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ueq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肝疼的遊戲異界之旅 愛下-第1689章 紅蓮墓室閲讀-0x6k0

肝疼的遊戲異界之旅
小說推薦肝疼的遊戲異界之旅
岩浆河很长,每一座紫金桥对应着一个大墓穴,都是海族的墓穴,百级强者的墓穴,沉睡在影子里的女鬼是曾经某个国家的公主,而艾米似乎也一样。eskjk
都是生前进入这里,在这里沉睡等待一个时间苏醒。
这个墓究竟是谁建造的?
西陵尘带着队伍前往下一处墓室,他打算沿着岩浆河前进,凡是碰到的墓室都要调查一下,不仅是为了弄清楚这里的情况,还是为了那个诅咒集合体。
一个湮灭和神力并存的诅咒之体,背后肯定有什么故事,说不定就和神有关。
西陵尘对一切和神有关的事情都感兴趣,所以碰到这么个东西,肯定要顺着线索调查下去。
前进了没多久,又一个紫金桥出现在了眼前。
还没接近就发现紫金桥附近有很多奇形怪状的尸体,这些尸体高度变异,并且死去很久,小灵扫描了一下就在西陵尘脑海中说道:“湮灭单位。”
“湮灭?”
西陵尘感觉很惊讶,这里竟然有湮灭单位的尸体!
身边的几名至尊带队过去查看,很快一名擅长调查的至尊就走过来汇报:“少爷,这些尸体是在两百年前死的,应该是诅咒集合体和他们发生了战斗,不过……我看不出这是什么种族的,不是海族。”
“是黑暗种族。”西陵尘淡淡的说道。
“少爷,这是什么种族……”小公主的几名手下显然不知道,毕竟湮灭一直在进化,每个时代的样子都不同,认不出来也正常。
西陵尘听后把黑暗军团,黑暗种族的事情和他们解释了一下,众人这才明白。
湮灭单位的尸体身上都携带着诅咒,看来诅咒集合体和湮灭没关系。
踏上紫金桥,西陵尘就看向不远处的墓室通道,发现这一处墓室并没有遭到入侵,不过大门被破坏的很严重,如果继续下去,说不定真能打破大门。
要么是诅咒集合体在想办法进去,要么是湮灭种族在想办法进去,然后一方在破坏大门的时候和另一方遭遇。
附近的尸体都是湮灭单位,并没有墓室中的种族。
在墓室入口的大门附近有一块断裂的石碑,拼起来发现是俩个古代文字,红莲。
“红莲?你们认识吗?”西陵尘扭头看向身后众人。
“不清楚……”妖妖首先摇头。
小公主队伍的几名至尊也摇头表示不认识。
走到损坏的墓室门前,西陵尘伸出手闭上眼睛感知,想要开启这个墓室的大门并不难,几名至尊联手就能做到,那么接下来就是一个问题,要不要开启?
毕竟这里没有被诅咒集合体入侵,而且还没有被湮灭入侵,就这么打开墓室,破坏亡者沉睡是不是不太好?
这个想法只出现了一瞬间,西陵尘就决定开启墓室。
没办法,他现在需要强大的战斗力对抗湮灭,虽然西陵尘已经在减少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但还是打乱了那名女神的部署。
苏醒日应该在下个纪元,但在这个纪元,湮灭已经有了突破百级的意思了。
禁地坚持不了太久,如果没有更强的势力入场对抗,说不定这个纪元湮灭就要横扫一切了。
当然,如果呼叫测试场外面的部队进来,那肯定能解决这个问题,但西陵尘不敢,他怕这么做会打乱女神的安排,说不定这一切的布置,就是为了寻找对抗湮灭的弱点。
“来几个人,把这扇大门弄开,动静小一点!”西陵尘招手说道。
红莲墓室的大门被打开,并没有惊动里面沉睡的种族,西陵尘让众人在外面等待,自己带着妖妖和水儿走了进去,有两名人偶陪伴,足以应对各种情况。
进入红莲墓室,西陵尘就惊讶了起来,他本以为这是一个阴暗的墓室,就和之前几个墓室一样,有棺椁,结果进来后才发现并不是。
这是一个红色的大厅,大厅上面镶嵌着一种散发红色光芒的宝石,就和夜明珠一样,只是光芒是红色的。
大厅的装修布置非常科幻,就好像一架飞船的控制一样,两侧有蓝色的水晶柱,柱子中有说不出名字的深海植物,植物都还活着,小灵扫描了一下,把这些植物的名字标记了出来,都是一些一百五十级以上的稀有植物,可以算的上天材地宝,就算是仙灵大陆也很少见的类型。
地板踩上去就会发出淡淡光芒,中间有一个接待区,有沙发和椅子,这一幕看起来和墓室不沾边。
不过很快就有东西吸引了西陵尘的目光,是墙壁上几张女性的画像。
他在心中问道:“小灵,这是什么种族?”
“不清楚,从画像上判断不出什么,语言库已经载入,左边是仓库,右边是休眠区,主人,去休眠区看看,也许这里的人只是在沉睡,并没有死亡。”
“嗯。”
西陵尘心中答应了一声,就带着两名人偶朝着休眠区走。
小灵破解了休眠区的控制系统,所以走过去的时,休眠区的大门就自动打开了,没有发出警报。
走进休眠区,发现这里是一条很长的通道,通道的两侧有关闭的房门,每个房门上都有牌子和号码,一路走来,上面显示的都是一些人名。
西陵尘没有进去而是沿着通道一直走到了尽头,尽头是单独的一个休眠仓,小灵在里面感知到了百级能量波动。
有百级强者在这里沉睡!
