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ywc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道人書笔趣-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地四方紋相伴-fur92

道人書
小說推薦道人書
看着露出爽朗中带着一丝释然的笑容的吴勉,孔文轩脸上笑意更加明显。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还有什么……
吴勉这次入梦,主要目的是将朗州最近几年的各项民生数据汇报给孔文轩,让孔文轩来朗州之前就可以根据数据思考对策,同时想办法寻求助力,还有就是向孔文轩宣告他要制造蝗王,控制蝗灾的蔓延。
这两点说完后,也就是祈雨的事情值得一说了,不过这一点宋映月已经说了,他也不需要复提,毕竟周长生已经说了,宋映月维持入梦的时间不会太长了,说同样的内容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而他自身的事情,比如道化啊什么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详细,孔文轩他们也不在身边,无法确定他的情况,说了等于白说。
对了,诸葛老头的事情!
略微思考了片刻,吴勉立刻想到了诸葛晴的事情。
上一次因为是诸葛老头在主持入梦,我只是隐晦的提一下,现在又不是诸葛老头在主持入梦,应该可以明说了!
想到了话题,吴勉也不耽搁,直接开口:“大师兄,三师兄,我差点道化之事,小师姐已经和你们说了,想必两位师兄也知道我为何差点道化吧?”
周长生道:“师妹和我们是你用了圆光水镜之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被引动了心神内力的原因。你想问什么?还有,你是哪里学的圆光水镜之术?不知道里面的禁忌吗?”
吴勉摇了摇头,“我不会圆光水镜之术,这只是我那枚铜镜自己映照出来的,似乎只要诸葛先生或者其他人在我身边施展圆光水镜之术的时候,就会映照出他们看到的东西。”
关于铜镜会自发映照诸葛晴的圆光水镜之术的能力,吴勉打算一起说出来。
诚然,保持着秘密,闷声发大财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那只是理论上的。
差点被道化这件事深刻的提醒了吴勉,铜镜这种宝贝不是他想要独自琢磨就能琢磨出门道来的,稍有不慎,说不定还会将他拖入和被道化同样危险,甚至更危险的境地之中!
所以,与其让他自己毫无头绪的研究,还不如直接透露一些能力,让师兄师姐这些修行经验丰富的前辈们帮他探寻。
“自己映照出来的?”周长生皱眉片刻后,霍然转头看向了似乎在思考什么的宋映月:“师妹,我记得宫里有面八方镜吧?听阿勉的描述,他那枚镜子和八方镜颇为类似。”
“我也这么觉得。”宋映月上下点着小脑袋:“八方镜可窥六安四方四隅一切隐秘,若是有人施展圆光术水镜术之类的法术,也会被其觉察,可以随时监视。”
卧槽!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这比现代摄像头还发达啊!
吴勉眨了眨眼睛,问道:“师兄是说我那铜镜是八方镜?”
周长生还没有回答,宋映月就抢先道:“要是八方镜,你早就被吸成人干了。那面镜子消耗之大,我用着都受不了。你的镜子大概和它有类似的功效,不过看它没把你怎么样的份上,应该是八方镜之类的宝物的陪祭之物,年长日久,有了一分神妙。”
周长生在宋映月说完后,点头道:“应该如此。具体的,让你师姐回头给你看看吧,有关祭祀祭器,她是最擅长的。”顿了一下,他又道:“你是想说你因为那枚镜子看到了诸葛先生用圆光水镜之术映照出的东西才差点道化的?”
“非也。那应该不是诸葛先生在使用圆光水镜之术,因为我当时看到的是月亮,而且周围没有建筑物,似乎是在野外。我要说的是,诸葛先生他和面相年轻美丽,灰色头发,声音如老妪,自称哀家的女人密谈过,还称其为师傅。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听出,似乎他来朗州,是那个女人和他早就预谋好的事情。”
将自己还记得的诸葛晴和灰发女子的对话说了之后,吴勉打算将记忆中和诸葛晴交流过的灰发女子映照出来,却在掐出圆光幻心术手决,准备念咏咒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居然无法形成那个女人的具体面容!
修炼圆光幻心术之后,他对事物的观察力越来越强,对一个人的面容特征的记忆也越来越强,就算只看过一眼,他也能够大致用圆光幻心术的映照出来,然后通过特征添加细节来完善个七七八八。
可是现在,他的脑海里却无法回想出任何特征,只能记得那个女人是漂亮的、灰色头发的、声音苍老的,一旦涉及五官等具体的面容,他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无法组成任何五官细节!
