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jxs7精彩絕倫的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笔趣-第1133章 豐厚推薦-deup3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2000字修改】
【请2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一边走,佩恩斯一边观察着手里的GPS定位器。这个东西,他其实并不是太陌生,能找到它,也并非完全依靠幸运。
因为实际上,这个东西就是他的小队成员自己丢在那个隐秘角落里的。之所以还说幸运,是因为这个东西在被埋藏好之后,直到他这个仅存的队长将其找回来,都一直没被其他的试练者提前发现并拿走。
GPS定位器属于特殊道具,因为它并不仅仅只是能够显示自己当前的坐标位置,同样也可以显示出下一次的毒雾收缩侵蚀的大概时间和范围。
虽然它所显示出来的时间和范围都并不是很精确,但对于试练者来说,这也一样是非常珍贵而高价的情报了。
所以,这个东西在这场试炼里,也就成为了高级道具,实际上并不会一开始就直接散落在试炼场内供人捡取,只会在试炼商店里,以及空投补给箱里出现。
而现在,佩恩斯拿回了这一个GPS定位器之后,第一时间就查看了一下毒雾的下一次收缩侵蚀的大概时间。
——15分钟之后。
看到这个时间,佩恩斯脸上的表情顿时就轻松了不少。只要距离下一次的收缩侵蚀还有不短的时间,他就能够趁着这个时间,去之前埋下后手的那个位置里,取回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否则,如果毒雾在他将东西取回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收缩侵蚀,导致了他要取的东西先一步落入了毒雾笼罩的范围里,那就算是佩恩斯自己,也没办法再去将其取回来了。
虽然这场试炼里有毒气弹之类的武器,也有着防毒面具一类的用于防备毒气攻击的装备,但那些装备,对于试炼场本身的毒雾侵蚀是没有什么抵挡效果的,因为这是试炼本身所决定的既定规则。
所以,一旦落入了毒雾的侵蚀笼罩范围,那就别想着能再安然出来了。
虽然下一次的毒雾收缩侵蚀并不会立刻到来,但其实时间点也相差不是很远,所以佩恩斯走得也很快,但还是会注意尽量掩藏自身的行踪。
在手里有了基本的武器和装备之后,佩恩斯对于自身有着十足的自信,哪怕路上遇到了一些来自于其他试练者的阻碍,他也能够将其解决。但能够参加这一场试炼的人,越是能坚持到后期,便越是精英。佩恩斯还不至于因为傲慢就小觑了这些对手,特别是他身上的武器装备如今都还不占优势的情况下。
但那也仅仅是习惯性的谨慎而已。
唯一让佩恩斯真正心怀忌惮的,也就只有那几个出自于那个异端国度的、实力明显不太正常的一男两女了,但之前在跟对方交战的时候,佩恩斯有刻意查看过那个位置的坐标。
所以他知道,对方距离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可并不算近,且不说自己的随机传送的落点对方应该不可能知晓,就算知道了,对方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自己,因此他大可以不必太过于担心。
一路走来,佩恩斯确实遇到了两个试练者,然后,他凭着手上的两把手枪以及一个平底锅再加上防弹衣和防弹盔,就这样的基础武器与装备加上一些智谋以及谨慎的态度,有惊无险将对方解决掉了。
战胜了敌人之后,理所当然得到的战利品,让佩恩斯自己的武器装备得到了升级,多出了一把冲锋枪和一把半自动步枪、几样投掷道具,以及一面能够大面积抵挡子弹的防暴盾牌。
靠着这些武器装备,佩恩斯的实力大涨,接下来的行动倒是不必再太过于谨慎小心了。
前进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终于,在又先后解决了三个挡路准备截杀的试练者之后,佩恩斯赶在了毒雾的新一轮收缩侵蚀之前,抵达了自己埋藏后手的那个坐标位置。
那是一处山坡底下的巨岩旁边,生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底下则是一片浓密的灌木。
在附近,有很多类似的植物景观,使得这一处其实也并不是太过显眼。
而佩恩斯便是走到了这一处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树下灌木前,探手直接拨开了灌木丛的叶片。
如他所料的,一个战术背包正静静地躺在其中。而战术背包上的那原封不动的模样,以及自己处于谨慎思维而特意设置的一些用于检测是否有外人触动过背包的隐蔽小手段,也并未被触动破坏。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佩恩斯这才彻底地松了口气。
在没有真正确定之前,他其实还不能完全放下心来,因为自己埋藏在这里的后手,或许也存在着被他人捷足先登的可能性。不过现在看来,最为糟糕的情况并未发生,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佩恩斯取出手感略显沉重的背包,扯断了绑在上边的几条非常隐蔽、以常人的肉眼几乎无法察觉到的细线和无比微小的透明胶带,然后打开背包,看向了里边存放着的东西。
常规枪械与子弹、药品、投掷道具若干,这些就不需要过多地去赘述了。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便是一把看起来颇有科幻风格的枪械了,那是棱角分明犹如几何方块拼接而成的枪杆造形,银白色的外壳上有着几条流转着莹莹蓝光的凹痕纹路,在枪械的接缝处还能看到几块流转着淡淡微光的晶片,一看就跟背包里躺着的其他型号的枪械根本不像是同一个文明时代的产物。
看着这一把划时代的高科技枪械,佩恩斯探手将其拿起,轻轻摩挲着它那冰冷的枪身,眼底闪过了一抹激动之色。
将这把枪放下,佩恩斯嘴角勾起了一抹肆意的微笑。
果然,之前选择了将这些东西留下,并非是无意义的行为。
