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mpl优美玄幻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笔趣-第一一九二章 沒得感情的機器(二合一)鑒賞-of9op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铁山居住区的矿山处。
经过这段儿时间的开采,铁山居住区的矿山这里,看起来已经有了不少的变换。
采矿的地方,最深的地方已经往下凹陷了差不多两米。
此时,天气炎热,不过依旧有人在这里叮叮当当的劳作着。
这些人是在这里对铁矿石进行开采。
对铁矿石进行开采的人,基本上都是奴隶。
这些人大致上都是之前从红虎部落那里俘虏的战争派。
当时想要对青雀部落发动战争的他们,要么是已经死掉了,要么是成为了奴隶,在这里挖矿。
至于当时那些亲青雀部落的人,全都成为了青雀部落的公民。
甚至于其中的一些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这个时候已经在青雀部落有了一定的地位。
有三人已经成为了基层的管理者,在这里管理一部分奴隶。
也就是原本的时候,跟他们同属于一个部落的人。
一开始的时候,有些人青雀部落的老人手还有些担心让这些人来管理这些奴隶,毕竟这些人跟这些奴隶一样,之前的时候都是红虎部落的。
但是在经过了一段儿时间之后,众人的担心基本上就已经是消失不见了。
这些原属于红虎部落的人,管理这些来自于红虎部落的奴隶的时候,不仅仅没有丝毫的容情,甚至于比青雀部落的其余人,都要严格,下手都要狠!
对于这样的现象,二师兄等一些人不明所以,他们曾经就此事问过神子。
记得神子当时曾经笑着说了一句话——二鬼子比鬼子更可怕……
“快点挖!磨蹭什么呢?是不是不想吃饭了?!”
一个监工一样的人,站在这里,指着一个人这样大声的呵斥道。
这个人身上有伤,青一块,紫一块的,做起事情的时候,显得有些行动不便。
听到呵斥声,这人的身子缩了缩了,不敢迟疑,赶紧开始继续干活。
这个出声呵斥的人,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些厌恶的神色。
边上其余的奴隶,看了看这人,以及不远处另外三个跟这人看起来差不多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些幸灾乐祸,或者是其余的一些比较嫌弃的神情。
这三人不是旁谁,就是在给韩有礼开的庆功宴上面闹事,然后被二师兄带头进行殴打的几个人。
二师兄没有让人将他们杀死,也没有让人将他们流放,而是直接将他们弄到这里挖矿。
当然,相应的,这些人也已经被剥夺了公民的资格,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奴隶,在这里参与到挖矿之中。
韩有图感受着的身子上面传来的疼痛,再低头看看脖子之中挂着的、代表着奴隶身份的牌子,回想一下这两天来的经历,整个人都觉得如同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并且这个噩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
他感受到了深深的后悔,但也有着不解。
他到现在都有些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平日里很好说话的二师兄,以及部落里的其余人会反应这样大,会变得这样绝情!
自己几人不过是发出了一些抱怨而已,就直接对他们下了这样的死手!
打他们一顿也就算了,居然直接将他们变成了在部落里最为卑贱的奴隶!
心里面想着这些事情,越想韩有图心里面就越是觉得憋屈、不能够理解、不可置信!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掺杂着怨念的后悔。
“呜呜呜……”
也是在这个时候,边上忽然间就传来了哭声。
“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们告诉二师兄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伴随着哭声,响起的还有这样的话语。
韩有图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人正跪在地上,显得很是崩溃的大哭着。
这个人不是旁谁,正是一个跟他一起被弄成奴隶的一个人。
看着这人的样子,韩有图本就难受的心情,变得更加难受,更加沉重了。
这个人的哭嚎没有换来丝毫的怜悯,只有鄙视的目光以及嘲笑。
这些东西,很快就演化为了让其好好干活的呵斥!
韩有图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默默的干着活。
在之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对青雀部落以及部落里的人了解的很多了。
宽容、和善、善良、团结等是他对青雀部落人最大的感受。
他以为青雀部落就是他看到的这样。
但是现在,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他对青雀部落以及青雀部落的人又有了新的认知。
青雀部落人确确实实是善良的、是团结和宽容的,世上许许多多美好的事情,都能够在青雀部落这里找到和体会到。
但这样的前提是你是青雀部落人,或者是青雀部落的朋友。
倘若你变成了青雀部落的敌人,或者是青雀部落之中的罪人,那么这些东西都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青雀部落给你的,只有冰冷和无情!
韩有图心里面这样想着,整个人变得极为的感慨和无力。
要是早点知道青雀部落是这个样子的话,那自己当时也就不会这样做了吧?
