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kms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笔趣-第0138章 韓主政查崗讀書-3y1wy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江跃似乎觉得自己话说重了。
“晶晶,这么说吧!你整个扬帆中学问一问,我敢说,全校如果有一千个女生,至少有990个羡慕你的人生。家世好,相貌佳,气质超群,学习好,如今又是觉醒者,体测排名第一。你说说,你这简直是开挂的人生,还需要羡慕别人的生活么?”
女孩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听江跃这么一说,韩晶晶破涕为笑,咯咯轻笑起来。
“我再怎么开挂,也跟你没法比好吧?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到底知道什么?”江跃苦笑,下次得敲打一下老韩了,别什么事都跟你侄女说,还要不要一点隐私了。
“我知道超自然行动局挖你,还知道军方大佬也看好你。还知道你参与了好几次诡异事件,还拿到了奖金,还有道子巷最显赫的一套别墅。连我爸都没资格住的别墅……”
嗯?别墅?
江跃脑子里灵光一现。
忽然间,他明白为什么那个保安队长知道他姓江了。
敢情,自己这点事压根没有隐私。或许进道子巷别墅的第一天,他就被盯上了。
道子巷别墅,看来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啊。下回得问问猫七,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
“晶晶,看来你内幕很多啊。就你叔叔的位置,应该打听不到这么多吧?都说你爸是星城高官,不会星城主政真就是你爸吧?”
江跃以前听说过韩晶晶是星城高干子弟。
不过他向来对这个没多大兴趣,也没往那处想。
现在细想起来,才发现问题所在。
韩晶晶皱着琼鼻,嘟囔道:“你这个笨蛋,不会才知道我爸是谁吧?”
“哈哈,谁想得到,星城一把手主政大人,会把女儿放到扬帆中学啊?一般不都放在那些贵族学校嘛!权贵不都有圈子的么?”
“哼!我爸从来不让我们以权贵自居。我就是个没人关心的小可怜。同学六年,你都没琢磨过我爸是谁,真没良心呢。”
“好端端我琢磨你爸干嘛?”江跃苦笑。
“那你就有时间琢磨人家一个月吃不上肉?有时间琢磨人家校服是衣柜里最好的衣服?”
韩晶晶跺着小脚,气哼哼道。
呃?
好像空气中有点酸酸的味道?
韩晶晶这是吃醋?
江跃哭笑不得,果然女孩子的心,喜怒无常。上一秒在哭,下一秒又笑,再过一秒又耍起了小性子,吃起了飞醋。
“晶晶,同桌六年,除非我是瞎子,很多事都明摆着的啊。”
“这就是我羡慕李玥的地方。”韩晶晶脚尖轻轻提着路边的小石块,低声嘟囔着。
同桌六年,这种亲密度,韩晶晶不羡慕才怪。
本来,她一直对李玥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觉得李玥就是班里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透明。
若不是第一次体测,李玥的黑马之势一黑到底,韩晶晶根本不会注意到李玥。毕竟李玥六年小透明的角色,扮演得非常成功,存在感很低很低。
可自从第一次体测之后,韩晶晶仔细观察了一番,才咂摸出一些味来。她才发现,李玥和江跃的关系,竟比她想象中要深很多很多。
回想起来,上次杜一峰建群吃瓜,江跃邀请的唯一女生,就是李玥!
这个李玥,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甚至,她还悲哀地发现,在江跃心中,可能她韩晶晶还远远比不上李玥这个同桌。
所有觉醒者,都去了专属班。
李玥偏偏不去。她的理由也很可笑,想留在原来的班级学习。
谁都知道,这个理由很牵强。现在觉醒者所在的专属班,各种条件都远胜原来的班级。
李玥不去专属班,以韩晶晶女孩子的直觉判断,唯一的原因就是江跃。
如果江跃去了专属班,李玥绝对二话不说,一定会跟到专属班!
