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w330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命之途笔趣-第五零四二章:最終雷劫閲讀-n81gu

命之途
小說推薦命之途
也都知道云岭子所言不虚,而且众人也知道在他尝试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就知道他是如何做的了,所以倒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接下来他们一边努力提升修为境界一边监视着神界的一举一动——他们做好了观摩云岭子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准备。
虽然云岭子在神界北域逗留的时间更长一些,不过也不过是待了上千年罢了,而在此期间他的气息一直在攀升,而据破穹、碧云所说他颓败的血脉之力也稍稍有了一些恢复,很显然他是服用人参丹等天地奇葩之后状态调整了一些,而感受着他更加强大的气息之后凌天他们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也知道他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云岭子的造化了。
“也许陨落了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凌天喃喃道:“毕竟就算他成功挣脱了宇宙之主的束缚继而得到永生也不会开心,甚至依然会行尸走肉的活着,如此倒不如陨落更解脱一些。”
对于失去爱人这点凌天最是感同身受,毕竟他也失去了自己的爱人——莲心,不过凌天的情况跟云岭子还不一样,最起码在凌天心中不太一样,因为莲心的本体的本体还在,而且她的灵识也在慢慢恢复着,最起码在凌天心中是这样,而在他心中迟早有一天莲心会彻底恢复的。
既然还有希望,那么凌天自然就不会如云岭子一般彻底绝望,更何况他还有华敏儿、梦殇仙子等爱人,最起码他在神界还有很多牵挂,而不像云岭子那边已经了无牵挂了。
云岭子调整状态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而他在服用了人参丹已经其他各种珍稀的天地奇葩之后状态也有了很大的提升,而后他选择在神界北域中心地带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而这里也是当年他的门派遗迹的地方,而且也是他的爱人陨落之地——在这里选择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就算是陨落了也是葬在这里,这里无疑是他最好的归宿。
在发现云岭子不再移动之后凌天他们就知道他要在那里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了,不过他们并没有赶过去,不仅仅是不想打扰云岭子调整状态、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更重要的是他们怕被波及,毕竟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一战定然会很激烈或者惨烈,周围很大一片地方都会被波及,所以尽可能远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已经最后看了神界一遍,而且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归宿之地,再加上此时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云岭子也不没有继续拖延,他直接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气息攀升到极致,而后云岭子开始向苍穹飞去,一直飞,一边飞他的气息还在攀升,此时他就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星星,耀眼夺目,而他所在的地方气息也变得凝滞起来,虚空也微微颤抖。
神界的上空是有限的,就如当初凌天他们发现修真界是有边缘的一样,苍穹上空也是如此,一旦达到某种高度之后修士再想向上飞就变得无比困难了,而且修为境界越高的修士受到的压制也就越厉害。
云岭子无疑是神界最强大的那一批修士之一,而随着他向苍穹上飞他受到的压制也越来越大,而他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开始压制他,而他也努力调动神元力与这种能量对抗,甚至他还施展了其他手段——云岭子祭出了一柄古剑,古剑散发着凌厉至极的气息,仿佛要将天地洞穿一般。
感受着这柄古剑的气息,破穹等本命丹器微微颤动,因为他们知道这柄古剑很强,比他们都不弱多少。
古剑直刺,剑气刺向苍穹,这将那股强大的气息击穿了一些,如此云岭子感受到的压力小了一些,而他的速度也快了一些。
