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24j火熱都市言情 《神魔書》-第二百二十章 有人攪混水分享-680hj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卡本先生,看样子你人缘不好,有人想要干掉你!”
乔带着卡本躲到了一座煤渣山后,随手操起一块锈迹斑斑的金属板当做盾牌,挡在了自己头顶。
高空的热气球上,几个男子丢下发射后的燧发步枪,抓起了双筒的燧发短铳,冲着乔藏身的方位‘嘭嘭嘭’又是一阵乱打。
随后几颗人头大小的黑漆漆的物事从热气球上丢了下来,上面隐隐可见一点火星快速燃烧,‘轰轰’几声巨响,炸弹在矿渣山之间爆炸,炸飞了无数矿渣、垃圾。
卡本气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咬着牙嘶声道:“他们想杀我?居然有人想杀我?混蛋……不要让我知道是谁……混蛋……你也是混蛋……”
卡本朝着乔怒吼。
乔可不惯着他,卡本大声怒吼,他反手一巴掌就抽了回去,然后随手将他丢在了地上。
远处,刚刚和乔谈判的男子在怒吼呵斥:“是谁?是谁?给我住手,住手!”
越来越多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吹响了口哨。
有一大队人突然向前一涌,一个声音在大吼:“救出卡本老爷,一百万金马克……一百万啊……干掉这些匪徒,金马克都是我的!”
燧发枪响犹如爆豆子,铅弹漫天乱飞,带起了‘嗖嗖’破空声。
乔的百来个属下藏在简陋的防线后面,铅弹打在临时搭建的阻挡物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溅起了大片灰尘。
牙和几个家族老人镇定的指挥下属进行反击,密集的枪弹不断喷洒出去,更偶尔混了几支强弩弩矢在里面,有效的震慑了那些冲动的民兵,让他们在远处踟蹰不敢靠近。
高空中,热气球再次投掷了炸弹。
热气球上的男子,熟练而快速的重新装弹完成,居高临下,冲着牙带人布置的简陋防线就是一通乱打。几发铅弹打在硬物上弹射,有两个威图家的护卫胳膊中弹,发出了痛呼声。
趁着防线稍有混乱的机会,前方的民兵当中,有一队人突然冲出,加快脚步朝这边冲了过来,远远的还投掷了两颗小型炸弹。
“混蛋!”
乔大吼了一声,他猛地一跃而起,犹如一只巨大的跳蚤,骤然蹦起来两百多尺高。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能量海中骑士之力一阵翻滚,右拳如重炮,朝着离地不到三百尺的热气球就是一拳。
绯红色的拳罡飞出,直径尺许大小的拳影呼啸而去,命中了热气球下的吊篮。
一声巨响,拳罡爆炸,吊篮被拳罡轰得粉碎,吊篮中的几个男子也被震得粉身碎骨。吊篮中的煤气罐爆炸开来,炸成了一团方圆百尺的火团,将整个热气球都包裹了进去。
大片火焰从天而降,吊篮里的各种零星碎片‘叮叮当当’砸在了地上。
乔划出一道弧线,轻盈的落在了一座渣土山顶,他看着远处用来的火把、马灯,低沉的吼道:“你们想死,我成全你们!”
乔的脚下有一块矿渣,方圆五六尺,重达近万磅。
他一把抓起了这块通体密布无数孔隙裂缝的矿渣,随手将它丢了出去。
一队挥动着短枪、刀剑的壮汉正乱杂杂的朝着这边冲锋,矿渣砸在了他们面前,脆而硬的矿渣炸开,化为无数拇指大小的碎片到处乱打。
碎片呼啸,犹如野战炮轰出的霰弹,疯狂的扎进了人群中。
数十名大声鼓噪喧嚣,疯狂挑动民兵情绪的壮汉惨号着倒了一片,矿渣碎片在乔的巨力加持下,犹如箭矢洞穿了他们的身体,带起了一道道血箭。
一道人影从黑暗中猛地窜了出去,牙挥动着刺剑,冲到了负伤倒地的大汉们队伍中,一把抓住了刚才带头鼓噪的汉子,拎着他的脖子,三五个大步冲回了防线后方。
四面八方鼓噪前行的民兵们被乔突兀的一击惊吓,他们紧握着兵器,一个个气喘吁吁的看着黑暗笼罩中的矿渣山,不知所措的停在了原地。
“逮捕他们……我要知道他们的幕后主使。”刚刚和乔谈判的男子气急怒吼,连续发布了好几条命令。
然后,一盏煤气灯离开了人群,一名身穿制服,神情刚毅的中年男子叼着一支烟卷,向前行进了数百尺,来到了乔所在的矿渣山下。
“我是鲁尔城警局局长马丁……马丁·威廉姆斯。”中年男子举起了手中的煤气灯,他抬头看着站在矿渣山顶,身形被黑暗淹没的乔沉声道:“您不想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嗯?一级警尉,乔·容·威图阁下?”
