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9g2優秀小說 紅樓春-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推薦-t6dio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黛玉本来羞不可耐,可看到湘云撞的坐倒地上起不来,登时也顾不得羞了,上前扶道:“可撞坏哪里了没有?”
湘云痛的呜呜哭了起来,委屈道:“这青天白日的……”
黛玉俏脸又满是晕红,见贾蔷还有脸笑,狠狠瞪了眼后,也不服湘云之言,啐道:“谁让你进来不敲门的!”
正说着,外面响起敲门声,黛玉忙同湘云警告道:“不许乱嚼舌头,不然再不饶你!”
湘云坐在地上哭一阵,又忍不住笑一阵,再哭一阵,听闻黛玉之言后,忽地吭哧吭哧笑起来,小声还嘴道:“我可没嚼别人的舌头……”
这话差点没让黛玉羞晕过去,转头看向贾蔷。
眼眸似雪山冰湖,轻遮薄雾,又羞怨,也嗔恼。
贾蔷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眼神,伸手揪住湘云的领口,将她轻轻提起,放稳在地上时还墩了墩……
此举伤害性不大,羞辱性极强。
湘云岂是好惹的?
转过身来,扑到贾蔷身上拳脚嘴并上,拼了!
这时,正好探春、惜春、宝琴几个进来,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怔,待再看到湘云脸上的泪后,登时纷纷唬了一跳。
探春小声问黛玉道:“蔷哥儿,欺负湘云了?”
黛玉本想摇头,可随即眼珠轻轻一转,便缓缓点了点头,道了句:“嗯,二人闹着耍子,把云丫头气哭了……”
湘云在旁边听了差点仰倒,可又不能真个说出方才看到了甚么,愈发郁闷,只好将郁火发在贾蔷身上。
不过待看到贾蔷有些坏笑的目光时,才陡然发现,她和贾蔷靠的太近,身前刚刚发育隆起的蓓蕾骨朵,在贾蔷身上蹭来蹭去……
湘云圆圆的俏脸刹那间红透,正不知所措时,就见探春等前来劝架:“好了好了,顽闹怎能当真?”
她们以为湘云脸那样红,是生气所致。
恋爱三部曲之幸福法则 言出法随2019
湘云借坡下驴,只羞恼的哼了声,转过身不敢去再看贾蔷。
见此,旁人未多想,独探春动了心思,湘云此刻的模样,羞多恼少,分明和上回她无意中碰到贾蔷时一样……
如此想来,探春也红了脸,暗中瞪了贾蔷一眼。
“哟,都在呢!”
正说话间,凤姐儿走进来笑道。
只一宿未见,凤姐儿的气色看起来简直容光焕发,本就生的极艳的她,此刻看起来更是彩绣辉煌。
好在眼下女孩子们都不是过来人,只道凤姐儿人逢喜事精神爽,取笑了两句后,探春道:“明儿就到金陵了,来问问到了老宅子后,到底怎么个章程?除了二嫂子外,我们都未经历过事,哪里应对得起那么多亲长晚辈?亲长跟前尚倒好,可还有许多晚辈。我们又没准备许多见面礼,若是失了体面,岂不让南宗笑话我们北宗?”
贾蔷笑道:“先不见,我会让人告知各房,我们去金陵要休整三日,奉老太太之命,洒扫洒扫两座国公府老宅。三日之后,我在宁国府设下大席,宴请贾家十二房、史家八房、王家十房、薛家七房老亲世交。到时候我会将随礼都准备好,走一个过场罢,也是以二婶婶为主。这三天,二婶婶回王家省亲。”
湘云也是个神经大条的,这会儿已经忘了先前的尴尬,同贾蔷挤眉弄眼笑道:“蔷哥哥,咱们甚么时候去秦淮河上逛逛?”
贾蔷思量稍许,道:“三天后的晚上,应该可以。”
到时候他就是屠戮亲族的恶魔,想来没人敢与他争秦淮河罢?
黛玉取笑道:“你还想逛秦淮河?得亏这辈子没生成个男的,不然……”
众人哄笑,湘云咬牙道:“看谁嚼舌头!”
黛玉:“……”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贾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湘云也不好意思了。
果然只要足够不要脸,害羞的就是别人……
其他人摸不着笑点,陪笑了两声后,宝琴问道:“蔷哥哥,今天我们顽甚么?”
黛玉好笑的捏了捏宝琴秀美的脸蛋,单论相貌五官,数这丫头最为标致,黛玉道:“就知道顽?”
