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gal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笔趣-第443章 意想不到的決定分享-2deff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小說推薦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城门前,身穿黑色盔甲的魔王忽然转过了头,向着南部的天空看去,黄昏之下,南边的山脉带着一层黑色的布,魔王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错过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怎么了么?魔王大人?”
身后的烈弧紧张地问道,毕竟经历了一次大战,它激动的心情还未平息下来,依旧是满腔热血的状态。
“没什么。”
魔王没有多想,会过头,只听到轰隆的一声,巨大的城门突然开了一条缝,这就好像里面的人在欢迎他们一样,这很奇怪,毕竟魔王理查德他们是入侵者。
一个嘴里露出长长的獠牙,非常强壮的兽人双手叉腰,站在缓缓上升的城门后,当它见到众人的时候,忽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并后退了几步,双手也放了下来。
驻守城门的士兵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想必都被它干掉了。
“你就是布鲁?”
魔王看向这个长相奇特的兽人,它露出了疑惑与恐惧的表情。
没错,这个长牙兽人,就是一意孤行导致自己被干邪抓进牢中的布鲁,此时的它大脑一片混乱。
怎么会?为什么不是泽吧大人的军队?他是谁?
它喘着气,后退了几步,眼前这位穿着黑色盔甲,头上长着两根犄角的男子,和人类相似的精致脸庞,他散发着无比可怕的魔力,毫无疑问他肯定不是人类,但布鲁从未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魔族。这跟人类一样,长得像人却不是人的生物,会让人类感到恐惧,魔族也会有这种感觉。
看着这神秘的男子,它有些胆怯,因为它还看到了第二样东西,一个挂在马鞍上的头颅。
那是干邪的头。
布鲁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那个实力恐怖的魔将,居然被杀了。
它喘着气,脸上浮现出了恐惧之色。
毕竟,布鲁一直生活在红色山谷中,它并没有见过多少世面。
“我……那个,我……是布鲁。”
它结结巴巴地说道,并缓缓退到道路的一旁,不敢站在魔王的面前。
魔王脸色不变,看着它说:“你干的不错,帮我省了一些功夫,我会奖赏你的。不过在此之前,这里还有些麻烦事要处理。”
说完他向前看去,骑着马走进了城中。
他身后跟着一支装备极其精良,而起非常奇怪的军队。现实穿着重甲的半马族士兵,后面还有拿着标枪的兔人士兵,身体修长的豹人士兵,使用巫术,穿着袍子的蛇人士兵,和狼人相似的狗头族士兵。还有人类和兽人,差点漏了一些矮小的身影,扛着十字镐,戴着矿工帽的小鼠族。这是什么势力?
布鲁蒙了,它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井底之蛙,它不敢相信魔族居然会团结在一起。
它瘫坐在路边,喘着气。
这一支庞大的军队进入了城内,紧接着又有一阵马蹄和脚步声传来。
“还有?”
布鲁脸都吓白了,它扭头一看,发现熟悉了身影,骑着巨狼的泽吧,带着各氏族的军队出现在城门前。
“布鲁!”
泽吧愣住了,它刚刚还在心里祈祷这个愣头青不要有事,结果进门就遇到了,它终于松了一口气。
“泽吧大人!”
布鲁连忙站了起来,但它忽然想起了什么,私自带着军队冲锋的它,该怎么去面对泽吧,它的笑容缓缓僵住,慢慢低下了头。
“对不起,泽吧大人,我……”
“没事就好,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泽吧淡淡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它犯了大忌,以下犯上,按理说,是应该处于刑罚的。
但所有人都知道,它是布可螺的儿子。
说完,布鲁也带着军队向着城里走去,布鲁愣在原地,它有些不知所措,经过的兽人,那些曾和它相谈甚欢的同伴,经过的时候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它一眼。
它害死了很多人,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布鲁才反应过来,它试图想用一次功劳,去抵消害死同伴的罪行……
一个晚上的世界,魔王的军队和泽吧的军队便将黄沙城内残余的抵抗势力扫荡干净,他们驱逐了相当的一部分不可归化的兽人,也动用了残酷的手法,杀掉所有反抗的兽人,用最直接的方式占领了黄沙城。
“将有用的文件书籍全部收集起来。”
“是,魔王大人。”
几个兔人士兵行了下军礼,随后离开了房间。
大堂中,干邪那恐怖的狼椅已经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魔王的木椅子,他坐在干邪原本的位置上,还配备了一张桌子。
而烈弧、母皇泽吧和几个有点官位的士兵出现在大殿中,还有那个打开城门有功的布鲁,不过此时的它神情憔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一切和它想的不一样,这位被称呼为魔王大人的人物,就是泽吧大人口中所说的盟友,它本以为是兽人,结果却是一个神秘的魔族。
魔王,他自称魔王,这在魔族之中是一种傲慢的做法。
“烈弧,你通知后勤,让它们尽快把下一批物资送来,越快越好,同时让拓荒部队开辟一条路。”
“是!魔王大人!!”