单就这份勇气和魄力,连韩晶晶都不得不佩服李玥。
拒绝去专属班,也只有李玥能做到如此任性。
韩晶晶也想过,留在原来的班级。这个念头一直在她脑子里盘旋着,可是当她回家一说,立刻遭到了父母严厉的呵斥。
从小家教严格的她,知道什么事可以顶一顶,什么事是绝对没有商量余地的。
不去专属班,显然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可人家李玥就不一样,哪怕她妈天天来学校闹腾,她不去就是不去,谁来施加压力都不管用。
单就这份执着,韩晶晶都不得不佩服。
也正因为此,韩晶晶才在李玥身上感觉到了一些压力,一种竞争的压力。
是的。
韩晶晶这个出生就自带光环,含着金钥匙的人,竟在一个乡村女孩身上莫名感受到了压力。
论相貌,李玥不施粉黛,额头的刘海把脸都挡住了一半,韩晶晶自认颜值胜过李玥。
论身材就不用说了,韩晶晶的身条绝对一流,跟李玥豆芽菜的身材一比,完全可以秒杀。
论家世,李玥更没得比。乡下庄稼人家,怎么跟星城一把手韩主政的女儿比家世?
论学业,两人至少不相上下。
如果不是第一次体测,让李玥成了黑马,李玥甚至根本没资格进入她韩晶晶的法眼。
就是那次体测,韩晶晶在李玥身上,竟然感受到类似灰姑娘的桥段。她总觉得,这个原本平平无奇的李玥,很可能会成为她和江跃之间的障碍。
说是障碍还是轻的。
有可能,李玥就是她韩晶晶命中注定的竞争对手。
不仅仅是体测成绩,觉醒者这个层面的竞争。
更包括和江跃之间的亲密关系。
韩晶晶自认是很勇敢的女孩,敢爱敢恨。对自己中意的男孩子,并没有含蓄被动,多次主动出击。
可她总觉得,自己和江跃之间,好像永远都若即若离,隔着一层什么,总差那么一些火候。
而江跃和李玥之间,明明看着什么都没有,却好像有一种莫名的亲密和默契。
这就是让韩晶晶吃醋的地方。
尤其是今天看到江跃他们为李玥打架之后,这种醋意更是不可抑制地爆发了。
所以,和李玥斗酒,说白了就是一种较劲。
而李玥似乎也隐隐接收到了这个信号,竟没有退让!
这一通较劲下来,她韩晶晶竟没占据到半点便宜。
对韩晶晶的一些小心思,江跃其实也心知肚明。
当然,这个节骨眼上,江跃也无心去琢磨韩晶晶这些小心思。
“晶晶,天色不早,得回了。”
“我有点喝醉了,你骑我车带我回家。”
这才是韩晶晶愿吃这一顿饭,喝这一顿酒的最重要原因。
所谓恭喜庆祝,那都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江跃无语。
早一刻还清醒着呢,这会儿就不胜酒力了。
这演技是不是太浮夸了?
不过如今局势这么乱,做东请客,倒是有义务把人家送到家。
单车的轱辘轧在马路上,声音很轻,就像今晚的月色一样撩人。
“江跃,还记得上次你送我回家吗?”
“嗯。”
“那次让你陪我看月亮,你说没月亮。你看今晚的月色多美,我突然有点不想那么早回家了。要不,你带我去河滨公园玩一下。”
“河滨公园有啥玩的?”
“很多啊。”韩晶晶恢复了活泼,在单车后座上,长裙夹在两条腿之间,露出一小截白白的小腿,时而抬起,时而放下,看得出心情很好。
“我们可以挖沙子,抓螃蟹,还可以喂鱼,都很好玩呢。”
韩晶晶正说着,包里的手机响了。
扫兴的电话!
