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vin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起點-第三五一章 水門弒女,屍鬼封盡熱推-nu7g1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像猿飞阿斯玛、日向日差那程度的对手,身体都已经被向日葵粉碎了七次以上了,就连自来也和玖辛奈都被击碎了两三次,鼬也被打烂过一次下半身,可就是封印不了。
活人也非常顽强,纲手的肚子被打烂过一次,双臂也重伤两次,在她【百豪之术】下恢复比【秽土转生】还快。
唯一没怎么受伤的大概只有旗木卡卡西了,这是向日葵有点难以接受的,就算你们人多,可那个最人类的卡卡西居然也能和自己五五开?
不,大概正因为他明白他是个除了一个名声和头衔没有任何特殊血继光环,战斗才如此谨慎,没有像那些死者一样浪起来,企图发挥不死身强攻导致一不小心就被打倒一次吧。
“嘛,虽然本身他们就注定赢不了,可这次作战事关我的面子啊……你们别过来啊!【火遁·豪火灭失】!”
“轰!”陨石般的火球,向日葵接连喷出三颗,大地上不断迸发的炎爆逼退木叶众忍。
向日葵趁势再度向后瞬移百米。
“四代火影不见了,也就是——”向日葵抬头看了看,囧道,“又得做那个准备了吗?”
向日葵大幅扇动华丽翅膀飞离木叶忍者的战场。
“等等,要逃吗!”卡卡西抬头大声道。
木叶众忍苦于没有飞行战力,向日葵又能吸收忍术,只要飞在空中,能打的手段就几乎没有,可向日葵的攻击又不能无视。战斗意识、动作和上一次见面简直如同仕别三年,让他们感觉这具傀儡的核心不会换了一个专业傀儡师吧?在止水和鼬到来前,他们真的需要这么多人才顶得住。
“没错,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个,我可真的好害怕的哦。其他战场都已经决出胜负的现在,你们赢了我也没意义啊。不过让你们来烦我也不行。”向日葵双手结印,“【通灵术·秽土转生】。”
一下子又是数百具棺材从木叶众忍周围的地面升了起来,很快增加到了上千。
“居然还有这么多吗!”阿斯玛握紧拳刃的手抖了一下,明明已经死了居然还会感到寒颤。
“毕竟她早年就开始和大蛇丸一起,要是将这么长的时间都算上,真的无法计算到底做了多少人的实验。”纲手说。
卡卡西道:“可是,【秽土转生】需要祭品,要是有如此庞大的人口失踪,不可能隐瞒得住的。”
“喂,别血口喷人好吗!”向日葵生气起来,指着地面大喊,“在获得大量白绝孢子量产白绝分身以前,我主手的所有实验品都是用我的克隆体做祭品的好吗!谁会明目张胆整个城市打包一般地拐卖人口啊!排斥蛇叔高大上的生物科技又打不过我,就血口喷我啊。”
天地良心,向日葵只是用过自己的细胞培养种植向日葵植物系魔物而已。
“月葵。”止水走上前仰起头问,“你是什么时候,放弃做人的呢?”
“放弃做人?”向日葵把脸撇开防止幻术偷袭,答道,“没特别想过。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那,你把人当成什么了!”作为医疗忍者对克隆概念略微熟悉的纲手发问。
“人,不就是人吗?还是说你们希望我把人当成东西对待吗?”向日葵感到莫名其妙,这些人都在问什么啊?
“这样啊,基本上明白月葵表达的意思了。”止水说,“人的身体当做其字面意义来看待,就是没有特殊看待。就像兵器是人用来战斗的物品那样,人的身体也就是人用来活动的东西,两者没什么区别。月葵是这个意思吧?”
“哦……”向日葵自己也是恍然大悟,拍手笑道,“不愧是止水。近几年我老是被人误会也有些难受呢。”
止水:“从我知晓月葵对我们一族政变前主导柱间细胞移植的手法看,我想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你现在这副躯体也能印证这个词说法。”
卡卡西趁止水暂时绊住向日葵的时候,小声问:“纲手,断没有联系吗?”
他指的是纲手逝去的恋人加藤断,本该来参战了才对,他的【灵化之术】能够直接将自己的灵魂入侵他人体内直接攻击灵魂,按理来说很克制那些身体恢复力强的人和死者才对。
“没有。”纲手有种不好的预感。
“哦,好像有这个白发男啊。”向日葵斜眼看了看格兰蓓儿所在方向。
之前的大混战,好像有个飘过的白发男灵魂被她随手做成不死者投入战斗消耗掉了。对于单纯出窍的灵魂,格兰蓓儿要将其不死者化纳入支配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管他呢,走咯。”向日葵放出一千多个秽土死者从棺材里出来,围攻木叶众忍,转身离开了。
……………………………………………………
“……即使是我,也竟然来晚了一拍吗?作为家人可真是失格了啊。”
安琪看着眼前正在絮叨的,比鸣人略大的金发男子,一时间愣了,红光鱼竿穿过了他的躯体,后面的鱼钩已经插进了鸣人体内。
安琪的失神并没一瞬,她马上将鱼竿从旁侧抽了回来,夺取鸣人六道阳之力的同时,鱼竿几乎将方才横到自己和鸣人之间的水门拦腰截断。
可水门不愧是曾经的忍界第一快男,他的手已经按在了安琪肚子上,一扭。
“摸什么!滚!”感到一阵心悸的安琪立刻一拳要打爆了水门的脑袋。
但只是普通的一拳而非何等速攻大招,没快过时空间忍术,即使光靠冲击便打碎了水门小半边身体,却依旧让水门带着鸣人离开了。
“这到底?!”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