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7ew優秀都市言情 穿越尋俠記 txt-第五三六章 織女的紡織技術讀書-ijcti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李智云如此有恃无恐,奥丁反而产生了疑惑,暗想:别人面对我的永恒之枪,都是尽可能寻找一个开阔的空间以便四处躲闪,怎么他反倒把自己限定在一座“蚊帐”里了?莫非其中有诈?
不止奥丁一个人这样想,就是如来和老君这样的绝顶大神都看不懂了,这不合常理啊!
王母娘娘也没想到楚狄问自己所要薄纱竟然是为了这个,不禁急道:“楚狄,你又何必在意他们的感受?只要你不被他的长矛刺伤就是胜利,至于他们信不信,爱信不信!不信又能怎样?”
蚊帐里李智云笑而答复:“姨娘你无须担心,晚辈有十分的把握,可以不被他的长矛沾身。”
他这么一说,奥丁就更怀疑了,难道说此人有什么旁门左道可以将肉体遁出原地?不能啊,被永恒之枪锁定的目标即使变成一只蚊子也逃不脱矛尖的攒刺!可是为何此人竟然如此笃定呢?
奥丁本来就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为了预防万一,他反倒没有立即施射,而是说道:“我现在怀疑你要用某种障眼法欺骗大家,所以你必须要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永恒之枪发出之前乃至之后,你的人必须真正存在于帐篷之中!”
天庭一方一听这话就急了,干嘛啊?蹬着鼻子上脸啊?人家已经不躲不闪进了帐篷了,你还要怎样?
就连骊山老母都忍不住出言驳斥了,“你们这些阿斯加德人也太不要脸了,明明是你们占尽了便宜,怎么还要得寸进尺呢?”
王母也是跟骊山老母相同的看法,反对道:“你们要是再这么无理取闹,我们就不跟你们比了,你们从哪来的回哪去,若想无端启衅也行,我们接着!”
奥丁哈哈笑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心事了是吧?谁让她设了这道蚊帐呢?他不设这道蚊帐我反而不会这么想!”
虽然蚊帐乃是白色轻纱制成,四周众人都能看清楚里面楚狄的身影,但是它毕竟是一道屏障,谁也不敢说它一定不起作用,说不定楚狄就有什么绝技,能够利用蚊帐脱身也是有可能的。
奥丁陈述理由之后便看向蚊帐说道:“如果你觉得我的要求不合理,你现在可以认输……”
“住口!”李智云突然断喝一声打断了奥丁说下去,庄严说道:“你们都给我记住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永远都是头可断、血可流,但是绝不认输投降!”
奥丁呵呵冷笑道;“不认输?好啊,那你就答应我的条件啊。”
李智云道:“我说我不答应你的条件了么?你不是想让我证明在你射出永恒之枪的时刻人在蚊帐里面么,这很容易,你选一个人也进来这座蚊帐,让他抓住我的手就可以了。到时候无需我跟你废话,你只要问你的人就可以。”
这个法子倒是合情合理,奥丁点头道:“我当然要派我的人。”随即转头、独眼环视身后众神。
李智云却不给他选择的机会,随即说道:“你也别挑选了,不能什么事情都是你们那边来定,这个人由我来指定,就让你的妻子弗丽嘉进来吧!”
弗丽嘉是奥丁的正妻,阿萨神族的天后。同时也是天空与大地的女神,主要掌管婚姻和家庭。后世地球西方词汇“星期五”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李智云让弗丽嘉进入帐篷,阿斯加德众神一听这话就不干了,纷纷表示反对,唯恐对方挟私泄愤,在天后的身上找回嫦娥所受的委屈。
李智云见状就冷笑道:“你们当我们中华民族都像你们一样流氓么?如果害怕就认输算了。”
奥丁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楚狄了,此人非但不用翻译就能听懂阿萨神族的语言,而且熟知有关阿斯加德的一切,即使是阿斯加德九界中的凡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却一清二楚,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沉吟有顷,终于点头道:“弗丽嘉,你进去抓住他的手臂。”
外国神和外国人的风俗与华夏神人的观念不同,他们无所谓自己的妻女被异性接触,甚至认为有度的拥抱、亲吻和抚摸是友好的表示而乐于接受。
反正永恒之枪只能刺中锁定的目标,不会殃及周围任何人和物,就让弗丽嘉进去又有何妨?相信对方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致做出强暴女人的兽行。
弗丽嘉不喝酒,此前一直都在奥丁身边静静地看热闹,同时品尝蟠桃,此时接到了神王丈夫的命令,便即起身走向帐篷。
李智云却忽然说道:“等一等!你先别过来。”
奥丁就有些不耐烦了,问道:“你还想怎样?”