名叫烈弧的半马族大声的回答道,它显然是那种恪尽职守的家伙。
随着一阵马蹄声,它离开了宫殿。
“所以我呢?我呢我呢?”
就在此时,一个与严肃气氛不相容的声音响起,那个长相和人类无异,但皮肤非常的白,气息非常诡异的女人突然开口说道。
魔王看了她一眼,说:“唔,占领城市之后,本应搜刮粮食和财宝,不过粮食已经被消耗空了,这样吧,你也应该学点管理军队的知识,你去城里巡视,在维持城市秩序的同时,配合后勤部队的工作。”
“听起来很无聊的样子。”
母皇说道。
“毕竟这是王的工作,你不愿意就算了。”魔王说完,母皇眉头一皱。
“谁!谁说不愿意了!我只是说无聊而已。”
说完,她便转身就走,并轻声说了一些让布鲁震惊的话。
“等我学完你的本领,我就推翻你,我自己当女王,嘿嘿。”母皇一边窃笑,一边离开了大殿。
布鲁愣住了,这,这都是明摆着是反贼!!这自称魔王的人怎么会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它越来越感到诡异,这究竟是哪里的势力?
“老,呃哼哼~魔王先生,那个,我们的事情是不是该……”
“噢,也是,根据我们的协约,这座城属于我,这点你没有异议吧。”魔王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了头。
闻言,布鲁愣了一下。
什么?黄沙城要割让给异族?这怎么能够答应!
它看向泽吧。
“这点我没有异议,只是……”
泽吧却露出了苦涩的表情,它向魔王打了几个眼神,好像想说什么。
“噢,你想说补给的事情,这样吧,这城里的武器盔甲都是你们的,当然也可以在这征人,只要它们愿意的话。粮草方面我已经准备了你们的一份,足够让你们继续进军,攻打下一个城池。”
魔王回答道。
闻言,布鲁感觉这还挺不错,虽然没了一座城有些心疼,但想来一路上的军粮都是对方送的,没有这些补给它们肯定没办法聚集出一支军队。有了精良的武器和足够的粮草,想必在泽吧的带领下,肯定能打下几座城池,到时候就不用被人牵着鼻子。
然而,泽吧却轻轻地叹了口气。
老板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之间的约定呢?我不要再打仗了啊~~
它心里呐喊着,知道自己上了当。
“好吧,这也挺公平的,那我先离开了。”
泽吧说完,便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就在布鲁想要跟在它身后一同离去的时候,泽吧却叫住了它。
“那位魔王先生找你有事,你先留在这吧。”
“什,什么事?”
布鲁有些紧张,它不敢独自面对理查德。
魔王看向布鲁,开口说:“你叫布鲁是么?”
“是……是的大人,我是布鲁,布,布可螺之子。”
“我并不在乎你是谁的儿子。”
魔王忽然说道,他当然知道布可螺是谁,也清楚知道布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你没有遵守士兵的职责,服从命令,给军队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对方的话,深深地刺在布鲁的心里,它握住了拳头,即使它犯错了,也不该被一个异族人批判。
“但,也正是因此,你才顺利打入敌人内部,为我们攻下城池节省了大量的时间。作为盟友,我没有责罚你的权力,但我觉得应该为你的功劳而给予你特别的奖赏。”
魔王说着忽然拍了拍手,布鲁不知为何,心里一下激动了起来,它有些紧张,只见一个兽人进来了,布鲁看了对方一眼。
“魔王大人。”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兽人,至于有多么平平无奇,那就是一众感觉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但这个声音,布鲁想起来了!它就是在地牢中,帮助自己的兽人!它居然是魔王的手下,难道!难道他早已策划了这场战争?