宝琴陪出一个大笑脸来,黛玉松了手,笑道:“和宝丫头竟是两个性子。”
贾蔷笑道:“不让你们空坐着,一早看到运河上下着雪,就让人将蓑笠和鱼竿准备好了,今日雪中垂钓如何?”
“哎呀!”
诸姊妹们登时欢喜起来,唯独凤姐儿莫名其妙道:“大雪天里,冷飕飕的,钓的哪门子鱼?鱼在水里也不吃饵呀!”
“噗嗤!”
众人大笑,湘云道:“二嫂子不读书,不知道其中的道理。”
凤姐儿被取笑的脸红,细咬贝齿,道:“我就不信,风雪天里钓鱼,还能钓出道理来!”
探春拦住湘云开口,站在门口探出头大叫一声:“香菱,过来!”
话音未落,香菱已经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小吉祥、小角儿。
只跑一圈儿,三人就兴高采烈的……
“三姑娘,叫我甚么事呀?”
探春笑道:“雪中垂钓的诗你可知道?”
香菱当然知道,想都未想脱口而出道: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小角儿、小吉祥在一旁拍手道:“香菱姐姐好棒!”
“棒个屁!”
凤姐儿气道:“我倒看看,你们能钓上个忘八来!”
说罢,在哄笑声中扭身就走。
众人愈发大笑,贾蔷对黛玉道:“你让她们都穿厚些,河面上潮湿寒冷……”
黛玉笑道:“可有帐子没有?在甲板上设两个帐子,内置暖炉,再穿厚些,既可取暖垂钓,又可赏景儿。”
贾蔷生生笑出声来,道:“不愧是世代列侯公卿之族,比我会享受多了。好的好的,小的这就去安排。”
黛玉举起绣帕就打,其他女孩子笑的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嘴里吃了些甚么……
……
却说凤姐儿气呼呼的回房后,正见平儿和可卿说话。
进门时候,恰好听到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句。
一时间,凤姐儿差点呕血,骂道:“独钓你娘的雪!”
平儿和可卿面面相觑后,看向凤姐儿啐道:“一大早的,刚还一脸春风得意,两眼风骚,这会儿怎就得了晦气?”
平儿骂她,凤姐儿也不恼,还将受气过程说了遍,最后咬牙道:“我就看看,她们能钓出个鸟来!”
可卿“噗嗤”一笑,道:“婶婶难道不知,她们只是效仿古人雅趣罢了,谁还果真去用心钓鱼不成?不过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平儿笑道:“奶奶闲时也读点书识些字罢,爷日后用人的地方多着呢,哪一处不得要识字的?奶奶只是不愿碰这些,到时候一个个能为比不过奶奶,只占着识字之能的,却都要迈到奶奶前面了。”
凤姐儿气苦道:“我若爱学这个,还用等到现在?罢罢,回头慢慢学罢。”
她何等心高气傲之人,怎能忍受让人当小丑一般看笑话?
这次却是拿定主意,早晚让她们吃一惊!
平儿也不多劝,又问道:“奶奶这次去王家,果真要劝太爷、太夫人一道进京?有仁大爷在,也没道理跟着姑娘过的……”
凤姐儿头疼,道:“到时候再说,不行,看看能不能让王仁一道进京……”
可卿笑道:“难为他这样为婶婶着想,将爹娘接近身旁,岂不踏实许多?婶婶的日子,往后过的愈发有滋味了。”
平儿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轻声问道:“便宜不便宜呢?”
凤姐儿闻言眉毛都竖了起来,啐道:“你这浪蹄子,就会说丧气话!我看你也是黑了心了,如何不便宜?姨妈都能举家搬进京,我家偏不能?连香菱那蹄子都能接了母亲在家,我连她也不如?”
平儿笑道:“说着又恼了,你身份原和她们不同,怎么比?若没有仁大爷也则罢了,仁大爷必是要寻这个机会,一并进京的……”
不等她说完,凤姐儿摆手打断冷笑道:“少做他的春秋大梦!既然蔷儿不许他在京多留,那便是为他好,说明他确实留不得。不然蔷儿也不至于宁肯拉扯王安、王云那两个。王仁就好好在金陵待着看家,甚么时候蔷儿说他能上京了,甚么时候再说其他。
且他巴不得留在金陵,没有长辈约束着,他怕能乐上天!你懂个屁!”
