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kz0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五百一十節:罪與罰(二)-w8bj6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马林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天花板上的那些浮雕为什么看起来大了许多——不是它们大了,而是他缩小了。
这到底是什么毛病啊,难道说每次打架结束之后必定会缩小是因为之前的战斗中消耗了太多,身体自动切换?那可真是要命了,打一架就切换体形,真是令人头痛。
想到这里,马林坐起身,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掏出了适合小体形自己的睡袍,将它穿好,然后跳下床,穿上显大的拖鞋一路小跑着来到门口,抬手打开了房门走进了走廊。
马林饿了,要吃饭。
带着饥饿感的马林跑下了楼梯,在大厅里表情有些古怪的女仆们地注视下跳上了桌前的椅子上,正准备享用还热气腾腾的食物,马林就被拎住了脖颈提了起来。
“你是谁?”那位女仆长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马林:“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放人进来过,你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马林啊。”马林这么说道,同时还露出他的胳膊,上面的世界树嫩枝们非常干脆地拼出了马林的字母名字。
虽然认不出马林小时候的样子,但是马林胳膊上的世界树嫩枝是不可能作假的,于是女仆长非常尴尬地放下了马林,然后用非常抱歉地口气说了对不起。
马林大度地表示没什么,你们从来没有见过小马林,这事当然怨不得她们,安抚过她们之后,马林就叉起桌上的肉饼就往嘴里塞。虽然个子很小,但是马林依然保持了非常完美的霜巨人式胃口,这让做了这满满一桌早餐的女仆们非常开心——她们看起来还以为马林会留下很多食物,因此都有些闷闷不乐呢。
怎么可能啊,虽然食物的味道并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但是北方佬的饮食真好——因为肉管饱。
今天的烤肉是马林最喜欢的。
吃过早餐,马林根据行程,准备先去哈格尔贝里家族拜访。
马林带上了露露——这姑娘昨天晚上还是决定睡在隔壁,到了哈格尔贝里家的时候,那位老人已经在大门口等着马林了。
马林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有认出他,直到露露下车,马车移动向一旁的停车处,这才在后知后觉中看向马林。
那位老族长打量了马林一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以为您是您自己的小跟班。”
“这是我父系血脉显性的结果,说起来,您身边这位是?”马林指了指他身边瘸着腿的中年男人,后者低下头,面无表情地介绍起了自己:“维克托·哈格尔贝里,父亲的长子。”
“腿什么时候伤的。”马林问道。
“十五年前,在北方和混沌佬打仗的时候伤到的,因为风雪的原因没能第一时间送下来,就瘸了。”这位提到自己的伤口时,显得有些骄傲,马林也觉得这个中年人有理由骄傲——这是战伤,是男人的骄傲,而不应该成为他人生中的负担。
想到这里,马林一挥手,灵能就将这个男人托了起来,然后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马林就以灵能他受伤位置粘连在一起的所有组织完全分离。
在这位维克托先生的尖叫声中,马林为他拍上治疗重伤术式与治愈术式,在哈格尔贝里家族的小崽子们群情激愤的时候,马林放开了这位:“现在,试试走一步?”
这位中年人从痛苦中缓了过来,术式压制了他的痛苦,这个瘸子迈出了一步,然后脸上的痛苦就完全被惊喜所覆盖,他迈开了脚步,像正常人一样在正常人面前走了一遍。
原本愤怒的人们也完全惊呆了——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会不知道吗,完全粘连的组织让他们的这位哈格尔贝里家族长子变成了一个瘸子,而如今瘸子碰到了这位,只一个照面的功夫他的腿就好了?!
就算是神医,这也太快了吧。
马林点了点头,来到老人的面前:“我的这个血脉比较擅长治疗,关于我们的生意,只要您选好了店面的位置,我的工坊随时都能带着家伙过来,王室那边我明天早上会去拜访。”
王室那边的许可证马林自己会去跑,哈格尔贝里家族只需要把店铺和人员搞定就行。
“这个没问题,我们哈格尔贝里家族在中央区有些家底,一定会让阁下您满意的。”老人一边说,一边看向走过来的长子:“维克托,现在感受如何。”
“听人说您打赢了神选冠军的决斗,我还觉得不怎么真切,但是我脚上的伤却是实在的好了,所以,请一定要接受我的歉意与感谢,尊敬的马林阁下。”这个中年男人的脸色比之前的要好多了。
马林微笑着点头示意这没什么:“我知道瘸腿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有多么的痛苦,所以我帮助你,让你能够再一次像一个正常人那样行走。”
然后他扭头看向另一位:“他是谁。”
“我三弟的长子,去年在与混沌的战场上丢了半条胳膊,您能再生它?”维克托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有些诧异,在他看来,这是传奇神职也不一定能够办到的事情。
“我可以试试。”马林说完示意这个年轻人过来,后者在他的父亲的鼓励下,最终走到了马林面前:“阁下,您的好意我非常感动,但是我深知这一切太过困难,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将混沌造成的伤口净化并再生的。”
“没事,将你的伤处给我看看。”
