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gin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從1983開始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六章 天下無賊2看書-qjzgu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此《天下无贼》,已非彼《天下无贼》。
港片的幽默多靠精妙的桥段、夸张的肢体来制造,而原版的冯氏喜剧片,多依仗台词,尤其是葛尤的台词。
徐克刚上手的时候很不解,为什么葛尤一定要说这句话?为什么观众一定会笑?
许非解释,就像香港观众见到许冠文,见到周星星……
徐老怪就明白了,磨合了一段时间,找到了较恰当的分寸感。
影片一开头,在一栋大别墅内。
“good。”
“good。”
“day。”
“day。”
镜头从脚底下开始扫描,先是一双白色拖鞋,包裹着两只穿黑色丝袜的脚。
慢慢往上移,两条修长匀称的小腿,并拢在一起,斜斜向右伸展。
这个伸展的角度,与她圆润的大腿,裙子紧绷着的臀部,细且有肉的腰肢,形成了几个绝佳的支点,共同支撑着这具曼妙的身体。
再往上,一件白色衬衫,一张巩丽的脸,戴着金丝边眼镜,领口开了两颗扣子……
年轻时的巩丽毁在老谋子的乡土片里,没正儿八经展现过身材。
而此刻,她顶着一张中国女老师的脸,披着一身东瀛女老师的打扮,杀伤力惊人。
“哇!”
底下又蛙声一片,若有弹幕飘过,准保是:
“awsl!”
“摄影师加鸡腿!”
“我是女的我也心动啊!”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舔她的脚!”
噫!
开篇介绍了英语老师巩丽,大款付彪,妻子刘贝。
付彪是假发,左右有头发,中间秃,偏偏又从左侧梳过去几绺,强行二八分,显得非常滑稽。
没过几句,妻子出门,大款把保姆打发走。
这时镜头忽然转换,给了一个巩丽的侧后特写,孤零零的坐在屋里,两条黑丝美腿……一下把兴致挑起来,都知道要发生点什么。
冯裤子早期电影,有瞎配乐的毛病。
原版《天下无贼》,一边演仙人跳,一边配抒情歌,还穿插着自然风光。别看冯裤子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但始终都向往着文艺殿堂。
拍喜剧片是文艺片被封杀了,讨口饭吃,结果拍出名,索性一路走下去。
“别这样,别这样!”
“你说过不碰我的。”
“扣子,扣子要掉了……你不怕被你老婆发现么?”
付彪像头猪,在床上一点点拱。
巩丽不断向后躲,保持女老师的端庄仪态,语气却三分拒绝七分热烈,让男人愈发激动。
“她不在家,不在家!”
“可有人在呀。”
“谁啊,我都打发走了!”
“那个人在。”
巩丽一手挡住他,一手向后指了指。
气喘吁吁的付彪回头,猛然惊叫,吓得从床上摔下。只见客厅里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拿着DV拍摄。
“Don“t worry!”
“Take It Easy!”
这人戴着帽子和墨镜,从阴影里走出来,蹲下,扬起脸。
气质倒像个黑涩会,结果一咧嘴,瞬间嬉皮笑脸,好似《东成西就》的段王爷,贱嗖嗖道:
“刘总裁,你对我的女朋友这么无理,你深深伤害了我。You hurt my heart……忘了?刚教过你,好好想想……”
男贼出场后,仙人跳成功,女贼有一个明显的性格变化。
原版刘若英有点古怪,给付彪擦汗,抱着他胳膊撒娇,貌似一个千变万化的厉害角色。但后面的剧情又没表现出来,菜的一逼。
巩丽就很直接。
男贼出现后,她变得话少,暴躁,很厌恶做这种事——此时她已经发现自己怀孕。
俩人盯上了大款的车,原版是宝马E46 325i,现在提前数年,遂由许老师友情赞助,变成了大奔。
“本人因欠王薄先生、王丽小姐人民币100万,经双方友好协商,同意用奔驰汽车一辆,以物抵债……”
“来按个手印,来来来……”
“来嘛!”
巩丽见对方不肯签,直接一抬手,啪!
付彪脸上清清楚楚的手印子。
“哎,你怎么打人?对待客户要有耐心,你这样怎么长期做生意?你给我站住!”
“……”
巩丽懒的理,迎着镜头走,两条大长腿啪嗒啪嗒。先拿掉眼镜,跟着手揪住额头什么地方,刷的往后一撕。
跟武侠片易容一样,一头大波浪散开,眼神又凶又冷。
女老师秒变女皇,气质360度转换!
许非承认,徐克真的会拍女人。
他觉得林青霞有英气,所以拍出了东方不败;他觉得张蔓玉妩媚泼辣,所以拍出了金镶玉;他觉得王祖贤可以骚柔入骨,所以拍出了白素贞……
同样,他觉得巩丽超大气,所以拍出了女王范儿。
俩人敲诈成功,开着大奔出小区,又退回来,对着敬礼的保安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当明星啊?
我们需要的不是敬礼,是安全感。”
梁佳辉拍了拍车身,说出著名台词:“开好车你就不问?开好车就可以随便出入,开好车就一定是好人么?”
嚯!
观众刺激,怎么今年的电影尺度都这么大呢?
前不久刚有《无名之辈》,这又是《天下无贼》,依稀回到96年以前的那个奔放年代。
…………
江湖感很重要。
原版也有江湖感,但为了过审,弄出一个主旋律核心:为圆傻根一个无贼的梦,而淡化了怀孕积德这个因素。
这一版反过来:男女贼为孩子积德,打算做件好事,结果间接圆了傻根的梦。
金盆洗手这种flag,徐克最会拍了。
《东方不败》里,华山派的师兄弟相约归隐,纷纷身死。任我行道:“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当然了,这话是古龙说的。
“轰!”
夜色凄迷,一辆大奔驶在茫茫高原,忽在路边停下。
巩丽踉跄下车,弯腰呕吐。
梁佳辉戴着帽子,裹得厚厚实实,一手点烟,一手拍着她的背:“怎么高原反应这么严重?”
“呕!”
巩丽不答,半响起身,神色憔悴。
光很暗,隐约的两个人影,车子的红色尾灯。一条路不知来处来,不知去处去,仿佛孤悬在天涯尽头。
远处传来高原狼的夜嚎。
她靠在车门上,呼出一口白气:“你说这路有尽头么?”
“明早就能到,到了先把车卖掉。”
梁佳辉浑不在意,烟火星一闪一闪:“这里风光不错,听说寺庙很多。可惜你我不信佛,不然陪你逛一逛。”
“……”
巩丽扭头,瞧着这个生死相伴的男人:“干完这一票就收手吧,我不想做了。”
“……”
梁佳辉也扭头,瞧着这个女人:“我只当你脑袋糊涂,说特么胡话!”
砰!
女贼伸手就要打,男贼早有预料用胳膊一拨,却也发出一声闷响。
她抹身钻进车。
男人站在外面,抽完了大半根烟,也呼出一口白气。
“轰!”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