不愿多说这些未定之事,凤姐儿斜眼觑平儿道:“昨儿是你让可卿去寻得我?”
平儿啐道:“还有脸说!等那样久了还不上来,都有几个人开口要去下面寻你们了,果真让人听了动静去,我看你还活不活!”
凤姐儿不服:“你只说我,怎不说可卿?”
可卿不理这疯子,面红耳赤扭身就要出门,却被凤姐儿眼明手快的拉住,靠近小声坏笑道:“他也让你咬住中裤了?”
可卿脸上似快滴下血来,平儿都气疯了,从旁边抄起一根野鸭子毛掸子来,往凤姐儿屁股上抽去。
便是过来人私下里说起话来从无顾忌,可这也说的太艳了些……
凤姐儿吃痛放手,笑骂道:“平儿要疯!”
她也是想到贾蔷将她老子娘接进京,往后再不至于孤苦一人,才欢喜过了头的。
不过也不能让平儿白打了去,两人一边笑一边撕扯起来。
可卿俏脸依旧滚烫,不敢多留,趁乱离去……
这个凤丫头,还真是凤辣子!
……
神京西城,荣国府。
荣庆堂上。
一宿未合眼的贾母看着贾政疲倦问道:“如何了?”
贾政也累,叹息一声道:“刚救醒过来,只说要见宝玉,其余的一概不言语。”
贾母问道:“我是说,郎中怎么说?”
贾政道:“还是那套说法,郁火沤干了身子,干火太炙。那郎中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医不好心病,用再好的药也不济。”
贾母皱眉,她当然知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可王夫人盼着贾蔷去死,难道就让贾蔷去死为她医治心病?
贾母哼了声,道:“治不好就治不好,不过是个庸医!”
贾政叹道:“人家是百仁堂的名医,家里二百年里都在行医。家里有三人在太医院里,这个是一位老郎中。”
贾母闻言沉默稍许后,道:“那就让宝玉先去伺候他娘,让嬷嬷告诉她,好好叙叙亲情,莫要说些挑唆仇恨的话,误人误己。”
……
王夫人房。
宝玉被领进来,初时看到床榻上躺着的白发老妪,竟没认出来。
待茫然的走近前,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后,整个人都懵了……
他才……他才多久没看到他娘?
一个多月?
最多也不超过两个月,怎就变成这样了……
“娘!!”
宝玉“噗通”一声跪地,痛喊一句后,伏在床榻边放声大哭起来。
这些日子来,他心里有太多难受,太多委屈辛酸,也有太多苦楚。
他娘被圈起礼佛,袭人反叛了,家里的姊妹都走尽了,只余一个不爱动弹的“二木头”……
偌大一座国公府,空空荡荡的,除了婆子外,只余他一人夜游神似的游荡。
如今他娘成了这般,刺的他再也忍耐不住,泪如雨下,哭的肝肠寸断。
王夫人缓缓睁开了眼,惨白的脸上,看到宝玉跪在床榻边,哭成那样,一直冰冷漠然如死灰的眼睛,终于缓缓恢复了些神色。
她冰凉的手慢慢伸过去,抓住了宝玉的手。
宝玉正大哭,感觉手被抓住,抬起头来,看到王夫人在看他,愈发心如刀绞,哭唤一声:“娘!”
王夫人原本决绝赴死的心,因为这一声“娘”,又动摇了。
王夫人没说自己有多苦,她看着宝玉道:“近来老太太待你可还好?怎清减了这么些?”
门外嬷嬷闻言,看了看宝玉“丰腴”的圆脸和身体,不由抽了抽嘴角……
宝玉泣不成声,对王夫人道:“娘,往后,你莫要再……”
话没说完,忽地见一白发嬷嬷从外面进来,大声道:“宝二爷,老太太让你快点到前面去。赵国公来了,点名要相看相看你。”
宝玉闻言一时怔住了,王夫人却催道:“宝玉,快去快去!贾家人都靠不住,如今姜家那位老公爷相中了你,往后,你也好多一个靠山!快去罢!”
……
PS:和上一名差距不大,不过上一名是大神,确实有实力水平,所以希望大家能帮我超过上上一名。每次抬头看到一个大刷子,实在是……意难平。
今天争取加更,主要还要在今明两天加班出一篇番来。群里有LSP写的番,居然写的比我好多了,就是人有些变态,写王夫人……
另外,不要私心我问我要牧笛公公的女装照了,我跪了,都咋想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