马丁身后,有轻微的喧哗声传来。
乔好奇的看着马丁:“你知道我的身份?”
马丁‘呵呵’笑了起来:“马克警校是我的人,是我派他去给您当向导……本来我还不敢确定……但是当我看到您的时候,您的体型,还有您的警衔让我知道,一定是您了。”
“乔警官,您是光荣的帝国警察,您一定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不是么?”马丁温和的说道:“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您和卡本先生,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这是马克的失职,如果他跟在您身边,一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您可以开出,任何合情合理的条件。”
一群警察慢吞吞的从人群中走出,他们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些受伤倒地的大汉身边,略微停了停,看到乔这边没有什么动静,他们迅速掏出了手铐脚镣,将这些大汉捆得结结实实,然后拖到了后方接受救治。
这些大汉涉嫌‘图谋杀死’卡本,可想而知,他们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
乔站在渣土山顶,双手叉腰,低头俯瞰着数百尺外右手高举煤气灯的马丁。
马丁穿着便装,但是他胸口挂着一枚金质的警章,这家伙,赫然是一名三级警将——其警衔,位秩等同军中少将。
皱着眉头思忖了一阵,乔沉声道:“马丁局长,我还是那句老话,我要带人进驻布切尔堡。这是我唯一的条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位警官。”乔右侧的一座渣土山的山顶,之前还在布切尔堡内商议事情的卡尔·容·布切尔悄然出现。一身黑衣,头戴黑帽的卡尔向乔鞠躬行了一礼,沉声道:“您坚持进入布切尔堡,请问是否有确切的必要?”
乔的瞳孔缩成了一线。
他一直在观察四周的动静,但是卡尔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靠近到这么近的距离……这家伙的实力,可比卡本强出太多了。
他急忙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兰木槿已经站在了卡本的身边,手中一枚小刀片正抵在了卡本的脖颈上,他这才放心的吐了一口气。
卡尔身上佩戴着布切尔家族的家族徽章,这清晰的表明了他的身份。乔很有点震撼,他制造响动还没多少时间,布切尔家族的人就能找到这里来,可见布切尔家族在鲁尔城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这种反应效率,可比图伦港的那些大家族强出了许多。
这就是传承数百年的帝国豪门,和图伦港的暴发户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吧?
卡尔继续说道:“布切尔家族对帝国忠心耿耿,如果您的确是有……”
卡尔的话没能说完。
因为人群中,密密麻麻的民兵队伍里,人群左右一分,现出了两门一百毫口径的野战炮。两名脸上涂了黑色油墨的民兵,将手中小小的火把往火门上一凑,两门野战炮顿时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
百多发大号霰弹带着刺耳的啸声,劈头盖脸的轰向了站在渣土山顶的卡尔。
卡尔发出一声愤怒的咒骂声,他身边一抹寒光盘旋卷起,一柄四尺多长的软剑带起刺耳的破空声,将袭向他的霰弹通通劈开。
剑光一旋,数十发霰弹变成了千多片碎片坠落,卡尔嘶声吼道:“抓住他们!混蛋,我要扒了你们的皮!”
人群中,数十名身穿黑衣的布切尔家下属腾空跃起,朝着两名开炮的民兵扑了过去。
两个民兵咧嘴一笑,然后狠狠一咬牙。
当布切尔家的下属冲到他们身边时,两个民兵已经口吐黑血倒在了地上。一名布切尔家族的护卫蹲下,手指在他们脖颈和心脏上按了几下,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两门炮,是怎么来的?”人群中,布切尔家族的护卫头目厉声呵斥。
四周火把、马灯一片乱晃,乱杂杂的人群熙熙攘攘,谁也弄不清这两门火炮是什么时候被布置在这里,那两个服毒自尽的民兵,又是跟着哪一队人出现的。
几个布切尔家族的护卫拿起火把,凑到了两门野战炮的炮尾看了看。
炮尾后方,有一片巴掌大小的打磨过的痕迹,野战炮身上的出厂编号,以及铸造工厂的信息等,全都被打磨掉了。
用鲁尔城的行话来说,这是两门‘黑炮’!
几分钟后,收到消息的卡尔朝着乔大声叫嚷起来:“警官先生,有人在利用你引发的事情搅混水……为了您,还有布切尔家族的利益,我们应该……”
‘轰’!
远处厂区一团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火光中,可见好几根高耸入云的烟囱轰然崩塌。
爆炸声伴随着一道狂风呼啸而来,掀起了大片烟尘。
紧接着,密集的枪声如爆豆子一般响起,一场莫名的战斗在鲁尔城爆发……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