布鲁心里一阵后怕。
“德里,带它见见我送它的礼物吧。”
魔王却突然说道。
礼物?
布鲁开始疑惑了起来。
“是,魔王大人。”
布鲁面无表情地低下头,随后转过身,看向布鲁。
“跟我来吧。”
布鲁张着嘴巴,有些不知所措的它下意识地啊地一声,眼睛瞄向魔王的方向,它没敢多逗留,直接乖乖地跟着德里离开了此处。
魔王深吸了口气,看向桌面的羊皮纸,那是一张黄沙城的内部图纸。
“那么,这座城市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德里带着布鲁,直接走出了宫殿,布鲁心里非常的忐忑,它鼓起勇气,弱弱地问道:“冒昧的问一下,作为兽人的你,为什么要投靠……他?”
它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群盟军,只见德里冷冷的回过头,说:“这与你无关。”
“抱,抱歉,我没有恶意。”
布鲁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它从出手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么委屈,在红色山谷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不会这么跟他说话。在这里,它感觉到自己像是可有可无的一样,它不是大英雄,军队没有它,照样打了胜仗。
心中那个英雄梦,一点点破碎了,布鲁的自尊心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此时的它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朋友,它突然想要逃到一个孤岛中,独自生活。幻想着在自己离开后,泽吧和其它士兵会感到后悔,并哀求它回来。
它心里还有这种幼稚的想法,这也是支撑它活下来的支柱之一。
“到了。”
就在此时,那个名叫德里的奇怪兽人停了下来,一直低着头的布鲁抬头一看,发现居然来到了马厩之中。它愣了一下,随后张大了嘴巴。
“这?!这?这是什么意思?”
布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因为在它面前的,不是一匹马,而是一头“龙”。
赤红的龙鳞,四足的蹄子,怪异的三头龙,在它称得上恐怖的外表下,代表着力量与威严。
“这是我们魔王的礼物,他送给你了,作为开门的谢礼。”
德里依旧是冷淡的语气,它好像并不喜欢这份工作。
“不是,这,这是干邪的坐骑啊!”
布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并且激动了起来。
“那又怎么样,只是胯下的畜生罢了。”
德里尖酸刻薄地说道,布鲁摇了摇头,对方不懂,不懂这在兽人眼中的代表,能够征服强大的坐骑,那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不,我不能手下,这应该送给泽吧大人,它才配得上这头龙。”
布鲁卑微地低下了头。
“不,老,呃哼,魔王先生送给你,就是你的了小子。”就在此时,泽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布鲁猛的转身,欣喜地发现泽吧就在身后。
“泽吧大人!”
“收下吧孩子,我不打算冷落我的老伙计。”
泽吧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布鲁高兴地笑着摇了摇头,它有些兴奋过头。
德里白了下眼,叹了口气,它可不想跟这两个臭烘烘的兽人待在一起,它只想回到母皇的身边。
“那,我这,真的,可以收下吗?”
“嗯,当然。”
泽吧点了点头。
布鲁皱起了眉,它感觉身体有点飘飘的,像是做梦一样,它做梦都想要一个霸气的坐骑。
但它忘不了自己丢人的行为。
忽然,蛇一样的舌头忽然舔了舔它的脸,是三头蹄龙在跟它亲近。
“看吧,它也喜欢你。”
泽吧说道。
布鲁内心非常高兴,它伸出手,摸了摸其中一个头,三头蹄龙温顺地贴着它的手,这种感觉棒极了。
“那个,泽吧大人,我有一个请求。”
“嗯?”
“经过这场战斗,我发现我一直在父亲的树荫下还不自知,所以,所以我想暂时离开一会,在暴风雨中好好历练一番。”布鲁说道。
闻言,泽吧大惊,它睁大眼睛看着布鲁。
“什!你!你!你想去哪?”
“我想暂时投靠那位魔王大人,在他手下学习,到我独当一面的时候,再回去见父亲。”
布鲁如此说道。
闻言,泽吧倒吸了一口气。
它本想慢慢把兵权交给布鲁,然后溜之大吉,回去种田,可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糟了!!
它才意识到一件事,这也许都是老板的计划!它上大当了啊!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