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rjt精华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 txt-第一一三六章 縮小範圍推薦-zgjcy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范克勤接着往下说道:“这个包袱之类的东西,还可能是防水的,或者是帆布,毡子之类的封闭性比较强的材料。要不然,血衣上的血迹,以及血腥味,说不定会暴露他们的身份,从而让别人注意到他们。既然是这样的话……这个包袱类的东西,还不一定小呢。所以,在这个赌场里,我们要重新找目击者了。我相信,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带着一个不小的包袱,而且是四个人。就算分散走,也一定有人看见过。”
说到这里,范克勤,自顾自的缓缓又道:赌客……太多而且绝大多数注意力都放在了各式赌台上。那么赌客目击者确实不好找……但是赌场的服务人员,尤其是门口的服务人员,迎客送客的那种门童,必然看见过他们的样子。”说到这里,范克勤招了招手,和众人离开了房间到了外面。
刚一出门,就看在门口的位置,田蓝天正在和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有说有笑的聊着。见范克勤出来后,田蓝天问道:“哦,特派员,这是看完了?”
范克勤看了眼旁边那个人,道:“看完了。这是赌场经理吗?”
不等田蓝天,这个人立刻笑着伸出了手,道:“有劳动问,鄙人江土,正是这家赌场的经理。”
范克勤伸手跟他握了握,道:“那就正好了。”说着朝房间偏了偏头,道:“发生事情当天的门童,在一楼迎客的服务员,找来吧,我有事情要问他们。”
“哎,好的。”这个经理答应下来,道:“既然这位长官已经看完了,那不如到我办公室坐坐吧。总在这里,似乎也不大方便。”
“好。”范克勤点头,道:“那就麻烦江经理了。”
几个人在江土的带领下,沿着走廊再次转了个半圈。进入了门前挂着经理室的一个房间内。这个房间也不算小,而且里面的摆设等一应用品俱全。赌场嘛,有钱,需要给人以有实力的感觉,因此经理室那就更讲究了。
靠着墙一大溜真皮沙发,江土手下也有助理,让人帮着众人上茶之后,把考勤表拿了出来,翻开看了看,确定好了人员。然后吩咐助理,去后面的宿舍联系人,就说有事情让他们来经理室。
等这个助理离开,范克勤用手点了点。旁边的赵德彪会意起身,拿了支烟出来,走了过去,道:“江经理抽根烟吧。啊,对了,这个考勤表我能看看吗?”
“好,谢谢。”江土笑着接过烟来,随后叼在嘴里,道:“能啊,就是手下的人这笔字写的着实辣眼,不要见怪才是。”说着,又将考勤表递了过去。
赵德彪拿着考勤表回到了自己位置,装模作样的翻看起来。旁边的庄晓曼等人也和江土聊起赌场的一些经营状况,甚至是一些趣事杂谈。
就这样,大约十来分钟后,敲门声响起,那个助理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道:“经理,都过来了。”
“好。你先出去吧。有事再叫你。”江土等着助理出去把门关好后,说道:“这位是田处长,前几天你们可能都见过吧。我就不多介绍了。这位呢,是……范长官,要问你们一些情况。你们务必全力配合。”
见手下的员工点头答应,江土转向了范克勤道:“范长官,这是你要找的几个,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跟着好像是左右看了看,道:“我去下面赌场转悠转悠,这有茶水,各位别客气啊,要是渴了让他们帮你们倒就好。”
范克勤回道:“江经理客气了,这样,大飞也再看看地形,陪着江经理出去转转。”
童飞答应一声,起身道:“麻烦江经理了,正好,我对下面几个台子,还真没见过,但是看起来很有意思,还请江经理给我介绍介绍。”
江土笑着说道:“哈哈,没问题,你对那个台子有兴趣,咱们直接去玩两把就行了。”说着话,已经开了门,就听在关门前江土可能是吩咐自己的助理,道:“去拿五百银洋的筹码……”
门关上之后,还是非常隔音的。范克勤看了眼赵德彪,而后又看向了纪纲,用手在空中指了指。
纪纲起身,背着手做参观状,在经理室慢慢的溜达了起来,尤其是电灯,开关,电源等附近转悠。
赵德彪则是在一旁,拿过考勤本子,问道:“几位,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这几个赌场员工开始报起名来。赵德彪对照的考勤簿看了看,确认无误后,对着范克勤一点头,而后合上了本子,放在了旁边。
范克勤不知声,也没有任何表示就那样坐着。于是乎空气不知不觉间有点凝固和压抑。就是这样,当这种压力差不多达到了顶峰的时候,纪纲转悠了回来,毫无表示的坐回了原位,然后很是放松的给自己点了支烟。
见此,范克勤知道,纪纲检查完毕,最起码这个屋内,大概率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的。在加上对方又不是神仙,不可能知道自己今天要来,另外,就算来了,也不一定在那个房间问话。是以装载特殊手段的可能性,就会更低了。
于是范克勤开口问道:“国府对于这件案子非常重视,所以已经开出了悬赏十万的奖励。你们过来的机会好啊。因为我们已经进一步的缩小了范围。现在我让你们回忆一下当天,下午六点到六点三十分之间,看没看到几个人出去,他们也可能会分散离开,但我相信,离开的间隔并不长。其中有一个人,还拿着行李箱,背包之类的包袱。包袱的材料应该比较厚实,密封性比较严,可能是帆布,或者毡子,又或者是皮革之类的。”
说到这里,范克勤看向了庄晓曼,后者已经翻开了笔记本,起身来到了几个人的面前,每念一个人大致的身高,就在这些人的前方比划一个大概的高度,全都念完之后,庄晓曼又说出了一番话来……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