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jye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起點-第599章 勞動最光榮熱推-c9nle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傲雪凌霜!”
呼!
客栈之中,似乎有一道寒风猛然升起。
以林寒为中心,一道白色的冰晶,迅速的朝着周边扩散。
傲雪凌霜!
是林寒天霜拳的最后一招,也是最为强劲的一招,在傲雪凌霜之下,周围四五丈范围内的人和物品,都会被瞬间冰封。
此刻猛然用出,瞬间就让归海一刀的脸色微变。
而那刺骨无比的温度,也让归海一刀的心头升起了几分不妙的感觉。
紧跟着,他就发现自己的脚下已经被冰晶覆盖,虽然他及时的退了半步,可是却根本无法逃脱这一拳的覆盖范围。
下一秒,归海一刀就发现自己的小腿已经被一层厚厚的冰面所覆盖,即便是他全力运转内力去抵抗,可是却也根本就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冰面覆盖了他整个人的身体。
而在林寒和归海一刀的旁边,正在交手的老白和展红绫忽然都是心头一紧。
没有任何犹豫的,老白就放弃了进攻展红绫的机会,转身朝着旁边飘然躲开。
而展红绫刚才被老白的惊神指和葵花点穴手彻底的压制,原本就处于177弱势之中。
此刻林寒这边猛然出现变化,一时之间,她竟然根本就无法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股寒风席卷而来。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老白忽然伸手拉了展红绫一把,瞬间把展红绫拉出林寒的攻击范围。
呼呼……
一股冰冷刺骨的凉风,让展红绫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脸上浮起几分后怕,展红绫才回头看向老白,眼中也同样是闪过了一抹情愫,不过却又被很快的掩盖了下去。
“你竟然敢对我动手,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展红绫咬着牙,瞪了眼老白,只不过这一眼之中,不知为何却多了几分的妩mei。
老白则是眼疾手快,趁着展红绫此刻还没有回过神,手指如剑,猛的在展红绫身上接连点下。
“葵花点穴手!”
一声低喝,展红绫就保持着回头瞪人的姿势,却在也无法动弹了。
到了这个时候,老白才有空闲看向林寒。
就看见,此刻在林寒的周边,不管是归海一刀,还是旁边的桌椅板凳,甚至连地面上,都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面。
此刻的归海一刀,正被包裹在冰中,完全无法动弹,只不过他也同样在奋力的运转内力,想要挣脱束缚。
而林寒则是肃手而立,并没有趁机攻击归海一刀的意图,反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交手中的几人身上。
此刻展红绫以及被老白彻底的控制住,不过却并没有受伤。
而另一边,杨宇轩和聂紫衣的战斗,也到了最后的关头。
方才林寒和归海一刀的交手,也同样是影响到了聂紫衣,只不过当时的聂紫衣,仅仅只是落在了下风而已。
当看到归海一刀被冰封的时候,不远处的聂紫衣就知道事情要坏了,要知道那林寒可是在和自己的上司白虎的交手中都能占到便宜的。
就这一点,已经足以见证林寒的强大了,这要是让林寒参与其他人的战斗,恐怕他们这一边就要彻底的输了。
而另一边对战老白的展红绫败退,也让聂紫衣瞬间心神大乱,她也同样明白,就算她能够侥幸的赢了杨宇轩,也绝对不可能是林寒和老白等人的对手了。
心神一乱之下,聂紫衣手中的攻击自然也就没有了章法,更何况杨宇轩原本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他和聂紫衣昔日熟识,对彼此的实力和招数都清楚无比。
只不过这段时间里,杨宇轩败在了林寒的手中,心中也非常的不服气,故而这段时间里虽然是在保护朱一品,但是每天却都努力的练习刀法,实力也早已经是今非昔比,进步不小了。
而也正是因此,在和聂紫衣的交手中,杨宇轩迅速的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就算没有林寒和老白的胜利,再过交手个几十招,杨宇轩也是绝对稳赢聂紫衣的。
叮!
一声轻鸣,杨宇轩的刀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挑飞了聂紫衣的剑。
而聂紫衣则是轻呼一声,惊惧不已的同时,身形也在极速后退。
只不过才刚刚退到一半,她就不得不停住。
失去了武器之后,她根本就无法挡住杨宇轩,而杨宇轩的刀,也精准无比的架在了聂紫衣的脖颈前。
这忽然之中,聂紫衣却感到有些委屈,眼中似乎也有泪水在打转,瞪了眼杨宇轩,她才一梗脖子,开口叫道:“你杀了我……你厉害你就杀了我!”
杨宇轩目光微沉,只不过原本冷峻的脸上,却在这一刻升起了几分的柔情,深深的看了眼聂紫衣,他却手中的断刀却忽然挽出一个刀花,虚晃一下,就已经回归刀鞘之中。
“混蛋!”