他早就预料到了自己或许有可能会面临失败,陷入到不得不启用随机传送权限的情况,为了避免随机传送后变得一无所有,所以才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2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2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2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虽然这次放走了佩恩斯,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江言也算是赚了一些。
因为如果按照正常的情况下,他就算击杀了佩恩斯,也最多只能得到对方尸体上留下的装备与物资,但佩恩斯本身持有的试练者金币,却并不会一起落入江言的口袋里。
每击杀一个试练者,正常可得到5枚金币,这个数字不会多也不会少,这就是这一场试炼的规则,并不会因为这个被击杀的试练者之前杀了多少人积攒了多少金币而发生什么改变。
相比于击杀佩恩斯后得到的区区5枚金币,现在这样子一次进账80枚金币,赚的显然更大一些。
只不过,江言对此其实也不是太满意。毕竟,金币这种东西终归也只是仅能在本次试炼里使用的虚构货币罢了,对于江言来说,够用就行,他如今的武器装备与物资都已经基本足够,甚至纯粹靠着搜刮敌人尸体留下的战利品就足以武装自身,并不太需要用金币从试炼商店进行补充。
相比之下,江言更愿意直接击杀佩恩斯这个颇具威胁的敌人。之前跟佩恩斯的小队打的时候,若非江言拥有不少的堪称是作弊的手段,那说不定还真的会落入危险之中。
像佩恩斯这样的被圣光教会倾力培养出来的代理者,不论是心智素养还是实力天赋,各方面基本都是万里挑一的顶尖人才,只要给了对方合适的机会,其必然能够给江言造成或多或少的麻烦。
哪怕对自己有着十足的自信,但如果能够避免麻烦的话,江言还是不想多生事端,所以对于这样的存在着潜在威胁的家伙,江言一直都是觉得将其尽早直接铲除掉才是最舒心的。
可惜,试炼规则的特殊权限,让对方接连两次都在江言的手下捡回了性命。
不过,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现在已经失去了特权的佩恩斯,也就不会再有江言所不知道的特权优势,刚刚又因为随机传送的代价而丢失了所有装备道具的他,哪怕还能好运地东山再起,对方所能造成的威胁,也会降低到冰点了。
只是,江言并未因此就对佩恩斯完全放松了警惕,因为他设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
时间稍微往前推移半分钟,距离江言所在的那座山丘足有三千米远的一处山坡的脚下,白光微微一闪之间,佩恩斯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这里。
一出现,佩恩斯立刻全神警惕地扫视着周围,所幸他出现的这个位置,正好有着一些树木,茂密的枝叶和粗壮的树干,帮他很大程度上隐藏了踪迹,再加上附近也没有其他的试练者,所以还算是比较安全的。
不得不说,佩恩斯这一次的运气很好,否则,只要周围存在着一两个试练者,那么以他如今全身上下都没有哪怕任何一件武器与防具的状态,真要是碰上了,恐怕就是凶多吉少。
等到确认了周围安全之后,佩恩斯放松了下来,安静了几秒后,忽然狠狠地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大树上。
“该死——!那个该死的异端!!不可饶恕……竟然逼得我如此……!!”
终归还是少年心性,佩恩斯咬牙切齿地击打着大树,以发泄着内心里的狂怒情绪。
不过,他的心理素质还是合格的,哪怕在发泄时,也依旧注意着隐蔽自身的行踪,并没有真的肆无忌惮地大吼大叫。
而且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无比狂怒,但佩恩斯并未在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无用情绪上耗费太多的时间,只是不到半分钟,经历过一番发泄后的佩恩斯,就自主调节好了自己的情绪,再度恢复了冷静,让理智的思考充斥着自己的脑海。
他首先观察四周的环境,看到那些长势颇高的大树之后,略微思考了一下,便动手开始攀爬。
几秒后,登上了树梢的佩恩斯,拨开树枝,借助高度带来的更为广阔的视野,观察着周边的地形。
很快,他就发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城镇建筑区域的所在方向。
跳下了树梢,在地面上一个翻滚卸掉身上的力道后,佩恩斯站起身来,径直地朝着自己选中的方向快步赶去。
一路上,他都颇为小心地警惕着周围,戒备着可能出现的敌人。
但或许是因为距离他不到两百米距离的不远处,就是被毒雾笼罩的边界线的缘故,佩恩斯随机传送过来的这一片区域附近并没有什么试练者驻留了。
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次毒雾的收缩侵蚀是什么时候开始,这里距离毒雾边界这么近,随时都可能被毒雾侵蚀而陷入危险,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想要留在这里。
这让佩恩斯得以顺利地进入了城区。
佩恩斯的好运气似乎到此都还没用尽,他在多栋建筑里翻找了一阵子之后,毒雾都没有开始收缩,而他也十分幸运地从一个还没被他人发现的隐蔽角落里,找到了自己急需的一样物品——GPS定位器。
看着定位器上所显示的自身当前的坐标,再回忆着之前牢记在脑海里的试炼场的地图,佩恩斯眼里浮现出了一抹庆幸之色。
“嘁,之前出于谨慎才留下的后手,没想到还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他摇摇头,简单地将从建筑里搜刮到的一些别人看不上眼的武器装备都清点好,然后就借着定位器找准了方向,按照脑海里的地图规划出坐标和路线,朝着自己之前埋下后手的那个位置快步走去。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