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bhh火熱小說 《南宋風煙路》-第1784章 磨刀不誤砍柴工(4)讀書-sohsw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僵持不下,这场争锋的谁胜谁负,骤然系去了杨鞍的一念之间,所有敌我的目光和心情也陆续集中到他身上。
打破冷场的果然还是林阡,不过谁都没想到那魔头居然还会春风化雨地一笑,完全没靠暴力:“鞍哥,你总斥我忽略金宋之分。金宋之分,如何界定?这一路过来,太多敌人都像今日这般成了‘自己人’。立场虽宋,血统是金,难道一生都要挥之不去?”言下之意,鞍哥,你应该试着接受我的格局。
身世有何好介意,我林阡都生几个这样的儿子了,第一个还正是起了山东沂蒙的名!
仙卿再度一惊,杨鞍和林阡的伤疤,林阡主动狠手去揭开,莫不是……又一场大乱大治?!
李全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豁出去了不顾柳闻因的“忘本”、偏就用凤箫吟的身世来继续阻塞林阡言路,可林阡这话一出,他感觉自己哪个方向都被堵死了,适才是他李全亲口说这些俘虏和林阡已经是一体不能再给林阡作证的,既然一体、何来分别?自己打自己嘴?
而杨鞍刚刚亲眼看见林阡轻取敌军收为己用的魄力,怎可能用完就过河拆桥那更不是仁义之道!一直以来自己都强调金人可恶那是因为这些年红袄寨总被金军追剿,世道不同了,近年金国面临覆灭,整个天下都要太平,难道要隔段时间就对降将们的履历清算么!真要清算,红袄寨这些北民还没南人纯正吧!
“然而……”杨鞍还是怕,怕万一如李全所说,眼前种种都是林阡一手策划的假象,凭林阡本事,遮天蔽日易如反掌,如没变质当然造福兄弟,可若真泯灭良心……
“鞍哥,您看这赵大猴,眼不眼熟。”林阡突然又冒出这句令谁都始料不及的问话。
“赵大猴……”杨鞍仔细在记忆中搜索这个人。暴露身份之前,大猴曾在红袄寨任职,职位高不成低不就,杨鞍有稍许印象很正常,可是,经林阡一提醒,越看他面容越觉熟悉,恍惚竟好像刻骨铭心。
“……赵大龙?!他是你什么人?”十余年前赵大龙还是杨鞍齐头并进的好兄弟,却在一次大战中叛变投敌还栽赃给林胜南,图穷匕见之际更是对满心相信他的杨鞍痛下杀手,所幸当时还武功低微的林胜南豁出性命不要,才给杨鞍续了一命。
“回二当家,正是家兄。”赵大猴答说,“我兄弟俩同期潜入红袄寨。”
“所以,大龙他不是叛变投敌?他根本一早就是金军细作……”杨鞍眼眶一阵热,差点陷在往昔烽火里。
“是了,我红袄寨哪来那么多见异思迁的兄弟!”林阡蓦然一喝,既说从前赵大龙,也说现在的自己,更在激励所有旁观的心念不稳、可能效仿杨鞍李全的寨众,“初入行伍,便知肝胆不负。”
杨鞍眼睛越来越热,只因为还想起那日的胜南,那少年,逃亡路上睡在他背后,性命垂危还在呓语要回去,当时杨鞍怕金军追来、怒不可遏问:还要回去干什么!只听见胜南断断续续回答:“刀……鞍哥……赠我的刀……”鞍哥赠我的刀还丢在那里,要回去……杨鞍你忘了吗,那少年,从那天开始,你就下决心要与他同袍到死!
“这盘棋,夔王府、天火岛早就在下,他们几十年来都在角落推动着红袄寨分分合合。无论林胜南或林阡,都和鞍哥一样,被那夔王视作棋子,妄图任意操纵。当初铁桶封锁、九死一生,胜南和鞍哥都始终同色,如今仗打完了、连金宋都快融合了,胜南和鞍哥,竟要被他害得黑白殊途?”林阡与前次的疯魔、无礼判若两人,从始至终都带着足以俘获杨鞍的笑意,“胜南决计不让夔王如愿。与鞍哥,一朝为兄弟,终身为兄弟。”
哪儿变了?清隽得和以往的林胜南别无两样!那风姿,隐隐升华却能环绕本质。杨鞍蓦然全清晰:原来他不是变了,他只是和他的格局一样,发展壮大了!心念一动,跟着荡气回肠:胜南,只要你没变、念着兄弟没忘本,鞍哥又岂能没这点容人之量?!
“鞍哥也不会让他如愿。来人!”惊醒的杨鞍,瞬然朝来路发号施令,“将李全拿下,听候发落!”
仙卿、李全等人全都措手不及,不知杨鞍怎么突然就决定了——当然不知何故,他们怎会有杨鞍和林胜南的专属回忆!