看着吴勉掐出圆光幻心术的手决后就愣在那,周长生眯了一下眼睛,旋即一点也不在意的道:“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
吴勉疑惑的望向了周长生。
“你说的那人我认识。”周长生叹了口气,淡淡道:“不用管她。至少最近几年,她的都不会有什么举动。”
看着面色淡然,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模样的周长生,吴勉微微挑了一下眉头,又往孔文轩和宋映月看了一眼。
他们两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孔文轩的表情和周长生类似,平淡如水,而宋映月则是一脸的迷惑,和他类似。
“诸葛先生的师傅不是桓惠子道长吗?”
面对宋映月的疑惑,周长生略微沉默后,沉声道:“师妹,这事以后再和你说,现在你莫要追究,也莫向诸葛先生问起。”
说罢,他又看向了吴勉,笑道:“你应该就不用我说了,以后这些事情你教教你师姐。”
“不学也无妨。”孔文轩瞪了周长生一眼,随后看向了吴勉和宋映月,略微踌躇片刻,沉声道:“你们两人再朗州的时候小心一些,有什么事情大可向诸葛先生求助,只是他那师傅的事情,你们都别管,日后我自会处理。”
原来都是早就知道的啊,亏我还一直藏藏掖掖的……
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的吴勉默默的点了点头,宋映月虽然一脸不情愿,但是也同样点头答应了。
又谈了片刻,但是吴勉该汇报呈交的都已经汇报呈交了,决策也已经做出,只能将他在朗州表现出的一些行为习惯和言语习惯描述给孔文轩,随后就在孔文轩的示意下结束了入梦。
梦醒了,生意盎然的北院春光褪去,再次呈现在吴勉眼前的,是昏黄摇曳的烛火照耀的昏暗房间。
刹那间,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萦绕在吴勉心头。
世人皆好美恶丑,相比于春光灿烂,生意盎然的梦中的长商北院,眼前这昏暗闷热的房间何止是丑,其代表着的压抑更是让吴勉有种深陷泥潭的无力感。
曾几何时,他也曾想过自己高官厚禄,花前酒后的潇洒,但是真的接手知州这种高官的责任的时候,他发现那是一座可以将他压垮的泰山!
在康达城这几日,一想起几十万的命运只是他动动嘴皮子就能决定,他连睡觉都无法安稳。
不过今晚他大概可以睡个好觉了……周长生和孔文轩争取来的粮食已经可以保障朗州百姓基本的口粮了,制造蝗王的决定也得到了支持,他已经没有其他需要苦恼的了。
“咳咳……”
宋映月的声音突然在心态慢慢变得平和的吴勉耳边响起。
转头看去,他就见明显的倦意的宋映月在边上站着,立即起身到:“师姐……”
抬手挥了挥,宋映月用有气无力的声音道:“好了,废话别说了,先把你那枚镜子给我看看吧……看完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吴勉见她这个样子,迟疑道:“要不师姐先休息?小……铜镜之事也不急于一时。”
“让你拿出来你就拿出来,我是师姐还是你是师姐?”宋映月瞪了吴勉一眼:“现在你可是关键,要是出了些事情,那可如何是好?”
你该说你是师姐还是我是师兄……
内心嘟囔着,吴勉却也顺从的从怀中掏出了铜镜给宋映月。
接过铜镜,宋映月将其凑到火烛前仔细打量了片刻,用不符合她年纪的低沉声音道:“确实是周国的祭器,不过也不能算是周国的祭器……正统的周国祭器多为玉制,这铜制的祭器,大抵是周国早期的祭器……的陪祭之物。”
“应该是陪祭之物!这上面的花纹颇为简陋,而且这大小也不是祭器该有的大小。”
“镜子这款式的祭器倒是寻常,主要还是要看花纹来确定。看这上面的花纹,似乎是礼天的祭器……不对,这边这个花纹似乎是礼地的……礼天礼地的祭器是分开的,这怎么弄到一块去了?这不合礼制!”
“还有四方纹?!天地四方尽在一器之上?这真的是周国祭器?”
一边观察一边碎碎念念,宋映月秀气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旋即身上突然涌出了一种莫名庄严的感觉,似乎使用了某种力量。
随着她身上莫名庄严的力量出现,铜镜开始抖动……只是抖动。
“虽然对御器法有反应,说明这确实是祭器……”
皱着秀气的眉头想了片刻,宋映月转过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一脸好奇的等待她研究结果的吴勉片刻。
“要不……等我回六安了再给你查查?”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