聂紫衣依旧有些生气,气哼哼的看着杨宇轩,只不过I在心里,却不由自主的生起了几分的甜蜜。
到了此时此刻,林寒、老白、杨宇轩三人,都已经结束了战斗。
而归海一刀尚且还在冰封中无法挣脱,展红绫虽然被老白解开了点穴,也知道大势已去,聂紫衣则是默默的捡回了自己的剑,却也不在出手。
此刻的场中,已经只剩下无情和柳若馨两人。
先前场中的局势变化,无情可谓是尽数收在眼底,只不过她的脸上却依旧是冷漠无比,仿佛那些事情都和自己无关。
而另一边,柳若馨则是难免感到有些心急,手中长剑不断的挡下无孔不入的六棱蜂刺,整个人也在迅速的朝着无情狂奔而去。
“叮!叮!叮!”
细密的金戈交击之声传来,剩下的几个六棱蜂刺被柳若馨尽数刺到一旁。
另一边的无情,则是再一次的甩出十几道六棱蜂刺,只不过这一次,柳若馨却抓住了机会,瞬间就攻到了旁边来。
雪亮的剑光,仿佛轻灵的游龙,眨眼之间,就直奔无情周身各处要害。
无情面色微微一变,整个人却从轮椅是忽然飘了起来,双手中的拐杖,也迅疾无比的挡在身前。
噹!
柳若馨的长剑被挡住,不过她的身形却猛的一个旋转,手中的长剑,也猛然调转方向,朝着无情的另一侧攻去。
噹!噹!噹!
接连的声音猛然爆响,无情勉强的挡住了柳若馨的三次攻击,却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不过也正是在柳若馨的长剑刺向无情的时候,周围的众多六棱蜂刺,也依旧在空中旋转着,瞬间直扑柳若馨。
如果柳若馨此刻退让,自然是能够轻松的挡下这些六棱蜂刺的,然而此刻的柳若馨,却猛的一咬牙,竟然不管不顾的,直扑无情。
而另一边的无情,也同样是毫不畏惧,任由柳若馨的长剑突袭到身前,却一心操控着空中极速旋转的六棱蜂刺,显然也是准备以伤换伤。
“小心!”
周围的聂紫衣几人都是忍不住的提醒,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现在是铁了心的要给对方造成伤害。
而此刻的这个局面,也极有可能成为两败俱伤。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道金白之光猛然冲进两人呢的中间,瞬间挡下了所有的六棱蜂刺和柳若馨的致命一剑!
叮!叮!叮!
六棱蜂刺被一道道的白光击中,眨眼睛朝着周围激射而去,瞬间被破掉。
而另一边,柳若馨在看到来人之后,一双美眸之中,却生出了几分恐惧!
“小寒,快躲开!”
柳若馨忍不住的大喊。
而林寒则是岿然不动,任由柳若馨的长剑穿过自己的身体……
嗞!
一声剧烈的摩.擦声传来,在这众目睽睽之中,柳若馨的长剑迅速的林寒的身体里,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就连刚刚从冰封中挣扎出来的归海一刀,此刻也忍不住的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
归海一刀无比的疑惑,柳若馨的剑法虽然高明,可是却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破开了林寒的金钟罩啊!
另一边的杨宇轩,此时也同样是心头巨震,以林寒的身手,就算是面对无情和柳若馨两人的联手,也不见得会被两人打败,可是现在却被柳若馨一剑刺中。
不过在另一处,老白和展红绫却因为位置的关系,看的清清楚楚的。
柳若馨的剑,根本就没有刺中林寒,只是擦着金钟罩的边缘,刺入了林寒的腋下,从另一边看起来,就仿佛是刺中了林寒一般。
而到了此刻,柳若馨和林寒等人也都停了下来,那剑尖就距离无情的眉心只有丝毫之差。
毫无疑问,如果刚才林寒不拦住对方,恐怕柳若馨和无情两人,就算是死不了,也绝对会因此而身受重伤。
而此刻的无情,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身前的林寒,然而在眼眸的深处,却闪过了几道异样的光芒。
此刻林寒背对着她,但是那高大的身影,以及那金色的光芒,却犹如磐石一般,稳如泰山。
也就在无情心中流过一丝暖意的时候,柳若馨当啷一声的扔掉手中的长剑,急忙开口道:“小寒,你没事吧!”
脸上的743关切紧张,表露无遗,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柳若馨是有多么的在乎林寒。
而林寒则是微微摇头,俯身捡起柳若馨的长剑,递给对方,随后才回头看向无情,开口道:“四位,你们可还要在再来一战?”