……
铁山居住区发生的事情,青雀主部落这里并不知道。
两者之间那极远的距离,以及这个时代很是落后的通讯手段,令的两处的交流显得格外漫长与艰难。
不过对于铁山居住区会不会因此而弄出什么乱子来,韩成并不会有什么担心。
因为那里有二师兄这个部落里的元老存在。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主部落这里对谷子的收割也进入到了尾声。
一些种植的比较的早的麻,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快要能收割了。
有些孩子,有时候会折断、或者是用镰刀这些东西割断几株麻,用来编织小小的鞭子。
这样的鞭子只有湿的时候才好用。
要是等到太阳将之晒干、没有了水分之后,就会变得轻飘飘的,拿在手中没有半分的重量感,格外的不舒服。
这样的鞭子,部落里的孩子们并不会将之丢掉,而是会动手将麻皮彻底的剥下,放到部落里的纺织院落那里。
部落里的人是见不得东西被浪费的。
这些被小孩子们拿来玩的麻,在部落之中有着大用处。
这个时候麻基本上已经成熟,麻皮是已经能够用来搓绳子之类的东西的。
将玩过的麻的麻皮拿回部落,是部落里的成年人对这些孩子们的要求,同样也是允许这些孩子们用麻鞭子玩的条件。
自给自足的生活,总是充满了忙碌。
因为你所需要的任何东西,都需要自己动手去完成。
就跟现在的青雀部落一样。
谷子的收割基本上已经进入尾声,从这个事情之中稍稍的解放出来的众人,并没有怎么休息,就又投入到了其余事情之中。
在这些事情之中,最为耗费人力的就是纺纱织布。
部落里的女人们,随身带着一个小巧的篮子,或者是手提袋,里面装着已经沤过并且捶打过的麻线,手里拿着线陀螺在这里纺线的情景,是极为常见的一幕。
这样的工作,从未成年的女性,到已经老的女性,就没有不会的。
长很多事情都是一开始做的时间比较新鲜,长年累月的一持续下去就不成了。
人们只会从中感受到浓浓的枯燥。
生活之中没有什么容易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风花雪月,看似自由,其实并没有太多选自的余地。
为了生活,为了日子能够继续过下去。
说不得多好,但不会变得更差的过下去,哪怕是觉得枯燥乏味,人也需要持续不断的去做这些事情。
这就是生活。
韩成坐在这里,看着白雪妹在这里一下一下的用线陀螺纺着用来织布用的麻线,哪怕没有参与到其中,单单是坐在这里看,他就已经从其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枯燥。
再回想一下部落里众人一下一下的重复着动作进行纺线的事情,顿时就给了他一种部落里的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化身成为了一个机器!
关于纺线,部落里的人也进行了一定的改进。
比如改进过线陀螺的形状,也对进行纺线的麻的纤维做了一些特殊手段的处理,令其更加的适合纺线。
但到了现在,也一直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部落纺线的速度与之前的时候相比,有一定程度的上升,但这种提升是有一定限度的,并不够显著。
面对这种情况,自己是不是能够做些什么东西出来,以此来解决部落里的人,所面对的难题?
韩成坐在这里思考着。
这样的念头升起之后,韩成的心中立刻就有了答案。
这个答案就是机器。
用真的机器来取代人,让机器来做应该由机器来完成的、需要大量重复进行的工作。
嗯,比没得感情的杀手还要没得感情的机器。
制造真正的、脱离线陀螺这种原始纺线工具的机器出来,韩成早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一直没有将之付诸行动。
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对这些事情没有什么过多的了解。
另外一方面则是一直以来他都有着诸多的事情需要忙碌。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他觉得经过部落慢慢的发展,众人对纺织以及其余事情的了解不断的加深,技术积累越来越多,终究是能够突破这些限制的。
但现在看来,部落能突破这些技术是能够突破这些技术,但这个时间可就有些感人了,不知道要经过多长的时间才行。
以前的时候,韩成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但现在,当他将目光从其余的地方移过来,落在纺线这件事情之上,很快就将原来的想法给抛弃,想要尽可能快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出现了机器之后,依然是少不了操纵机器的人存在,但是,操纵机器的人与原来的时候相比,要轻松上许多。
而且,因为机器的效率比较高的缘故,很多人都能够从纺线这个事情之中解脱出来。
不管是休息,还是做其余的事情,都是很好的。
“你有没有想过制造出来一种工具,用这种工具来纺线,让纺线变得轻松,并且变得迅速?”
韩成将目光从白雪妹手中那个被她搓动着的线陀螺上面收回来,看着白雪妹这样出声询问道。
听到韩成的问话,白雪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韩成道:“想啊,做梦都想!”
说这些话的时候白雪妹眼睛亮晶晶的。
但很快就暗淡了下来。
“就是没有思路,做不好。”
韩成伸手在白雪妹的脑袋上摸摸。
“我也想做。”
韩成笑着说道,脸上带着一些笑容,似乎是他已经想好了办法一样。
在这样的暗示之下,白雪妹眼睛顿时就又亮了。
“成哥哥你有办法?!”
她跳起来一把拉住了韩成的手,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兴奋与开怀。
韩成将脸往前伸了伸,没有说话,到同样还是一脸的暗示。
得到示意的白雪妹半分犹豫都没有,直接就将凑上去啄了韩成一口。
韩成见自己套路自己媳妇成功,不由的露出一些猥琐的笑。
“我也没有办法。”
韩成看着白雪妹说出真相。
白雪妹顿时一愣:“你不是说你知道吗?还说只要我亲你一下,你就告诉我?”
韩成一脸震惊:“什么时候的事?我没有,别瞎说,我只是问了问你想不想而已。”
白雪妹变得更懵了,很快,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是被某人给套路了。
“成哥哥你欺负人!”
白雪妹这样满是委屈的说着。
想了想之后,也将自己的脸往前伸了伸,摆出了一副不肯吃亏的样子,非要将刚才亲韩成的那一下给要回来……
夫妻间的玩闹很容易的就会变味,一会儿的功夫,玩闹的内容与尺度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更加的深入。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要想办法将这个问题给解决了,不然实在是太累了。”
韩成按住白雪妹在他胸膛上画圈圈的手,这样说道。
他貌似长了一身的痒痒肉,同样的部位,同样的动作,他喜欢对白雪妹做,但若是反过来白雪妹来对他做,他就会觉得痒的不成……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