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dbx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都市逍遙邪醫 愛下-第4255章 暗中保護相伴-e75ki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雷千刃仿佛没听到罗茹歌的威胁,对旁边围观的人道:“这女人之前做了什么事?”
他们回来时,林天已经受伤,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经过。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之前的事情告诉了他,雷千人听完,看向罗茹歌,道:“是用右腿踢的?既然如此,那么便将你的右腿砍掉。”
说着,他一步步走向罗茹歌。
“住手!”
罗君涯脸色一变,尽管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等人有错在先,但在他脑海深处,其实也认为是一件小事情,普通人的命,压根就不值钱。
因为一个小孩,就要砍罗茹歌一条腿,未免太荒唐。
他和身旁的女人,瞬间冲向雷千刃,要将他拦下。
“嘿!小子,你的对手是老子!”
罗君涯还没冲到雷千刃面前,一个低沉如野兽的声音传入他耳中,如凶兽般魁梧的身躯将他拦住,擎天那寻常人脑袋大小的拳头朝他砸来!
瞬间,罗君涯判断出对方和自己同为证道境大圆满。
然而,对方的气息明明和自己一样是证道境大圆满,但那股可怕的威压却几乎已经让他无法呼吸,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仿佛有一座万丈高山压在他身上。
轰隆!
擎天一拳砸在罗君涯的身上,将他打飞出去。
和罗君涯一同冲向雷千刃的女人,突然停了下来,满脸惊恐的神色,就在人们疑惑什么情况时,只见她的七窍同时涌出鲜血,像是被打开的水龙头。
任凭她如何控制,体内见到血液却就像是有了自我意识并且发狂,朝着她体外冲去。
一个俊美如妖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正是血妖。
血妖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在女人脸上轻拍一下,顿时女人横飞出去,落在地上后,已经昏迷!
“这——”
罗君涯见到这一幕,心神狂震。
罗莺和自己一样是证道境大圆满,这个俊美如妖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证道境大圆
满!
同为证道境大圆满的自己两人,竟是顷刻间就败在同阶的人手下?
这让他心中不甘的同时,涌现出强烈的无力感。
“你……你疯了吗?你不要乱来!不然你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你敢砍掉我一条腿,我便会让你们这边所有人陪葬!”
罗茹歌见雷千刃一步步走来,又看了眼围观的人们,发现这些人脸上都带着冷笑,她心中毛骨悚然,只觉得这些人都是疯子!
自己明明说了,自己是来自中部的至尊神域皇族,自己曾祖更是至尊,这些家伙难道没听到吗?
就在雷千刃走到她面前,刚要动手时,罗茹歌面前的空间扭曲,一个满头白发、身材高瘦的老者,从扭曲的空间中走了出来。
“承宴叔祖!”
见到这名老者,罗茹歌脸上的惊恐消失,欣喜地叫出声来。
罗君涯长松了口气,他早就猜测,自己等人是第一次外出历练,加上罗茹歌身份要比寻常罗家子弟尊贵得多,族中应该会派人暗中保护。
‘承彦叔祖是不朽涯心中暗道。
境大圆满,要比玉鼎王朝的国主都更强大,这么一座隶属于玉鼎王朝的城池内,不可能有人会是他的对手。我们几个是安全了,不过以罗茹歌和罗广裕的性格,是绝不可能善罢甘休。’罗君
“承宴叔祖,原来你一直暗中跟着我们!那你干嘛等到现在才出来,你早点出手,哪里有这些乡巴佬猖狂的机会。”
罗茹歌一脸不满,面对着不朽境的族中长老,并没有什么敬畏。
罗承宴冷哼道:“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出来?自然是为了让你们吃点苦头。免得老是以为自己来自中部,身份尊贵,就能在西部这边横着走。西部固然无法和中部相提并论,但比你们这几个小家伙强的,数都数不过来。”
他看向罗君涯:“一旦失去罗家的庇护,就连同阶的修道者你们都打不过!论天赋和基础,你们要比寻常修道者强无数倍,但论实战经验,你们到目前为止,却是连一
次真正的生死危机都没面临过。凭什么和那些踩着无数尸体爬上来的同阶争斗?”
罗君涯被说得一脸羞愧。
罗广裕虽然浑身鲜血,看起来恐怖,但伤的主要是皮肉,反而没有昏迷过去,他一脸怨毒地盯着雷千刃,对老者道:“承宴叔祖,您说的没错,是我们太自以为是,今天的事情,我们也已经长了教训!
但这几个家伙,敢出手伤我们罗家的人,甚至还要砍掉茹茹的一条腿,绝对不能放了他们!”
“这是自然。”
罗承宴点头,罗家的人竟是在西部一个不朽王朝的下属城池被打了,这件事情,传出去无疑会很丢脸,他必须让对方付出一点代价。
“上梁不正下梁歪,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东西!明明是你们先动手在先!”林盼盼气愤道。
罗承宴眼观鼻,鼻观心,淡淡道:“谁动手在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打了罗家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轰隆!
雷千刃瞬间出手,整个人化作一道雷光,刹那间到了罗承宴面前。
“你一个不朽境初期,再怎么强大,还能敌得过我一名不朽境大圆满?蜉蝣撼大树,自不量力!”
罗承宴的速度比雷千刃更快,瞬间消失在雷千刃面前,出现在他的身后,右掌翻转,金色的光芒在他掌心闪烁,朝雷千刃的后背打去。
“小心!”苏漫脸色惊变。
“雷叔叔!”林盼盼和林天满脸惊慌。
擎天和血妖没有吭声,而是瞬间朝雷千刃冲去,想要助他一臂之力,他们的速度很快,但和罗承宴的出手速度相比,就显得很慢。
一向以速度见长的雷千刃,甚至来不及转身,他刚反应过来,对方的手掌已经落在他后背。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