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x84優秀言情小說 超級保安在都市 線上看-第3588章 淵龍展示-s0ow0

超級保安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級保安在都市
樱雪妃在滨海大道上追思从前,万般思绪交杂,正自感伤之时,数辆黑色轿车自后方火速彪来,在她的身边又快速刹车。道路上本无多少灰尘,但轿车这般急刹还是激起了滚滚灰尘。地面上更是有无数难以磨灭的轮胎印。
樱雪妃冷眼看着。那轿车门打开后,清一色的黑衣保镖下车。为首出来的则是一名年轻男子。这男子身着白色衬衫,面目英俊,看起来约莫二十多岁。不过他的眼神阴郁,给人一种阴森之感。他带领众保镖走上前来,率先朝樱雪妃作揖行礼,并道:“见过大小姐!”
众保镖便也一起行礼,大喊:“大小姐好!”
樱雪妃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些人的目的,但面上也不表露什么悲喜,对那年轻人淡淡道:“我好像不认识你。”
那年轻人也不着恼,笑笑道:“大小姐,我是城主府中的管家,我叫做樱无端。刚才城主得知大小姐您已经回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让小人前来迎接您归府!”
樱雪妃冷笑道:“是吗?看你们这架势不像是迎接我,倒像是怕我给逃走了似的。”
樱无端赔笑,道:“大小姐说笑了,请上车!”
樱雪妃本也就是要去见樱天正和自己那狠心母亲的,若在以前,她都根本不敢回来。眼下有罗军的庇护,她自也是不怕樱天正的。
当下,她微微点首,随后便上了车。
数日之前,天幕之中的神秘之地裁决所中。
一名身穿黑绸长衫的白须老者步履匆匆,他来到了一座构建宏伟的白色宫殿前,向守门的侍卫道:“烦请通报,娑罗司马剑清求见渊龙大神官。”
娑罗司是裁决所中的情报部门,监听天下!
而大神官则是裁决所中的重要存在,裁决所中有十二名大神官,全部都是地位非凡。
大神官都是属于生命法庭这个部门里的。
当初背叛出裁决所的加布里就是一名大神官,加布里曾经翻云覆雨,且重新打造出了无忧教。由此也可见大神官之份量了。
此刻,马剑清求见,那大神官的守卫们也不敢怠慢。
其中一名守卫客气的道:“我家大人已有吩咐,只要马大人您来,立刻引见。请随我去见大人吧!”
马剑清点首道:“有劳了。”
那守卫便引着马剑清入了神官宫殿,穿过大殿,进入后院,又过走廊,最后方才来到一个阁楼外面。
守卫禀报之后,里面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进来!”
守卫推门请马剑清进去,待马剑清入了阁楼,复又关门,随后退下。
那阁楼内部环境雅致清幽,在上首,大神官渊龙身着金色丝袍,正在盘膝打坐。渊龙看起来二十多岁,端是眉清目秀,如个少年郎一般。
实则渊龙的岁数已经不小,一千五百余岁了。
渊龙面目和善,给人如沐春风之感。但马剑清却不敢小瞧渊龙,这裁决所中的十二神官,每一个可都是不简单的角色。没一个人是吃素的!
“小人参见大神官!”马剑清进入阁楼单膝下跪,毕恭毕敬。
渊龙睁眼,微微一笑,道:“剑清,你来啦。快坐!”
马剑清落座。渊龙也不拐弯抹角,道:“有新发现了?”