韩晶晶无视,可这卡哇伊的铃声执着而坚定,似乎韩晶晶不接,对方就会一直打下去,打到她崩溃为止。
不情不愿地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韩晶晶顿时俏脸一白。
竟然是她爸的电话。
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接通的电话:“爸,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前面蹬着单车的江跃,听到韩晶晶这个称呼,知道来电的是谁。他倒也没在意,而是继续蹬着单车,不急不缓。
“晶晶,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呢?”
“爸,你别告诉我你已经回家了。我才不信呢。”
“晶晶,我听你德叔说,你今天叫了一箱毛台?你这是干什么?哪来那么多钱?”电话那头,韩主政语气严肃。
“德叔这个人真是的,又没让他掏钱,都说了,今天有土豪买单。”韩晶晶笑嘻嘻道,“爸,人家都成年了,你不会那么老顽固吧?再说了,那点酒对觉醒者真不算什么,跟喝一瓶啤酒差不了多少。”
“你严肃点!爸是问你喝酒的事吗?爸是怕你误交坏人。什么土豪?你才多大年纪,结交什么土豪?你知道人家接近你,是不是别有用心?”韩主政电话那头劈头盖脸一顿训斥。
“爸!你都想哪去了啊?你女儿什么时候这么肤浅,去结交什么土豪了?我们就是同学聚个会,庆祝我第二次体测全校第一。你们这些当官的,成天脑子里都是政治,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真的是同学?就算是同学,你也得擦亮眼睛啊。现在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同样吹进校园了。我听说,星城邓家,最近一直想在学校搞投机,想从你们学校挖人。我跟你说,这种家族,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他们才没资格跟我来往呢。老韩同志,你怎么回事啊?对自己女儿一点信心都没有嘛!”
“哈哈,你个小丫头,爸走过的桥……”
“得啦,爸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多,我都知道了。可现在明明都有好端端的路可以走,为什么要走桥呢?爸,你能不能别那么老顽固?”
“臭丫头,瞧你能的。说正事,你们同学聚会,为什么要搞得那么铺张?小小年纪,饮料果汁难道不够,喝毛台?还一箱?你同学家条件那么好?”
“人家都是自己赚来的钱,跟家里没关系。说起他,四叔不是老跟你提过的嘛,什么时候女儿给你引荐引荐?”
“你是说那个江跃?”韩主政顿时来了兴趣。
“除了他还有谁?他不是刚从行动局领了一千万奖励么?这种狗大户,不宰他宰谁啊?”
“哈哈哈,看不懂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什么狗大户,说得这么难听。不过这个小江,倒是真不错。晶晶,眼光不错嘛!”
“什么啊?”韩晶晶居然有点娇羞了。
“别想糊弄你爸。我和你妈都是那个年纪走过来的。你们小年轻那点事,在大人眼里没有秘密。优秀的男孩子,有点好感很正常嘛!放心吧,你爸妈都是开明家长,不会给你设置障碍的!”
“爸,你今晚也喝高了?”
后座的韩晶晶见老爸越说越不像话了,脸上一阵热,哔的一声挂了电话。
嘟嘟嘟!
韩主政在电话那头目瞪口呆。
怎么说得好好的,就直接挂电话了。这丫头,怎么越来越没礼数了?
难道是被说中了心事,害羞了?
这也不像女儿的风格啊?
韩主政百思不得其解。
这边的韩晶晶,轻轻在江跃腰间拧了一把:“是不是偷笑了?看本小姐的笑话是吧?”
江跃吃痛,车身顿时摇摇摆摆起来。
“我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说。”江跃郁闷道。
“你肯定在心里偷偷笑了。”女孩子蛮不讲理起来,果然是不需要任何逻辑的。
面对蛮不讲理,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
车子总算恢复正常。
韩晶晶的情绪大约也恢复正常了。
“江跃,你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厉害了吧?我爸这个主政那里,你挂上了号。中南大区童上将那里,也挂上了号。超自然行动局,恨不得抬八大轿来请你入伙。你这个家伙,怎么不声不响,就干出这么大的事来了?枉我前些日子还为体测成绩沾沾自喜呢,可恶!”