“打开门。”
小灵立刻入侵休眠仓的控制系统,几分钟后舱门缓缓的打开,并没有冷气,科技到了这个阶段,休眠使用的都是更高级的东西。
房间中有一个半透明的休眠仓,西陵尘发现这个休眠仓使用的材料竟然和小公主的水晶棺一样,不过没有小公主的水晶棺那么厉害。
休眠仓中是一名绝美女子,女子穿着青色纱衣,洁白的肌肤很是诱人。
不过西陵尘并没有关注女子的相貌,他在意的是女子头上带着的一个头冠,凤凰头饰,他在头冠上感知到了神力。
“唤醒她!”
小灵立刻照做,复苏程序启动,很快半透明休眠仓的女子就睁开了双眼。
她很迷茫,但很快就注意到扶着休眠仓看着自己的西陵尘,女子心中忽然有些紧张,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淡淡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找我有什么事情?”
“起来,我有事情要问你。”西陵尘伸出手直接把女子给拉了起来,虽然对方是百级强者,但毕竟刚刚苏醒。
女子坐在休眠仓中,好奇的看了看西陵尘,又看了看西陵尘身后不远处的两名人偶,她并没有说话,而是用一对黑色,犹如星辰的双眼看向西陵尘,她的双眼似乎有一种魔力,普通人只要注视就会沉沦在其中,不过这对西陵尘一点用都没有。
西陵尘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我……”听到西陵尘的询问,女子立刻在脑海中回想,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她微皱眉头,眼神中充满不解,“我叫大先知,我没有名字。”
“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西陵尘问道。
女子摇头。“不知道。”
看来她的记忆也出现了问题,那么现在可以肯定,有人使用了规则之力删除了关于某些事情的记忆。
西陵尘继续问道:“知道苏醒日吗?”
女子点头:“知道,但应该不是现在吧?”
“没错。”西陵尘笑了笑,随手在旁边扔出一张沙发,一屁股坐在上面说道:“出了点问题,你们的记忆都被抹去了,有人不想让你们在那个时间点苏醒,所以我提前唤醒了你们,你既然是大先知,那你应该知道点什么,还记得自己是什么种族的吗?还记得自己曾经的国家吗?”
“我想想……”
女子刚苏醒,还有些弄不清眼前的情况,被西陵尘这么一说,更迷茫了,她右手扶着休眠仓陷入思考,就和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不过西陵尘能感知到,这名女子的精神力正在复苏。
大先知,而且头戴雕刻着凤凰的头饰,并且这个头饰上还有神力,她曾经绝对不简单,而且她和小公主等人不同,她可没有死。
“记不清了,我好像是某个国家的大先知,但怎么进入这里就不清楚了,对了,数据库中应该有存的有!”
“我查了,没有。”西陵尘说道。
大先知听后愣了一下,想到对方能唤醒自己,那查询一下数据库也不奇怪,“你把我唤醒,一定是有什么计划吧,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当然。”
西陵尘拿出一份契约文件递给大先知,内容很简单,忠诚自己,契约文件都是单方面的,算是一个不平等契约,大先知查看后深深的看了西陵尘一眼,然后直接签订。
她是先知,她在苏醒后就悄悄的预测过,如果自己反抗,那基本就是死。
所以她选择追随对方,起码对方看起来不是坏人,如果对方是坏人,早在唤醒自己的时候就出手了,而不是拿出这份契约。
契约签订,百级强者又多出了一人。
西陵尘递给大先知一个装着恢复丹药的瓶子:“先恢复一下,对了,你除了预知还有什么能力,能详细说一下吗?还有你目前的等级。”
小灵没有深入扫描,所以西陵尘不清楚大先知的具体能力。
大先知听后道:“我除了预知,还有念力,精通各种魔法能力和体术,预知会消耗大量的能量,等级应该在一百零九级左右,目前还没完全恢复。”
“这样啊。”
西陵尘把外面的情况稍微说了一下,然后就起身带着大先知离开,在离开大先知沉睡房间的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这位美女说道:“大先知……你以后就叫红莲的莲吧,这应该和你曾经的国家有关系。”
红莲墓室还有很多人没有唤醒,这些人都是跟着大先知一起进来沉睡的,这些人肯定都要带走,所以西陵尘就让小灵启动了所有人的唤醒程序。
一共两百多人,全员都是九十九级的强者,这是因为墓室中只有一个位置可以让百级强者沉睡到现在。
大墓穴所在的地方是整个海洋中最顶级也是最大的天地龙脉,其中蕴含的灵气无数,而建造大墓室的势力,把这些灵气分给了小墓室,每个小墓室只能让一名百级强者沉睡不朽,其他人就只能是百级之下,所以建造大墓穴的实力似乎在集结力量,等待苏醒日和湮灭决战?
难不成有人已经预感到,下一个纪元就是湮灭的最虚弱的时候,或者说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对抗湮灭?
随着在红莲墓室沉睡的人苏醒,众人都聚集在大厅中,有男有女,无一例外全部都是顶级强者,每个人在沉睡之前都是即将突破,或者半只脚都在百级的程度,这种沉睡虽然让他们的等级下降,但只要有能量,有时间就能恢复到巅峰。
除了战士还有一些科学家,后勤,西陵尘询问了几名强者,发现他们都掌握了一种,或者几种技术,而这些技术都能到达灵能科技巅峰的程度。
大先知莲这时走了过来,她站在西陵尘旁边开口说道:“少爷,仓库最深处有一个数据库,里面保存着好几十万人的灵魂数据,这些数据都处于沉睡状态,如果条件允许,我想唤醒他们。”
建造大墓穴的势力可不简单啊,如果没有半神参与,绝对建造不出来,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一个持续了好几个纪元,甚至十几个纪元的计划!
“把能带走的都带走,墓穴已经发生了变化,留在这里会有危险。”西陵尘说道。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