此刻林寒傲然而立,目光却扫过无情和归海一刀的脸上。
如果有人不愿服输,那也只能是这两人其中的一个。
毕竟此刻的展红绫以及有些无所谓的站在了旁边,听到林寒开口的时候,就对着老白微微的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愿再战了。
今天展红绫也知道了老白如今的进步,葵花点穴手加上惊神指,还有老白那独步天下的轻功身法,就算是她展红绫能够打得过来白,也完全是追不上对方的。
而另一侧的聂紫衣,在看到杨宇轩关切的眼神后,却是有些气呼呼的啐了一口道:“看什么看,再看姑奶奶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杨宇轩扭头,果然不再去看聂紫衣,只不过这也让聂紫衣气的直咬牙,偏偏又对杨宇轩无可奈何,只能恨恨的跺了跺脚,坐在客栈角落的板凳上,不在说话。
到了此刻,众人都已经看向彳了归海一刀和无情,只不过归海一刀虽然没有开口,却默不作声的收起了手中的宝刀。
「才的事情,已经证明了他不是林寒的对手虽然归海一刀依旧不惧林寒,可是却也知道,他们现在就算是拼个你死我活,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毕竟双方的并没有什么生死之仇,只是些许摩.擦而已。
就算是今天归海一刀他们胜了,也同样不会对林寒等人赶尽杀绝,说到底,这几方势力的博弈,也仅仅是为了争取更多的资源和功劳而已。
看到归海一刀的动作,林寒的目光才落在无情身上。
“神侯府不会放弃此事!”
无情避开了林寒的目光,声音依旧冷漠。
而下意识里,无情也不愿意让刚才对林寒的那一份感觉来影响自己的判断,故而此刻的无情,只是冷冷的开口道:“铁手还在牢狱之中,如果不能救出铁手,我绝对不会离开!”
这边无情才刚说完,另一边的展红绫则是摇头道:“我们六扇门可没有这么清闲,各位,我先走一步了,以后如果有缘,咱们再见!”
聂紫衣同样是瞪了眼杨宇轩,低声开口道:“你等着,我们锦衣卫不会放任你们查同舟会的事情,我现在就回去禀告总指挥使青龙大人,你给我等着!”
最后一句话,聂紫衣是恶狠狠的对着杨宇轩说的。
只不过杨宇轩却没有任何的表态,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动过,这也让聂紫衣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难免有点中气不足。
这边聂紫衣和展红绫的决定,已经让众人听出对方生起的退意了。
而另一边的归海一刀,则是直勾勾的看着林寒,冷冰冰的声音中,却仍旧有战意在燃烧:“我会回来的!”
虽然没有任何的解释,却也足以听出归海一刀的决定了。
对此,林寒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多说。
他知道,下一次归海一刀回来的时候,恐怕还是会向他挑战,只不过林寒却没有任何的惧意,反而是生出了几分的期待。
这边归海一刀在说完之后,就径直离开,而展红绫和聂紫衣,也都先后离去。
一时间,只剩下无情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轮椅上。
看到无情,柳若馨就忍不住的开口笑道:“你愿意在这里守着,那就继续守下去,我倒是想要看一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无情默不作声,只是挪动轮椅缓缓漂浮到楼上,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另一边的林寒,则是看了眼杨宇轩,开口道:“咱们也都散了吧,已经没事了!”
杨宇轩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旁边却忽然传来佟湘玉的呼声。
“我滴个亲娘哎,这么多的桌椅都被打碎了,我以后得生意还怎么做啊!”
佟湘玉看着周围破烂的桌椅,满脸的伤心之色又开始了哀嚎。
旁边的老白见状,原本想要上前去劝阻安慰一心佟湘玉的时候,就看见他才刚刚靠近,就被佟湘玉一把推开:“白展堂,别人也就算了,你刚才可是打坏了两根凳子,一张桌子……你说这帐怎么算?”
佟湘玉盯着老白,开口说到。
老白则是一愣,呐呐了半晌,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要知道,刚才动手的时候,谁也没有顾及周围的东西,能用的都顺手用上了,毕竟当时的情况谁也没有办法去顾及。
而到了此刻,老白也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林寒。
但是林寒面对老白看过来的求助目光,又看了看对面即将发飙的掌柜的,连忙转头看向了外面,装作不关自己的事情一样,吹起了口哨。
反正林寒他自己刚才虽然也伤到了桌椅,可也只不过是把这些东西冰封了起来,讲道理的话,林寒反而是保护了周围的桌椅板凳。
吹着口哨的林寒,不经意间看了眼柳若馨后,忽然忍不住低笑了两声,要知道刚才的战斗中,可是柳若馨打坏的桌椅最多了。
而另一边的柳若馨,听见林寒的笑声,则是脸色一红头一撇,闷不吭声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接着,就在老白无可奈何的时候,旁边的杨宇轩却忽然开口道:“掌柜的,你放心吧,此事既然是我们东厂引起的,那我们就不会像有些人一样逃避责任,这些东西多少钱,你跟我说一下,我到时候赔偿给你!”
说话的时候,杨宇轩可谓是心头畅快,今天赶走了六扇门、护龙山庄和锦衣卫,在加上和柳若馨林寒结盟,可谓是收获不小。
刚才杨宇轩看到柳若馨准备开溜,就忍不住的有些鄙夷,毕竟这些东西赔偿起来也是东厂申报一下的事情。
只不过此刻听到杨宇轩的话,林寒、柳若馨和老白几人却都是彼此使了一个眼色,就齐齐的溜走了,只剩下有些疑惑的杨宇轩和佟湘玉。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