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tqh精品都市小说 重返2008年-第六百七十四章 過了期的小母貓看書-2m85d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李达让王雪停止了跑步,且不说一边跑步一边打电话会很辛苦,光是那重重的喘息声,就会让人想歪了。
还是好好休息吧。
“我是有件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啊?要是很重要的话,应该回来和我面对面说。”
王雪慵懒地坐在了沙发上,运动过后,这种懒懒的感觉真好,这时候再和李达说上几句话,感觉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也没那么重要,就是冬青的爸爸给了我两个亿投资,说是以后冬青的嫁妆。”
王雪:“……”
听到王雪沉默了,李达还以为她是太兴奋了,这才调笑道:“是不是被吓到了啊?不过雪姐你得淡定一些,将来咱们公司的价值可不止两个亿。”
獵鹿
“嗯,放心吧,我知道的。”
王雪之所以沉默,却不是因为那两个亿。
偷生一個寶寶 淺笑苒苒
她是因为“嫁妆”这两个字。
李达和洛冬青莫非是定亲了么?
也是,他们现在也和定亲了没什么区别,终究有一天,李达要和洛冬青结婚。
然后,离开她的世界。
比努力过后再失败更痛苦的,大概是还没努力就知道会失败。
都没办法鼓起勇气去拼一下,就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有时候王雪也想突破一下自我,放手一搏,但她可恶的理智总是阻止了她。
而现在,听着李达带着笑意说起洛冬青的嫁妆,王雪心里泛起了酸意。
李达察觉到了王雪的状态变化,一开始她的语调是懒懒的,又带着轻松写意,而现在,多少是有点沉闷了。
他不由地开始分析起王雪的心思来。
听到洛冬青带来了投资,王雪也不觉得开心,莫非,是因为这样会让她比较没成就感?
李达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个,也是,凭借王雪的努力,加上腾达现在也算是小有资本,不需要洛征远的投资,一样可以发展壮大,但有了洛征远的投资,感觉就像是变了点味道,仿佛腾达没有他的扶持就发展不起来似的。
或许,王雪是这样想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达也没什么办法好安抚她了,毕竟这个钱,在洛征远决定要给的时候,李达拿不拿,都已经是人情了。
神級醫院
而且,不给洛征远面子的话,李达也不知道洛征远会不会给自己找麻烦,人呢,也不能总是觉得别人会宽容大度,把别人往坏处想就对了。
再说了,洛征远可是老丈人,李达得罪不起。
所以李达也只能很干脆地接受了。
保守估计的话,腾达以后的价值也应该能有几十亿美元,洛征远这个投资肯定是赚的。
“雪姐,开心一点嘛,以后洛冬青也成了公司的股东,你们也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嗯。我不是很开心嘛。”
王雪在沙发上翻了个边,假装自己很高兴。
其实她现在不太想和洛冬青待在一起了。
并非是她不喜欢洛冬青了,而是和洛冬青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些心虚。
我創造的精靈太優秀了
一方面是她没能帮她看好李达,让龙雅趁虚而入就算了,她还暗中给了龙雅一些支持。
这也就罢了,最过分的是,她自己都瞄上了李达,虽然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对李达做过什么,也谈不上对不起洛冬青,但这种事情,哪怕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心里清楚,她也会觉得愧对洛冬青。
喜欢上李达本身就是最大的错了,难道还要犯下更大的错才算是对不起洛冬青吗?
再有就是,洛冬青和李达一起出现的时候,两个人总是很腻歪,会让她觉得很酸。
所以,还是不要和洛冬青待在一起比较好,可是,李达还心心念念地想着让洛冬青多和她待一会呢!