也就这两天,韩晶晶才从叔叔和父亲的对话里头,听到了江跃的名字,缠着叔叔一打听,才知道江跃这些日子,竟干出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要说韩晶晶不得意那是假的。
毕竟,她偷偷关注江跃也有好些年了。
原本的关注,自然是因为江跃帅气好看,又自带超级学霸光环。少女的心思,总是很难拒绝这种稀有人设的。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帅气学霸只是江跃人设中的冰山一角!
真正的江跃,竟比她想象中要优秀一百倍,一千倍。
这对韩晶晶的心理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她一边兴奋不已,一边又为自己的眼光莫名自豪。
所以,她这些天对江跃那份情感,慢慢得由朦胧走向了清晰。
她非常确定,只有这样的男孩子,才值得她去向往,去追求,去把握,不惜一切去争取。
她所有的优越感,所有的光环,在江跃跟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哪怕她是星城主政的女儿,那又怎样?
江跃本身就淡泊名利,官方军方各种拉拢人家都没兴趣,星城主政的女儿如果不是同学关系,恐怕也没有任何附加作用。
韩晶晶很清楚,要争取江跃,她的优势绝不是她的身世。
江跃哪里知道韩晶晶心理的细微变化。
敷衍道:“其实这些事,我也只是参与其中,多数时候,也是跟在他们身后取巧而已。”
“哼,还想蒙我呢!”
案子的细节,韩晶晶还真不知道,因为有保密纪律。她知道的,也仅仅是知道有这个事,具体详情,她也是带着猜测的。
“对了,江跃,我听说,李玥妈那么难缠的农村妇女,都被你说服了?你脑子到底怎么长的?”
“嗨,别提她了。摊上这么一个妈,李玥也有够头疼的,多不容易啊。”
“怎么,怜香惜玉了?”韩晶晶似笑非笑问。
“晶晶,你不是羡慕李玥吗?要是换你摊上这么一个妈,把你作价几千万卖了,你还羡慕吗?”
“要死啊!本小姐是无价的!几千万想收买本小姐,做他们的清秋大梦去吧!”
“这些有钱人,是不是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觉得有钱了,什么事都摆得平?”江跃想起昨天和邓家的冲突,也是颇为感慨。
“你还别说,如果不是诡异时代来临,有钱人还真是能摆平很多事。其实对李玥来说,如果放在几个月前,不可能有权贵家族为她出几千万的。”
“呵呵,要说如果,就没有意义了。事实就是,李玥如果一直保持那个进步幅度,邓家还真高攀不起她。”
“她就有那么好?”韩晶晶听着这话就气闷。
“到底有多好我不清楚,就邓家那尿性,就算是权贵那也底蕴有限。”
“嗯?我想起来了,我好像听说,你昨天在道子巷别墅门口,和邓家的人发生了冲突?好像很刺激?”
“你想多了,我对这种刺激没什么感觉。”
“江跃,我听说道子巷别墅很神秘,我爸说他都没资格入住。要不,你带我去见识见识呗?”
星城主政说没资格,那是谦虚的客气话。
不是没资格,还是条件不成熟。毕竟道子巷别墅都是有主之物,你就算是一方主政,不是你的东西,也不可能强行征用。
两人说话间,身畔一辆车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猛然停在他们不远处。
车窗摇开,老韩探出头来:“小江?晶晶?你们……你们……”
浓眉大眼的老韩,此刻的脸上居然带着几分小猥琐。
“我正说要打电话给你呢,小江,你托我打听的那三样东西,我今天听到有人提到其中一样了。”
江跃当初托他打听凝烟草,闭月参,素尘叶,相传这是给那头玉蚕的食物,只有这三件东西,才能让那头玉蚕醒来。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