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7tz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鋼鐵蒸汽與火焰 txt-第一五七四章 死亡之列(上)相伴-672z4

鋼鐵蒸汽與火焰
小說推薦鋼鐵蒸汽與火焰
或许是几次眨眼时间,或许是几个呼吸,也或者已经过去几分钟,此刻的伊莎对时间完全失去概念,眩晕严重影响到她的诸多感知。想要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能坐起身完全是一瞬间的意志力体现,其后也再没有那种力量了。
干涩的眼睛像是一直在有人向里面倾倒干燥的沙子,晕眩过后转变成疼痛,伊莎只能闭上眼睛,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手指恢复知觉后,手臂紧随其后,随即是躯体,最后这种恢复蔓延至整个身体。能好好深呼吸时,脑袋中的阵痛已经消失差不多,残留的不再影响到感知与身体机能。
再度睁开眼睛,冷色光要比刚才的明亮。伊莎想站起来,才发现恢复知觉也不过是第一步,力量的恢复大概还需要几分钟。现在的自己就像是睁开眼睛进入到了半睡眠状态,身体在各种激素的作用下还处在睡眠休息中。
不过很快,伊莎已经察觉自己的脑袋可以稍微转动。她缓慢看向身旁的光源,才发现此刻依旧是黑夜,发光物体是人造荧石,使用时用力挤压一下便能发出不错光芒的那一种。
“夜鹰、猫头鹰、、、”人造萤石边,安静躺着夜鹰与猫头鹰,呼吸很平稳,并没有生命上的危险。情况大致与自己一样,不久后应该就能醒来,继续转动脑袋,才看见铺满枯叶的地面,以及偶尔几块露出的缺少泥土的岩石。
“自己还在山脉中。”目光继续随脑袋四下张望,伊莎发现自己似乎是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黑色罩子里。那是巨大型野营帐篷般的东西,很高很宽敞,隔绝了外部的气流,也将人造萤石的光线完全禁锢在了这方小小的空间里。
不过身边除了夜鹰和猫头鹰外,其他人都不见了。伊莎此刻没有继续思考下去,因为视线中已经看见了依靠树木边休息的其他人。穿着是统一的野外作战服,带拟态功能。武器都抱在怀里,从呼吸来看,伊莎知道他们都在半睡眠状态中,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醒来,以及看过去的目光。
但这些人都对这些不在乎,没有一个人有睁开眼睛查看情况,以及解释什么的想法在。
“是敌人?还是自己这方的队伍?”伊莎一时间不能判断,她感觉到自己就像不属于这里,完全没有引起对方一点兴趣的价值。继续深呼吸几口,伊莎想站起来时,身旁的夜鹰和猫头鹰先后传来细微动作,紧接着是伊莎刚才的完全复刻,等到两人完全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分钟后。那时,伊莎虽然未完全恢复力量,但坐着挪动身体转身却可以做到。只是她想不明白手术者赖以自豪的恢复能力为什么在此刻没有了作用。
感知得以散开时,伊莎才发现这种野营帐篷一样的东西不止自己所在的一处,周围还有不下十来处。她没有与夜鹰他们进行言语上的交谈,只是通过眼神基本交流了一点信息。随三人颇为困难的转身,看向自己身后那几个并未进入休息的人。
仅是从气质,或是从穿着上,他们便确定了身前的几人就是这支队伍的队长之类。
“先生,我们是应该感谢你吗?”三人眼神交流后,最后由猫头鹰开口询问。但三人都不抱希望,因为刚才他们检查过自己和周围,武器和通讯器全部被搜走了。
“不应该,因为除了你们三个,其他人现在已经成为微生物的食粮,正等待腐化。”温润带着磁性的声音,面前的男子对伊莎他们三人来说充满一种摸不清楚的危险感,不是缘于单纯的力量,这种说话带着笑容的人,在他们的印象中都不会是好对付的那一类。
“三个小时左右,算合格吗?莱尔。”
“水平线是四个小时,少爷。”旁边的莱尔说话,同他一起坐与一块岩石的骇点点头,似乎对此结果颇为满意,“看来我的观察的确不错,你们三个是最有价值的人,在那一支队伍中。”
说完骇挥挥手,莱尔很平滑的从喉咙处发出细锐声响。夜鹰他们正在思考这是什么信号时,便察觉背部有什么东西刺中自己。
“解毒剂和一种较为舒缓的兴奋剂,可以帮助你们更快的恢复体能,放心,不会有副作用。你们接下来还要跟着我们一起赶路。”骇解释,“不过刚才你们询问是否应该感谢我。重新想想,你们的确有感谢我的理由在。接下来对你们的保护吧,这片山脉不怎么适合你们生存。”
“先生,我认为我们这里并没有你想要的东西。”猫头鹰适时插话道,“若是你想知道其他队伍的信息,我们真的很遗憾。因为每一支队伍都是单独行动,并且通讯上的联系也完全是单方面通信,我们没有连接到通讯机器的许可与能力。”
“我知道。”骇回答,声音依旧缓慢,永远难以从中判断和分析出什么来。骇这时拿起一个小型通讯器,晃动示意,“搜出了三个,大概是两个多小时前,这边一位专业的通讯人士已经给我说明了它的全部。当然,它们现在正在送去破解的路上,我想要不了多久,就能靠着他联系了。”骇这时露出笑意,掩饰不住喜悦。
“我并不怎么需要你们口中的信息,只是需要你们三人跟着队伍就行了。你们最大的价值就是你们自己,或许这一点你们都未曾发现,不过不久后,你们就会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了。”骇继续,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才到凌晨二时,“时间还足够,我们可以好好地说很多话题。”
见对方保持沉默,骇只能自己接上话,如同自言自语:“对了,这里是慕斯监管的地域,不知道这位先生和两位女士是否有见过他本人?对你们来说应该很危险。”对方还是沉默。
骇完全不在意,他看向伊莎,礼貌询问:“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你,这位小姐。”
得不到答案的骇叹息一声:“你们可以称为我骇。其实从这片带状山脉中的交错关系去看,我们是站在同一边的人。你们三人来自小国中的队伍,隶属一个小国中的庞大组织,此行目的是为了保护与掩护卡西亚先生安全进入帝国内部。帝国那边,也有接应卡西亚先生的人在,叶捷琳小姐和奇拉安第家族是最主要的两方。而我则是在帮助叶捷琳小姐做事情。”
“骇先生,恕我打断你的话。这并不是同一方阵营的接待方式。”
“‘我们根本不知道卡西亚先生’吗?”骇反问,“还好说‘我们只是一支普通的队伍,与卡西亚先生根本没有关系,单纯按照命令从这里进入到山脉中’而已?”
“我们的确不知道卡西亚,也和你说的一样,只是单纯按照命令进入到山脉中。”猫头鹰硬着脑袋回答,模样严肃。只是一旁的夜鹰和伊莎,其眼睛中已经多了很多疑惑。
“啊、、、那这样吧,”骇像是自己败下阵来,“我们来聊聊你们这支队伍中,目前不在的那个人吧?不知道你们平常是怎么称呼他的?图索斯先生,还是、、、其他什么称呼?”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