只不过没有过太久他的速度就再一次降了下来,此时他受到的压制也已经有了更大的提升,与此同时天地出现了一道七彩劫云,而随着劫云出现一股毁灭的气息弥漫开来,而后一道道七彩雷电蜿蜒穿梭在劫云之中,他们如灵蛇一般吐信,又如古龙一般蜿蜒甩尾,所过之处电花弥漫,一种无可抗衡的气息弥漫开来。
感受着这劫云的气息,整个神界的修士都感受到了一种无可抗衡的气息,他们知道如果他们面对着这种劫云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怕是近圣者九重天巅峰的修士也只有化为劫灰陨落的命运,甚至凌天、风灵子他们也是这种感觉,由此可知这种劫云是如何的强大。
“原来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跟我们之前突破大境界所面临的雷劫一样。”剑姬仙子喃喃道:“只不过云岭子前辈面临的雷劫更加强大,强大到让我感觉根本不可抗衡,甚至只是站在劫云之下我的元婴就会因此而崩溃一般。”
不仅仅是剑姬仙子有这样的感觉,凌天他们这些人也是如此,这还是他们距离劫云很远远的缘故,如果是处在劫云中心怕是感应的会更加清晰一些,没准真如剑姬仙子所说只是感受着那强大的气息他们就会崩溃吧。
“这么强大的雷劫,也不知道云岭子前辈是否能扛得住。”姚羽喃喃道,而说着这些的是她语气中满是担忧,其他人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知道纵使强大如云岭子面临着这样的雷劫也会凶多吉少。
此时凌天也发现了体内有所异样,那是破穹在颤抖,隐隐有些恐惧的气息弥漫而出。
破穹怕雷劫凌天是知道的,只不过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甚至是凌天还在修真界的时候他才会如此,只不过随着凌天的修为境界提升以及破穹的灵识慢慢恢复他就再也不怕雷劫了,甚至还尝尝用雷劫洗礼自己以加强自己对雷劫的抗性。
可是此时破穹却再一次流露出了恐惧的情绪,甚至他还在微微颤抖,这让凌天惊诧不已,不过却也很快就明白过来——破穹当初差点毁灭在这种劫云之下,而他的老主人元一定然也是在面临着如此强大的雷劫时陨落的,这定然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如果是以前倒也罢了,毕竟凌天他们面临着的雷劫只是寻常雷劫,可是此时云岭子面对的雷劫却是最终雷劫,这种雷劫更加强大,强大到深入破穹骨髓、灵魂之中,如今再一次感受到这种雷劫的气息,哪怕此时他已经不是面对这种雷劫的主角依然抑制不住流露出恐惧的情绪。
感受着破穹的情绪,凌天眉头深深皱起,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凌天日后定然也会面临着这种雷劫,而如果到时候破穹依然如此,那么这对他的实力将会有着很大的影响,如此他想要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无疑会困难很多。
破穹跟凌天一起很多年了,感受着凌天的担心他瞬间就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而后他努力调整情绪,道:“放心吧,日后我会想方设法克制这种恐惧的,到时候定然不会拖你的后腿。”
“可是面对这种强大的雷劫你还是本能的会畏惧。”凌天道,而后语气一转:“不仅仅是你,纵使是我,不,怕是所有的人感受到这种强大的雷劫都会本能的恐惧,如此我们的实力定然会大打折扣,这对我们很不利。”
不待破穹回复,他喃喃自语:“本以为已经度过了这么多次雷劫已经不再畏惧雷劫了,没想到感受到最终雷劫时我们依然会畏惧,如果以后我们面临着渡最后雷劫……”
想想也是,知道是一回事,不过去做又是一回事,最麻烦的是凌天并不知道要如何克服面对这种强大雷劫时所流露出的恐惧情绪,毕竟这好似他的本能一般——凌天已经度过了很多次雷劫,甚至随着每一次逆转金丹他所面临的雷劫都会变得强大很多,在他心中自己对雷劫的抗性已经很强很强了,直到真正感受到最终雷劫时他才知道这种雷劫是如何的强大,强大到他心中升起一种不可抵挡的感觉。
“如果是以前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不过现在却有了。”破穹道,而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的语气也渐渐稳定下来,甚至也不再颤抖了。
“以前没有现在却有了?”微微一愣,继而凌天的眼眸亮了起来,他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我也知道是什么办法了,好在云岭子前辈在我们之前尝试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不然我们还会自大的以为我们不惧怕雷劫,而这也会让我们遭遇灭顶之灾。”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