以后,他脸色就是一顿。
急忙站直了身躯,狠狠的瞪了一眼华雄,又胡乱的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及火灰,才转身迈步往军中主帐那边走,“随我进屋内坐吧。”
入了屋,夏家私兵很主动的帮忙升起火堆。
而小夏婉也知道自己在的话,会让他们两人叙话不便,给杜县尉见过礼、放下酒坛子后,便借口看看军营,出去逛去了。
她的身影刚出去,杜县尉就拿起酒坛灌了口。
然后斜眼看着华雄,骂了句,“女子不能入军营,这是军规!你怎么犯这种忌讳!”
“过些时日,这里就不是军营了。”
华雄也捞起另一个酒坛子,声音幽幽。
顿时,杜县尉默然。
骑兵曲已经没有了,西县也没有钱粮再建,此地肯定要被阎忠另作他用。
比如盖建房屋,分给那些战死骑卒的家属什么的。
就连他这个原先的骑兵曲将率,都接到了诏令,改任护羌司马,过些时日就前往羌道主持事务了。
“唉……”
半晌,他才叹息出声,“你来是为交接护羌司马的事情吧?”
“不是。”
华雄摇了摇头,“这事不急,等我们都去了武都郡再说。我来,是想问问你,以后是如何打算的。”
“我能有什么打算?”
翻了个白眼,杜县尉继续灌着酒,“去了羌道,招募人马组建护羌营。有战事就上阵,没战事就屯田自养呗。”
华雄按住了,杜县尉提着酒坛子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眼睛,“杜痞子,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好多次了,有些事不管你爱不爱听,我都要提一嘴。你还是成个家吧。”
“别拿以前那套说法来搪塞。”
看到杜县尉脸色微变,欲做反驳,华雄又立即加了一句,“好歹,你现在都爵封关内侯、食西县租八百斛了。”
过了而立之年,依旧以军营为家的杜县尉,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要不是年少时被张都尉见怜,收入了军营里当小杂役,估计不是成为了豪强之家的私兵,就是变为马贼沦为荒野白骨。
这也是他一直将所有俸禄,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日子的理由。
孑然一身,不想成家,也是如此。
担心自己征战沙场,哪一天就马革裹尸,会让家人陷入孤苦伶仃,生计无所依,重蹈自己悲惨的少年岁月。
面对上苍的苛刻,他无力抗争。
便想着,至少,自己可以让下一代避免了。
就是做法极端了些。
“行,我听你这次劝。”
沉默了好久的杜县尉,放下酒坛子,梗着脖子说道,“不过,华小子,我们先说好。如果我有了小崽子,你得负责寻先生教他读书识字!”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