李智云却不看奥丁,直接用挪威语问弗丽嘉道:“你身上喷过香水了么?”
欧美人种身上有异味,不论男女都有,李智云可不想鼻子被污染。
弗丽嘉虽然不知对方问这话的目的何在,但是她跟每一个同族男女都一样、懂得不喷香水就是对他人不礼貌的行为,因此如实回答道:“喷过了。”
李智云这才放行:“那你进来吧。”
弗丽嘉走进蚊帐,礼貌问道:“我可以抓住你的手臂么?”
李智云道:“可以,你抓好了就跟奥丁说一声,让他投枪。”
弗丽嘉伸出双臂,使出她那个民族最标准的姿势,一条左臂穿过男人的腋下,绕回来和右臂同时揽住了男人的胳膊,丝毫不顾忌自己前胸和对方的手臂贴紧,然后对奥丁说道:“好了。”
这一幕被帐外众人看得清清楚楚,天庭一方众神仙同时大哗,这也太不公平了,这蚊帐里面本来就没多少空间可供闪躲,你们还派了一个人拉住楚狄,这不等于是摆好了姿势让你枪杀么?
这样就是想躲也没法躲了,因为手臂被人抓住了不能挣脱,挣脱了就算作弊,即使楚狄有能力摆脱异族女人的挽揽也不能那么做,这算什么赌赛?根本就是欺负人!
奥丁却不理天庭一方如何抗议,说了声:“看枪!”就把手中的永恒之枪投射出来。只听“叭”的一声炸响,那是抢速突破了音障而产生的音爆。
音爆炸响的瞬间,场内陷入一片死寂,天庭一方众人都把目光看向帐篷,他们的视觉根本看不见枪身的轨迹,只知道奥丁的手中已经没有了那杆枪。
阿斯加德一方众神则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这下这个叫做楚狄的人死定了。
阿斯加德众神都知道,永恒之枪冈格尼尔又名“大神宣言”,而冈格尼尔的直译含义则是“贯穿”,这杆枪被阿萨神族誉为“天界失落的神矛”或者是“流星之枪”,在奥丁的掌控之下,一向百发百中!
这杆枪的属性比较单纯,就是坚实和精准两样,精准就是掷出就一定会命中目标,可以击穿它击中的任何东西。而坚实则是它的材料坚硬异常,宇内其它任何硬物都无法在它表面上留下一道划痕。
关于这支枪的由来却是说法不一。有人说从世界诞生时开始,便存在四件一直守护这个世界免受巨人族蹂躏的宝物,即妖精之弓希尔文,烈焰之剑雷沃汀,龙之宝玉奥普,还有就是——流星之枪冈格尼尔。
又有人说此枪是侏儒按铁匠侏儒杜华林之命铸炼的,还有人说这杆枪是邪神洛基拜托侏儒打造的,枪身刻有神圣契约,透过其魔力,没有刺不穿的盔甲,而它用世界树制造出来的枪柄,更是坚硬到任何武器都无法破坏的程度。
简而言之,谁拥有这杆枪,谁就会是宇宙的统治者!阿斯加德众神之所以臣服奥丁,其中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奥丁拥有这杆枪!
回到当前,从音爆响起没过瞬息,这杆永恒之枪便已经回到了奥丁的手里,然后人们听见奥丁在说话:“怎么样……啊?”
奥丁原本打算说的是“怎么样,现在你还有资格跟我阿萨神族作对么?”
但是当他说完“怎么样”之后就看清了蚊帐里的景象,一如自己投射枪矛之前的情景,弗丽嘉挽着楚狄的手臂,根本没有任何被永恒之枪袭击过的迹象!
再看帐篷表面,哪里有什么孔洞?就连一处破损都没有!所以他才惊呼了一声“啊?”
