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q4l優秀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 ptt-第1609章 把你賣了還給人家數錢呢閲讀-wn88p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虽然有着司马懿的临终遗言,但几乎没有多少人会把这遗言太当回事,毕竟让位给司马伦,那是司马懿的想法,司马师最终会不会这么做,那就是司马师的决定了,没有任何人能约束了他。
而且司马师虽然没有亲生儿子,但从司马昭这儿过继了司马攸,于是许多人理所应当的认为,将来司马师百年之后,将会由司马攸来继承大位,过继来的儿子也是儿子,那是要给司马师继承香火的。
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司马师没等到他百年之后,还在他活着的时候,就退居二线了,把所有的权力都移交给了司马伦,他到是不折不扣地履行着对司马懿的承诺,但显然这个决定让某些人是大失所望。
只有司马师自己清楚,这和司马懿的遗命并没有多少直接的关联,如果司马伦是一堆抹不上墙的烂泥,司马师肯定不会把大权移交给司马伦,为了司马家的千秋大业,司马师还不至于愚孝到唯命是从的地步。
而恰恰相反的是,司马伦是司马师唯一能选择的人,也是将司马家带出困境重振辉煌的最后希望,所以司马师选择了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就把大权交给了司马伦。
在司马师看来,这是他这一生做出的一个最为正确的选择。
不过,别人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呢,那还真是未必。
在豪门之中,争嫡夺位的戏码一直在频繁的上演着,兄弟阋墙一直是让上位者比较头痛的事,毕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啊,厚此薄彼,往往会带来更大的矛盾。
就如同司马懿,正因为他特殊地偏爱幼子司马伦,才会做出跨越两代的安排,让本来还有一点希望的其他子嗣彻底地寒了心,这也是司马懿过世之后,其他的儿子和司马伦来往比较少的原因。
司马伦是一个识大体谋大局的人,家族内部这些弯弯绕绕其实他并不在意,如此多事之秋,司马家的人如果不能一致对外的话,那跟自取灭亡有什么区别?
所以司马伦尽管有想让司马昭司马伷司马亮领兵拒敌的想法,但他考虑再三,还是觉得自己出面并不太好,这事由司马师来办稳妥一些。
司马师欣然同意,家族危难之际,理应家族中的每一份子都贡献一点力量才是,北地三郡同样是关中防御体系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如果所用非人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现在司马军人才凋蔽,堪当大任的真没有几个,司马伦希望自家的兄弟站出来担负要职,这完全是符合家族利益的。
于是司马师将司马昭、司马伷、司马亮三人召来,亲自和他们商讨一下北地的防御问题。
司马昭现在的职务是卫将军,司马伷担任散骑常侍,司马亮担任议郎,他们都是在朝中任职的,司马师突然提议让他们分别出任冯翊太守,北地太守和安定太守,这完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的。
司马昭以前曾跟随过曹爽出征蜀国,司马伷也担任过冀州牧的职位,只不过他们履职的时间都比较短,此次放外任去担任太守,且不说太守的职位要比他们现在的职位更低一些,最关键的是北地三郡那边比较荒凉,条件自然是艰苦许多,这让过惯了锦衣玉食的他们心里上感觉难以接受。
不过他们还真没办法拒绝,现在的形势谁都清楚,司马家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如果就连关中都丢了,那么天下之大,恐怕就真得再无他们的容身之所了,所以司马家的每一个人,都该是他们出力的时候了,所以那怕他们心底里一万个不愿意,但嘴上却不能说什么,连连称是,并表示愿为司马家的兴衰大业尽棉薄之力。
司马师一听,这三兄弟思想觉悟还是挺高的,心里很是高兴,当即表示,他们只是临时出镇边关,朝中的职务全部予以保留,俸禄加倍,等将来击退曹亮的军队,依然回朝中任职。
三人领命,相偕离开了司马师这儿。
擅于察言观色的司马亮出去之后,对司马昭道:“二兄,看你脸色,似乎不太高兴啊?”
司马昭方才便一直耷拉着个脸,满脸的阴沉之色,反正司马师也是眼瞎的,看不到司马昭的表情,司马昭都懒得假以颜色了,只是虚言假意地敷衍了司马师一番,出了司马师的住处之后,司马昭更是怨气难平,脸色愈发的难看了。
听到司马亮的问询,司马昭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让你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情愿吗?”
司马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不乐意了,但兄长如此安排,我们能怎么办,只好从命了。”
司马昭冷笑道:“大哥此次将大权交给司马伦,早已是不问朝政之事了,潼关、武关、蒲坂津等地的要职,皆是司马伦安排的,就连傅嘏出任凉州刺史,也是出自他的任命,为何北地三郡却要让大哥出面安排,你们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蹊跷吗?”
司马伷和司马亮顿时一怔,道:“二兄你以为咱们的这些任命也是出自九弟之手?”
司马昭鄙夷地看了他们几眼,冷笑地道:“你们呀,就是被别人给卖了,还帮人数钱呢!你们也不动脑子想想,以司马伦的聪明,你们斗得过他吗?明明他已经就任大将军,执掌朝中大权,所有的人事安排皆出自他之手,可为何区区三个边郡太守的职位,还需要大哥亲自来安排,这分明是他心怀不轨,暗藏祸心。”
司马伷面带疑色地道:“这应该不至于吧,平时九弟待人平和,对我们也是谦恭有加的,二兄说他暗藏祸心,真没看了出来。”
司马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痛心地道:“三弟,你真是太老实了,别人随便恭维你几句,你就找不着北了?人家心如猛虎,你却视为羔羊,到头来,怎么死的你都是稀里胡涂!”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