王雪也纠结得很,又无法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
“明天我们就回来了。”
李达又开口说道。
“嗯。”
王雪回应很平静,李达又道:“冬青也成功被我说服,会跟我一起回SH的。”
此乃谎言。
李达都没怎么说,洛冬青就同意和李达一起走了。
王雪:“……”
她还没说话,李达就道:“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出去玩玩吧。”
王雪的内心是拒绝的,她已经预想到接下来的结局了。
因为她这里还有空房间,到时候,李达肯定把洛冬青往她这里一放。
好家伙,她天天就是和李达的女朋友呆一起的吗?
“你不要总想着玩,公司的事情不是很多吗?”
“时间挤一挤还是有的嘛,再说了,创办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赚钱,赚钱的目的是为了好好的生活,如果为了工作,就让生活变得很无趣,那不是舍本逐末了嘛?”
王雪:“……”
讲道理她好像讲不过李达,算了,她干脆不讲道理了。
“反正我的时间是挤不出来的,不过,你可以带冬青在SH好好玩一玩,反正你这个老板很擅长放松。”
李达:“……”
这语气好幽怨的样子……
其实李达自己不是很喜欢玩的,他只是觉得王雪太闷了,想带她出去走走。
“到时候我帮你挤吧!”
“才不要,我的工作又不是你安排的。”
王雪正和李达斗着嘴呢,忽然便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嗯?我们这小区有人生孩子了么?”
王雪很随意地说着,李达却是想到了那天王雪也说过,她听到有小孩子在哭。
他当时迷糊还真以为是王雪听到小孩子哭,后来回过味来才想起,说不定是他和唐悠悠的动静太大,让王雪笑话了。
这次又听到她说小孩子,李达才松了口气,原来王雪真的是说小孩子啊!
“又有小孩子哭吗?”
“是呀,这声音听着好吓人,我去把窗户关一下吧。”
王雪走到窗边,啼哭的声音更大了。
王雪把免提打开,道:“你听听,这声音是不是很恐怖?”
“是有点,不过听这声音这么近,应该就在咱们隔壁或者楼上楼下一层的样子。只是我记得楼上一层和楼下一层,他们都有孩子了,应该也没生二胎吧,咱们隔壁是个单身女人,看样子也不像是会有小孩的样子。”
執神之手,將神拖走
王雪:“……”
为什么你能知道这么多?
誘歡成 獸王羊
王雪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
最为在意的是,隔壁的单身女人。
腹黑首席萌萌妻 萌萌的糖心
“你怎么知道隔壁的女人是单身的呀?”
王雪的声音很温柔,以至于李达都听不出她杀机暗藏。
话说,这个时候难道不是感受到恐怖吗,附近没有一个满足条件的家庭有孩子,但她确实听到了啼哭声,放在电影里,现在已经开始更换BGM了。
但是王雪更在意李达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至于小孩子,万一是别人家来串门的呢!
“这个很容易判断的吧,咱们邻居经常晚出早归,而且是一个人,按照这种作息风格,有男朋友也迟早得分手。”
王雪:“……”
听到晚出早归,她下意识就想歪了。
“你还能判断人家职业的吗?”
李达:“……”
我也没判断啊!
这个问题还没回答,王雪又酸溜溜地道:“我也是住这里的,可没有关注过隔壁的女邻居。”
李达不由有些想笑,他解释道:“就是坐电梯的时候碰到过几次,楼上楼下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人。”
王雪:“……”
好像李达说的也有道理。
只是,她在电梯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关注其他人是什么样子,不像是李达,闲着没事就爱瞎观察。
“放心吧,隔壁的女邻居长得又不好看,我这个人其实也看脸的。”
李达觉得王雪是替洛冬青盯着他,自打有了龙雅的事情之后,他的个人信誉分已经被扣到无限接近零了。
还没归零,已经是她们对自己足够信任了。
可是,再出现别的女孩子,她们一个个都提起精神了。
李达也只好给自己加一个看脸的标签。
“是嘛?那我就得好好了解了,你看脸是个什么标准呢?”
李达随口道:“具体还得看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那用我来当界线呢?”
