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6vj火熱小說 首輔嬌娘 起點-150 身世(二更)推薦-yz1ff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萧六郎冷漠地看着他:“这些话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他?
有这么称呼自己亲爹的吗?
他知道自己亲爹是谁吗?
堂堂一品武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自古尚驸马就没有还能在朝中任职的,宣平侯是第一个。
以一己之力牵制出了整个庄氏一族,当今陛下最信重的人就是他。
他自己尚了公主,他妹妹做了皇后,他还成功压制住了大皇子,将自家外甥早早地送上了太子之位。
信不信只要放出一句话:宣平侯缺儿子,愿意给宣平侯做儿子的人能从昭国排到梁国去。
这位少爷倒好。
他用得着去管每一句话到底是不是侯爷的意思么?
乖乖地回府做个有权有势的少爷它不香么?
刘管事笑道:“你觉得如果不是侯爷要认你回去,我敢么?”
这是大实话。
至于说怎么认、认的过程会否采取一些手段,就是刘管事的分内事了。
一般人想不到这一层,可刘管事总觉得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究竟几分真几分假,全被眼前的少年看破了。
这种感觉不怎么好。
刘管事蹙了蹙眉,须臾又笑着说道:“少爷,眼看着腊月了,真的不考虑一下回侯府过年吗?”
萧六郎没有理他,转身往碧水胡同的方向去了。
今天蒙学放假,小净空没来国子监,他一个人回家就好。
他的拐杖找回来了,衣衫也换了,看不出在国子监有被人欺凌过的痕迹。
望着他倔强的背影,小厮问道:“刘管事,咱们真的不帮帮少爷,就眼睁睁看着少爷被国子监的人欺负吗?”
刘管事有一瞬的犹豫,每一次觉着能拿捏住对方的时候,对方总能逃出他的掌控。
小厮道:“刘管事,要不咱们……”
刘管事抬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再等等,我就不信他到了国子监还能像从前那般硬气。”
京城不是县城,郑司业也不是区区一个县太爷,他以为这就是全部的刁难了吗?像郑司业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总有一天会撑不住的!
小厮提醒道:“刘管事,少爷的骨头太硬了,咱们要不要想点别的法子啊?您当初答应侯爷,会带少爷回府过年,这可只剩下一个月了。”
提到这个,刘管事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最初不觉着是件难事,竟当着侯爷的面夸下海口。
去县城时还不到夏天,他自觉时间充足,不急于一时,谁知这么一晃大半年过去了。
可是,又能有什么别的法子呢?
“那个……”小厮讪讪道,“少爷不是成亲了吗?兴许那位少夫人愿意做侯府的少奶奶呢?”
刘管事眯了眯眼:“你是说……那个定安侯府流落民间的女儿?”
既是自家少爷的妻子,刘管事怎么可能不去调查对方的身份?
再者定安侯府瞒得也不紧,很容易便查出她是真千金,那位顾瑾瑜是抱错的假千金。
刘管事对这位千金并未给予过多关注。
因为不在乎,所以不关注,也就没想过从她身上入手。
小厮见刘管事听进去了,忙接着道:“那位少夫人是在乡下长大的,听说胆子挺小,都不敢回侯府去。不过她对少爷极好,小的几次来国子监这边打探消息,都看见她在外头等少爷。”
刘管事想了想,笑道:“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刘管事不知顾娇与人合开医馆的事,他直接去了碧水胡同。
老太太与几个街坊邻居打叶子牌打得正欢,没功夫理人:“要看病去妙手堂!”
“她说什么?”刘管事在马车内问。
小厮挠挠头:“好像……让咱们去妙手堂。”
“妙手堂是什么?”刘管事没听过。
小厮想了一会儿,不太确定地说道:“似乎是女学隔壁新开的一家医馆。”
此时的顾娇还不知自己让人给惦记上了,女学上骑射课,有个姑娘从马背上摔下来了,胳膊当场脱臼。
人刚被送来。
哭得不成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顾娇问。
“我……我叫……呃!”她哭得直打嗝。
顾娇伸手去看她的胳膊,她怕疼,杀猪一般嚎了起来:“别碰我!”
顾娇道:“我不碰你,你手背上有擦伤,我给你清理伤口,不会碰到你胳膊的。”
“真、真的?”她一脸不信地看着顾娇。
“真的。”顾娇轻轻地将她的手托在掌心,避开她脱臼的地方,“你的手真好看,平时都用什么洗的?”
没人不喜欢被夸赞,她一抽一抽道:“玫瑰水……呃!洗完……呃!擦雪花膏……呃!”
顾娇道:“我看别人也擦,没你的皮肤好。”
她道:“那还不是我天生丽……啊——”
话未说完,顾娇已经给她把胳膊接回去了。
天生丽质的某姑娘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吓得一个哆嗦,险些没给晕过去。
啊!哪里来的疯婆子?!好丑!
这是什么妙手仁心的大夫啊,对着自己这副尊容竟然也夸得下去?