“林阡,你,你自己都说,你近身十三翼有叛徒……”李全惊得连嗓音都提高,到此还想拉路成下水,把罪责全都推给路成。
“你不就是十三翼么?当然了,曾经是。”林阡笑罢,敛色,你李全不也是我的十三翼?只不过我将你除名了。
李全脸色一黯,缓过神来,情知出卖路成并不能救自己,索性还是把路成留成自己的一条后路好……这一刻,无物以相,竟只能放弃挣扎……
见状,不远处,路成的心忽然不再悬。
他本来就是因为生死符会害杨妙真性命才会硬着头皮为金军做事的,如今解药既出、危机解除,他已经在心里构思着,等父亲来到山东、该怎么向主公请罪……父亲驾到之前,如果主公不追究李全之外的十三翼,那就安全得很了……
林阡猜不到路成心里的百转千回,也不可能知道路成的叛变动机是生死符,之所以当着众人面维护这个李全之外的十三翼中叛徒,一方面,他是要堵李全的嘴、不希望节外生枝,另一方面,他只是吃一堑长一智,给这叛徒一个回旋余地、自首机会。
“林阡的第三环,原是杨鞍啊……”仙卿偷偷叹了一声。杨鞍的转性在他们眼中很莫名很突兀,可是,显然尽在林阡掌握,和林阡想象得无甚出入……
天下的形势明明已经大好,金宋之战却又似要演变作三足鼎立,于此,林阡怎可能认败、放弃,如歹人们所推动的那般退出山东?笑话,在他叫林胜南的时候,一无所有都没退缩过。
“危机就是转机。”浮来山上他就已经下定决心,必须对天火岛和红袄寨一起整治。
杨鞍的重要性,还用天火岛和柳闻因去发现吗,林阡早就洞若观火,此局凶险,双方都只能从杨鞍破——“第三环,最根本一环,在鞍哥。”很多事情都在鞍哥的一念之差,鞍哥的“念”主宰山东大局!
那么,林阡只做“给赵大猴等人解毒、洗白灵犀、攻占天火岛”可够?差一口气。试想,就算灵犀和李全非此即彼,就算赵大猴率领的天火岛人能指认李全,李全也很可能抵死不认,费尽心力争取鞍哥的怜悯,一旦鞍哥犹豫,势必使“谁是凶手”陷入胶着、这场兴师问罪又不了了之,将来还会有无数个马耆山被后院起火……
李全也没有辜负林阡的期待,临阵反驳一通天花乱坠,让林阡都忍不住愣了片刻,然后笑得春风化雨:哈哈,这三寸不烂之舌,可比我吟儿……
凡夫求果,圣贤修因。面对李全给的难题,林阡现在当然是站着不动收割得分的,毕竟前两天他已经焦头烂额忙完了解题——怎么防止李全拼力争夺杨鞍的同情心和信任?好办,同病相怜嘛,同气连枝嘛,谁没有啊,我林胜南也是鞍哥一手带起来的啊。
“那帮宵小,终究不如我了解鞍哥,只知鞍哥优柔寡断,却不清楚他重情重义,爱惜兄弟,待人坦诚,侠肝义胆。”林阡真要算计起来,谁能可及?感化鞍哥,用旧日情义就行——“带鞍哥回忆,看到的不是我的微末,而是我的初始。”纵然如此,算计杨鞍也必须以心换心,所以这个细节绝对不能造假。
过命交情,林阡杨鞍哪处找不出来?因果关系,林阡早了李全十年构建。不问不知道,就是这么巧,赵大猴的兄长正是赵大龙,那根再好不过的连接林阡和杨鞍的纽带。那还不简单吗,林阡这两天所有的攻击力,毫无保留地冲着赵大猴一人去了。
赵大猴一臣服、一点头,这条计策其实就已立起。
不过,此计的成败关键,却不在赵大猴。
而在杨鞍自己,在于杨鞍的内心,到底善恶几重。
这是林阡一度最拿不准的,
也是这几日林阡一直没去求见杨鞍的根因。
救天火岛,就是救红袄寨,所以会比救杨宋贤还紧急,林阡铺垫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挽回杨鞍;可那又如何,倘若杨鞍自己近墨者黑将错就错?所有的努力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林阡和杨鞍的会面提上日程,无论林阡去见杨鞍,还是杨鞍来求林阡”——错了,林阡不会去的,只能是后者。林阡一直在等杨鞍来,杨鞍来了才有希望。
“几万双眼睛看我们进来,滥杀可是有违天道”——这确实是杨鞍有胆子来的基础,但杨鞍为什么一定要冒险来?还不是因为杨宋贤重伤在身?对兄弟的关怀高于自身,可想而知,鞍哥没有破罐子破摔,纵然今日千疮百孔,还是昔年赤子之心。
“杨鞍总算来求见,林阡冷笑一声‘还知道来’”——这冷笑,谁又知道其实是心花怒放“还有救啊!”
“说起来,我刀钝了,要磨一会儿!”林阡那时就布局在吓他,吓得他这一战不在状态,可林阡也是在对他下明棋,李全啊,我且让你得意半刻,不过我已经在磨刀咯,磨刀不误砍柴工。
李全为何突然就想明白了?因为看见林阡的笑容……现在温润得像晨曦,白天却可怕得如暴雨!可既然林阡思路这般清晰,清晨又怎可能不顾大局同杨鞍撕破脸?鞍哥可能会体恤他的入魔后遗症,可李全没那么爱惜林阡,一下子就看透了,那场近似无赖的争执也是林阡故意……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