“雪姐当然满足我的标准啦,比雪姐稍微差一点点都可以哦!”
李达拍了个彩虹屁。
王雪脸一红,顺手把窗户关了,随意地转移了话题,道:“既然你说他们都没有小孩,那外面能是什么在哭?”
“说不定是谁家养了小母猫吧,现在正发情呢!”
王雪:“……”
说起发情这个词,她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明知道李达没别的意思,但还是感觉被冒犯了。
“现在又不是春天,怎么还有猫发情啊!”
王雪的认知还停留在以前,觉得只有春天动物才会发情。
李达随口解释道:“也有些猫没在该发情的季节发情,延后到这个时节了嘛。”
王雪:“……”
她又一次感觉到被冒犯了。
发情期延迟了的……
咳咳咳。
这是她自己对号入座了。
“算了,不和你聊这个了,我要休息了,你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明天回来再说吧。”
她继续和李达讨论发情的问题,会更加羞臊的。
李达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王雪说要休息,自然就让她休息了。
虽然时间还有点早。
他也想早点休息了,飞机是明天下午的,明天早上唐悠悠就会来郡沙,然后去学校拿一些东西,下午就可以飞走了。
等到开放志愿填报,填个志愿就好了。
而此时,在洛洛冬青的家中,却有暗流在汹涌。
洛征远和顾流萤的房间,洛征远坐在床头看书,安静地阅读,这是洛征远生活的情趣。
生活不只是有工作,也有精神上的升华,这个时候他看书,也是享受精神世界的延展。
顾流萤洗了澡回来,穿着比较凉快的睡衣,很自然地坐在了洛征远的身边。
洛征远便将书放下了。
顾流萤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今天不用她暗示,洛征远反应这么快嘛!
“流萤,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
顾流萤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事啊?”
“今天,你和你姐姐闹矛盾了?”
顾流萤这才知道,洛征远是为这事儿一脸严肃。
小皇後,乖乖讓我寵 小說番外
“也不算是吵架吧!只是问了个不太合适的问题。”
顾流萤多少有些心虚,她可没想到洛征远会问这个,但洛征远问了,她也不好说谎了。
我是邪神 邪風小浪
否认是没意义的,洛征远总会知道。
“你怎么能在孩子们面前那样说呢?”
洛征远不满地道:“他们也不小了,你在他们面前这样子苛待冬青妈妈的话,她们都会对你有看法的。”
“我也不是想针对姐姐啊!”
顾流萤有些委屈地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问?”
顾流萤:“……”
她要是说实话,那夏瑾就惨了,洛征远也该头疼了。
但要是不说实话,洛征远肯定要觉得她是个小气鬼,还是个很刻薄的欺负落魄姐姐的女人,这个也不太行。
一时间,顾流萤也很纠结,她是该出卖夏瑾,保全自己,还是拼着让洛征远误会,也要保全洛夏瑾呢?
终于,还是母爱占了上风。
虽然觉得洛夏瑾基本上没有赢的希望,顾流萤也想给她一个机会。
“我就是……看到夏瑾和冬青都坐在李达身边,然后下意识就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就问了他那个问题嘛,也不是故意针对姐姐的。”
洛征远摇摇头,看着自己的老婆像是个小女孩似的在他面前撒娇,他也没办法再生气了。
他只好无奈地叹息一声道:“其实我们对流芳也是有所亏欠的,所以,能让她的时候,就让让她吧,她其实也很可怜了。”
“我知道的。”
顾流萤这么说,心里却升起了危机感。
失策了!
今天让洛征远对顾流芳产生了愧疚,虽然是她做错的事情,但洛征远和她一体,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这……
亏大了!
早知道就不那么逞强,跟顾流芳道歉就好了。
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
此时的顾流萤依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只觉得洛征远对顾流芳有了愧疚,这是个隐患,却没想到,受到刺激更大的是顾流芳……
她已经在磨刀霍霍,想要拼一把了……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