医馆开张多日,一直没什么生意,女学却因为一堂骑射课,贡献了医馆一个月的业绩。
那位小姑娘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轻伤以及惊吓过度的。
顾娇忙得脚不沾地。
又送走一位轻伤患者后,诊疗室的木门再次被推开了。
“哪里不舒服?”顾娇埋头整理桌上的药品,问。
对方没说话。
顾娇古怪地抬起头来,就见一个身着湖蓝色短袄、粉白流仙长裙的女子含笑站在门口。
不同于上次的虚弱与苍白,她的脸色红润了许多。
“还记得我吗,顾姑娘?”她微笑着问。
顾娇点头:“三皇妃。”
她没行礼,三皇子妃倒也没介意。
三皇子妃迈步入内,调侃地说道:“我可是等了你许久。”
“三皇妃请坐。”顾娇公式化地开始了为患者看诊的流程。
三皇子妃撇撇嘴儿,在椅子上坐下,把手放在桌上递给她。
“我先看看伤口。”顾娇说。
“能……别在这里吗?”三皇子妃问。
“好。”顾娇将三皇子妃带去了自己的院子。
这间院子是二东家单独留给她的,除了她与家人之外,还没其他人来过。
三皇子妃的伤口已经拆过线了,愈合得很好。
顾娇又给她把了脉,脉象也很平稳。
“没什么事了,三皇妃可以放心。”她说道。
“那个……”三皇子妃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你有不让我留疤的药吗?”
可以用疤痕膏与疤痕贴,只不过小药箱里暂时还没有这两种药。
而且,有药她现在也用不了,要等伤口完全愈合。
顾娇顿了顿,说道:“目前没有特效药,你三天后再来看看。”
“好。”三皇子妃应下。
顾娇见她冷,去炉子上拎来水壶,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多谢。”三皇子妃捧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身子总算暖和多了。
她看了看屋子里的陈设,忍不住问道:“你就住在医馆吗?”
顾娇道:“没有,我住附近。”
三皇子妃虽才与顾娇见了两面,且二人身份悬殊,可也不知怎的,她就是感觉顾娇很亲切。
三皇子妃看向顾娇:“听你口音不像京城人。”
顾娇道:“我是县城来的。”
三皇子妃点点头:“你多大了?”
顾娇:“十五。”
三皇子妃笑了笑:“我大你几岁,我姓杜。”
顾娇不善言谈,总是三皇子妃问什么,她便答什么。
不过她愿意答,至少说明她对三皇子妃的印象并不差。
“诶?那是什么?”三皇子妃是琴痴,很容易注意到与琴有关的东西。
顾娇看了看案上的盒子,道:“古琴。”
是小净空送她的琴,她自己做了个琴盒装着。
与市面上卖的琴盒不大一样,因此三皇子妃没能一眼认出来。
“我能看看吗?”三皇子妃问。
“嗯。”顾娇点头。
三皇子妃放下茶杯,来到长案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琴盒。
一把被烧黑了一块的古琴映入她的眼帘。
单从外表上看,这把琴并无奇特之处,是伏羲琴的款式。
又是一把仿琴吗?
三皇子妃有点失落。
市面上人人都以得到一把更好的伏羲琴仿琴为傲,三皇子妃却宁可用一般的古琴,也不用仿制的伏羲琴。
当初陈国进贡了月影伏羲琴,是仿琴中的极品,陛下原是打算送给她,被她拒绝了,听说不久之后赏赐给了定安侯府的千金。
三皇子妃本打算弹奏一曲,这下却没了弹奏的欲望,她摸了摸琴尾,礼貌地夸了两句便将琴盖合上了。
随后她又看到了一块摆在桌上的令牌——小净空来玩过,翻出来忘记放回去,聪慧机灵的小净空有个大缺点,那就是不会收拾东西哟!
这块令牌太眼熟了,乃至于三皇子妃将它拿了起来,无比诧异地问道:“顾姑娘,你……怎么会有这个?”
顾娇淡定地哦了一声:“捡的。”
三皇子妃暗松一口气,说道:“这是宣平侯府的令牌,老令牌了,你别让其它人看见,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与宣平侯府扯上关系会惹来麻烦。
“什么叫老令牌?”顾娇问道。
三皇子妃指了指令牌上的图腾:“这是十多年前的图案,后面觉着寓意不大明显,于是把这里的藤条给去了。”
那藤条只是小小一根,寻常人看不出来,她是皇子妃,对一切与皇室有关的图案都必须了然于胸。
这令牌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只是顾娇也没料到会这么有年头。
二人又说了会儿话,三皇子妃告辞。
另一边的女学也放学了,医馆如今主要做女学的生意,她们回家了今天的营业也就基本结束了。
二东家留了宋河在医馆值守,顾娇背上篓子回家。
刚拐了个弯,便有一辆马车停在了她面前。
马车上走下来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心宽体胖,看上去老实又好脾气,但那一双精明的眼睛又透着仿佛能洞穿人心的犀利。
“请问,是定安侯府的顾姑娘吗?”中年男子和颜悦色地拱了拱手。
明明是询问的话,却被他讲出了笃定的语气。
顾娇冷静地看着他:“你是谁?”
刘管事笑道:“我姓刘,不知少爷可有向你提起过我?”
“哪个少爷?”顾娇问。
刘管事有些意外,小俩口这么生疏的吗?自己来了这么多回,少爷竟没向她提起过自己?
他提醒道:“我还让人去你家送过年礼的,可惜少爷没要。”
“哦。”这么说顾娇就有印象了,前不久的确来过一个人,拉来了一车银炭,萧六郎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你家少爷,我相公?”顾娇问。
刘管事眉开眼笑:“正是。”
顾娇顿了顿,问道:“宣平侯府的?”
刘管事一怔。
少爷既没向她提过自己,她又是怎么知道少爷是宣平侯府的?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