渊龙道:“大人您委托小人查祖神宝藏之事,小人这段日子不敢有半分懈怠。经过我抽丝剥茧的对宙力进行调查,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渊龙顿时大感兴趣,道:“说下去!”马剑清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道:“那宗寒行事非常谨慎,小心,隐秘。但他有很多事情是刻意混淆了宙力的调查。有一部分的调查之中,能清楚的感觉到和他有关。但一些东西似乎被他用某种法器混淆了天机。他若没鬼,不可能做这些小动作。而且,他的小动作很隐秘,但又很多。”
渊龙沉声道:“这个宗寒,最近风头越来越盛。包括枫家被无忧教救走之事也惹人狐疑。似乎是他故意放走一般,他将这事做的密不透风,让人找不出指责的证据来。我倒是觉得他身上的问题越来越多了。”马剑清道:“有很多东西似乎在呼之欲出,但总又少了关键的东西。不过眼下,小人查到宗寒有意要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渊龙问。马剑清道:“北天星,樱家。”渊龙道:“嗯?去樱家?有什么说法吗?”马剑清道:“宗寒的诸多事迹小人都做了调查,他和樱家的樱雪妃颇有渊源。因此小人对樱家也做了调查,原来当年樱家,樱雪妃的父亲乃是为如今的家主樱天正所谋害。樱天正的现任妻子则是樱雪妃的母亲。这个女人叫做姬文秀,倒真是个狠辣无情的女人。不仅害死亲夫樱鸿,还把她和樱鸿所生的亲儿子樱木给杀死了。樱雪妃幸而是去了原始学院,他们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如此方才活了下来。如今,樱雪妃攀上了宗寒这棵大树,自是要回樱家去报当年这血海深仇了。”
渊龙道:“这些家族的狗血恩怨我并没有兴趣管,你特意提到这件事,是想提示我什么?”马剑清踌躇一瞬,道:“小人……有些话,不知道当不当说。”渊龙道:“这里没有外人,但说无妨。”马剑清道:“如今我们把天劫师都查了个七七八八了,审判院中的天劫师占了四个。牧君正优秀到让人害怕,而这宗寒,已经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只是,天尊又说让我们不得对付天劫师。小人是担心,将来审判院的势力日益壮大,我们的处境则会越来……”
渊龙道:“天尊有天尊的考虑,天尊透过表象可以看到本质。也看到了将来的劫难,这些劫难需要天劫师去应付。所以,不得对付是不需要有疑义的。你也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家的威风。几个天劫师真就能扭转乾坤了吗?”
马剑清诚惶诚恐,道:“大人教训的是,我们裁决所有大人您和天尊镇守,断不可能让这些小辈翻了天。”渊龙道:“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你的担心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马剑清微微松了口气,垂首而立,不再答话。
渊龙沉吟半晌,问:“那以你之见,眼下当如何?”马剑清忙道:“小人不敢妄语。”渊龙板起脸,道:“剑清,你这是在跟我见外。”马剑清忙赔笑,道:“大人,小人是这样想的。天尊虽然说了让我们不能去对付天劫师,但天劫师自己犯错,可怪不得任何人。我们是要任天劫师自由发展,他们若是触犯了律法,可是不享受豁免权的。眼下,宗寒要去樱家,势必要掀起诸多风浪。而樱家之事,就算是小人也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只是根据一些推断下的结论而已。他们想要治樱家的罪,那是绝计没有证据的。”
“再则……”马剑清接着说道:“樱家与黑暗教廷那边一向关系亲厚,小人可以早些让樱家得到预警。樱家必然会向黑暗教廷求救,而关系到了宗寒这样的大官,黑暗教廷也会头疼。我再暗示黑暗教廷向咱们却求个救,如此,我们这边就可名正言顺前去管一管这个闲事。至于祖神宝藏嘛,就看您能否逼问出来了。”
渊龙的心,动了。他之所以对祖神宝藏感兴趣,却是因为他手中有一件法宝叫做生命神殿,生命神殿中有七重门。他修炼数百年都只能打开其中六道大门。这六道大门让他受用无穷。六道大门,一道之中的奥秘比一道强。第七道大门里的秘密将是无上之秘,他觉得自己若是能顺利打开第七重大门,那么他的修为便可以直上云霄,与天比高。
他摸索了很长的时间,隐隐找出玄机。
玄机就在那传说中的祖神宝藏里面。
之前,祖神宝藏出现端倪。他就非常兴奋,也一直在关注。
他没有直接出手,就看着源东华和孤独斜阳去按照程序处理。但最后是无功而返。这让他都觉得,可能是白欢喜,祖神宝藏应该和宗寒无关了。
但他还是关照了马剑清,马剑清也就一直在追查。
今日,马剑清的话让渊龙重新燃起了希望。
生命神殿的第七重大门乃是绝密之事,就算是裁决所的主人,那位传说中的天尊也不知道。渊龙不会在人前表露出他想要祖神宝藏的目的,这也是他这些年这般隐晦的原因所在。
“剑清,你去安排吧。记住,凡事都要顺其自然,不可让人起疑,知道吗?”渊龙叮嘱马剑清。
马剑清也明白渊龙的意思,不可让人起疑,这其中包括的人是包含了裁决所内部之人的。
“小人一定妥善安排!”马剑清说道。
“嗯,去吧!”渊龙摆摆手。
马剑清恭敬退下。
这两颗黑色珠子也是来头不小,乃是生命神殿中孕育出来的阴阳双珠。他一边摩挲手中珠子,一边暗暗思量:“宗寒的威名着实不小,本座亲自出手,当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么小的事情,本座若是亲自出手,只怕会惹生命法庭的其他大神官起疑。”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