在马林的鼓励下,这个年轻人在他的同龄人的帮助下卷起了袖子,马林确认了伤口——小臂缺失了三分之二,外伤处理非常到位,但是上面依然有没有完全净化的混沌力量,这会让这个年轻人时常处于痛苦之中,这种痛苦也许需要数十年来抚平。
而现在,世界树嫩枝们刺入了他断肢的伤处,抽取了混沌力量,并注入了神圣的威能,
然后在这个年轻人惊讶甚至是有些惶恐地注视下,他伤口有肉芽长出,然后这看起来扭曲的肉块飞快地变成了手的模样,然后渐渐地长大,一只正常的手掌出现,然后是长出的手指们。
最终,这个年轻人抓取着再生完毕的手,看着它完全听从着自己的命令,这个年轻人喜极而泣,他不停地感谢马林,直到马林拍了拍他的新手:“这次治疗会让你在两年内处在吃线的状态,所有的治疗术式都不会再产生作用,你需要好好休息两年,调养你的身体,锻炼你的新手,记住了吗。”
“是的,阁下的话我都记住了,我至死都不会忘了您对我的恩情!”说完,这位托起马林的手,让马林的手背与他的额头相触:“阁下您以后有用得着我维果·哈格尔贝里的地方,我一定会来到你的旗帜下为您而战。”
“我将记住你的誓言。”马林环视四周,发现没有别的病人,于是跟随在老哈格尔贝里的身后,与这一大家子人走进了哈格尔贝里宅邸。
也许哈格尔贝里家族之前对于马林还是非常的厌恶,但是当这样一个一口气根治了瘸子和断臂的传奇治疗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他们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不快与恶意,与露露同龄的姐妹们以超乎于露露想象的热情将她围坐在小圈子的中央,有些迫不及待地聆听露露讲述马林的故事。
而马林这位,哈格尔贝里的第三代与第四代年轻男性将马林围在了中心,在这一刻,他们是马林最好的听众,这些年轻人甚至搬出了沙盘,开始复制马林在诺布尔城的战况。
在马林复诉了当天的情况之后,这些年轻人纷纷表示没能在那一天跟随在马林身后,真的是太可惜了。
“终有一天,当亡潮来临,我们不会没有机会的。”维果笑着说道——这个年轻人在手部回复之后变得极为开朗与开心,他的话语引来了他的同辈人的一致肯定。
“对,没有错。”这些同龄人兴奋地说道:“马林先生一定要让我们也装备上新式的火枪。”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心,我担心在南方使用的枪油会在你们这儿这些冻上,所以在火枪过来之后,我需要做一次大规模的实验,到时候还要请你们帮我。”马林微笑着说道。
对此,这些年轻人当然是纷纷表示没有问题,双方的谈话可以说是相谈甚欢。
直到中午就餐,马林以霜巨人的豪迈将所有同龄人灌醉之后,他发现这些哈格尔贝里家族的第二代成员最后的一点不安与忐忑也不见了。
很好,你看,有的时候,你甚至不需要动刀动枪就能够解决问题,毕竟马林是过来和气生财的,而不是过来砍人的——真要砍人,马林就框起全家老小过来了。
……马林微笑着吃完饭,然后与哈格尔贝里家族的老族长谈笑风生完毕,带着露露去丰收女神教会在哥本哈根的分部。
哈格尔贝里家族全体都在大门前送别马林。
等到马林坐上马车走远,被安排在屋顶的撒理斯听到了以下的对话。
“现在还有谁反对我的安排。”
“没有,父亲。”
听着老父亲与儿子们的对话,马林微笑着看了一眼窗外。
露露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但是她看起来还是非常开心的——毕竟每一位少女,都会在某些时间段里梦想嫁给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怎么样,今天我感觉你应该非常开心才对。”
“……是的,原本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的堂姐们都对我笑脸相待……我知道这是你的功劳,谢谢你,马林。”
“不用谢我,我们互为一体,这种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马林表示这傻姑娘不用客气什么,同时还有些好奇地问了这位一个小问题:“这儿的丰收女神教会真的有人信吗,我感觉这儿比卡特堡可要冷多了。”
“有麦子种的,虽然只有一季,但毕竟那也是夏天,其实卡特堡的天气才奇怪呢。”露露这么回答道。
既然有人信,那马林也就不怎么尴尬了,要不然他跑过去一看,这么偌大的城市只有小猫三两只,那就非常尴尬了。
而到了教会,马林发现教会还是非常热闹的,今天是周末,教会里已经有了一些来祈祷的人,多是农人,也有一些从衣着来看像是农庄主的家伙。
马林和露露到来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倒是教会的卫士认得马林胸前的徽记,于是卫士们将马林带到了本地教会主教的面前,因为马上就要开始主持祈祷了,这位主教与马林在后台相见,互相问候过后,这位就走向了前台。
马林带着露露听了这次祈祷——非常普通的乞求明年风调雨顺的祈祷词,没有任何问题,教堂的各位也是安静祥和,既没有出现莫名的超声波,也没有出现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国字脸绅士,更没有神经病一般的教众互相把对方往死里锤。
等到第一次祈祷结束,马林与主教道别,准备去参加今天的晚宴——王室邀请了马林,说是为他举办了晚宴,马林当然却之不恭,既然要参加的话,当然需要带上女伴,露露就是马林目前唯一能够拿出手的女伴了。
别的姑娘随着孕期成长,很难通过传送通道进行移动。
所以,马林到达宴会之前,特意帮露露打扮了一遍——将她的那顶蘑菇啊呸,是守夜人帽给摘了,为她盘起了长发并剪出了两鬓长发,马林还帮她画了眉毛,抹上了润唇膏,还帮她换掉了北方佬的制式礼服。
北方佬的女性礼服以臃肿闻名,今天中午她的那些堂姐虽然普遍长相不差,但奈何把自己裹得像一个粽子,看过去不像是怀春少女,而是一些粽子精。
马林为露露选了法罗尔式的礼裙,虽然看起来单薄,但是加了保温术式之后,就连露露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她今天应该是这次晚宴中最漂亮的存在。
除非半路杀出一个衣服架子。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