随即厉声喝问妻子弗丽嘉:“弗丽嘉,刚才这人可曾离开你?”
弗丽嘉摇头道:“没有,他的手臂始终都在我手里挽着呢。”
奥丁立马懵逼了,这是怎么回事?永恒之枪从来不曾出现纰漏,怎么可能没有刺穿楚狄呢?
他哪里懂得时间才是真正的永恒,李智云使用时光逆流神通,在冈格尼尔碰触蚊帐之前就让他的长枪收了回去。时光逆流这项操作全看施展时间的拿捏,只要拿捏准了,想砍掉提尔的手臂就能砍到,不想让枪矛刺到它就刺不到!一切存乎一心。
此时众人也都看清了蚊帐内外的情景,登时悉数惊呆,果然一如楚狄所说,那蚊帐一点破损都没有。
如此一来非但阿斯加德众神陷入未知的恐惧,就连如来和老君也都懵逼了,即使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愿意相信这宇宙中除了李智云之外还有第二个悟透时间法则的人。
时间法则哪里是那么容易悟透的?就连盘古、伏羲、女娲、鸿均道祖这样的至圣都没能悟出,寻常修仙者就能悟出了?一个李智云已经是无法理解的存在了,怎么可能又出来个楚狄?
但只要不往时间法则上面去想,就解释不通为何这杆永恒之枪没能刺破蚊帐。那杆枪发射时候的威势之大,速度之快,别人看不清楚,如来和老君这样的高人怎会也看不清?
但正是因为看清了永恒之枪的威力,他们才会像奥丁一样的无从索解。
李智云哈哈笑道:“怎么样?各位要不要肯定一下我们纺织业的劳动模范织女同志呢?这蚊帐织的是真好!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他们那杆破枪就更别想刺穿了。”
织女在一旁听了这句夸奖顿时红晕染上双颊,她万万也没想到自己织出来的轻纱竟然能够得到大神这么高的评价。
王母娘娘已是笑得花枝乱颤,说道:“好!织女这轻纱织的好啊,老身定当重赏!”
织女很想说能不能赏给我一个假期,让我带薪旅游去见见牛郎,但是此间场合明显不适合提出这个请求,一时间不知应该怎样说了。
李智云早知织女心意,当即看向王母娘娘笑道:“姨娘,人家织女和她丈夫牛郎一年只能等到七夕才能在鹊桥上相见一次,银汉迢迢的多不容易啊,你就开开恩典,让他们多相聚一次吧,给织女批一个探亲假,让他们多聚几天。”
其实牛郎织女相见的次数并不像凡人所想象的那么稀少,地上是一年一次七夕,天上的牛郎织女却是每隔一小会儿就能相见一次,就好像地上的夫妻俩每隔几分钟就能相见一次一样。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牛郎和织女的婚姻生活就是幸福的。因为天庭为了惩罚他们,命令他们夫妻每次相见都限制在一句话的时间之内,甚至一句话都说不完就须返回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深刻体现了封建制度对劳动人民的压迫和欺凌。
夫妻生活的意义在于一起吃饭、一起做家务、一同看电视直至困倦之后的相拥而眠,每隔几分钟见一次又能如何?一件正事都干不成,能幸福么?
所以李智云要求王母娘娘批准一个长假给织女,让她和牛郎待在一起好好的过上一段时光,这天上的几天可不是一般的漫长,那是相当于凡间的几十年,如此假期足够两口子生个二胎三胎四五六十百千胎的了,只要他们两口子不避孕。
王母娘娘正是高兴之时,看楚狄益发顺眼,这点小事如何能不答应,当即拍板道:“准了!”
织女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慌忙盈盈拜倒叩谢王母娘娘,拜过之后又想给“楚狄”跪下,李智云当即送过去一道真气阻止她下拜,说道:“成人之美,小事一桩。你无需挂在心上,速速享用假期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李智云却未想到,只因他这一个善意的帮忙,从此直到地球上的北宋末年,凡间天天都成了情人节,于是就有了李世民霸占兄弟媳妇、武则天豢养数百面首、宋徽宗纵情声色、西门庆强抢民女等等骄奢淫逸的堕落行为发生。
其中尤以李世民最狠,把辗转了六七手的萧美娘都收进了后宫,没办法,天天都过情人节,情人得够用不是?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