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znf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九十七節 莽司棋看書-qhjae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就在莺儿准备告辞离开时,这才看见了对面站着的女孩子,略微一愣之后,莺儿也展颜一笑,迎上前去,“紫鹃,你也来找鸳鸯姐姐?”
一袭掐牙靛蓝背心搭着一件葱绿乳黄边儿的比甲,紫鹃看着迎上来的莺儿,也笑着上前握手:“是啊,听说鸳鸯从永平府回来,我家姑娘也来问一问,看看冯大爷在那边儿情形怎么样了。”
蠱 仙 奶 爸
“嗯,是啊,冯大爷这一去就是一个月,也没个音信儿回来,虽说才去那边忙着公事,可托人带个信儿,也好安一安记挂着的人心不是?”莺儿伶牙俐齿,眉目间也有些剔透。
紫鹃淡淡一笑,“那倒也是,不过总还有个轻重缓急,大爷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便是一时间忙碌,但肯定在心里是有牵挂的,也不必急在一时。”
莺儿脸一僵,但迅即恢复过来,重新绽放笑容,“嗯,只是我家姑娘记挂,心里不踏实,所以我才来鸳鸯姐姐这里来替我家姑娘打听一番。”
见这两个丫头都是话里有话,鸳鸯站在一边儿也是觉得好笑。
不过她素来和紫鹃亲善,和莺儿关系倒是一般,这等情况下倒也不好去调解二人。
反正这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怕二人能撕扯出个什么来,都是要顾颜面的,哪怕自己不计较,但也绝不会替自家姑娘落面子。
这看似美靥如花,浅笑隐隐,甚至还握着手说得眉花眼笑,外人一看还不知道是多么亲密的一对姐妹,何曾知道这里边的故事?
好在莺儿并没盘桓多久便告辞离开,而紫鹃也找到鸳鸯问了一阵,虽说和鸳鸯关系密切,但鸳鸯也不可能和紫鹃说这等事情,还是照着贾母的叮嘱说了,紫鹃虽然也有些怀疑,但是却也找不出破绽来。
眼珠一转,紫鹃倒是想要诈自己这个最要好的姐妹一下。
“大爷走之前来了我家姑娘那里专门坐了一会子,说了许多体己话,也说到他去了永平府那边儿,金钏儿和香菱也要跟着去,这边儿就只剩下晴雯和玉钏儿,晴雯要伺候那边大奶奶,而玉钏儿还小,日后若是有什么也未必顾得过来,就说只要有事儿便只管找你,我家姑娘也在取笑大爷,说他一个外人居然要安排起府里边最紧俏的大管家来了,……”
鸳鸯没想到素来忠厚的紫鹃居然会来诈自己,也没在意,笑着道:“哟,我哪里当得起林姑娘这般说,大管家要么姓吴,要么姓林,林姑娘可别搞错了,不过林姑娘若是有什么事儿,只要用得着我鸳鸯的,只管吩咐便是,……”
“可大爷却不是这般说的,只说不关事,鸳鸯那不比寻常人,日后迟早是一家人,……”紫鹃压低声音,脸上却是神秘的笑容,唬得鸳鸯差点儿就要捂紫鹃的嘴了。
这话在冯府那边说一说也就罢了,这要被贾府里边人听了去,那还得了?
“紫鹃,这个小蹄子,你是想害死我不成?”鸳鸯也压低声音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冯大爷不过是开个玩笑,你难道不知道轻重?死丫头,枉自我还把你当姐妹,你却在后边编排起我来了,……”
“嘻嘻,这可是冯大爷说的,可不是我说的,我都差点儿就问冯大爷了,那鸳鸯姐姐既然要和我们是一家人,那究竟是去大奶奶那边和晴雯作伴呢,还是去宝姑娘那边,当然我是最欢迎姐姐来我们这边儿,我家姑娘也肯定高兴,……”
紫鹃半真半假,越说越像,弄得鸳鸯真的有点儿急了,“小蹄子,你还在这里胡吣!冯大爷不过顺口一句玩笑话,你家姑娘听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姐姐可是在暗示我家姑娘心眼儿小?”紫鹃和鸳鸯情分不一般,所以这般玩笑也敢开。
只是鸳鸯却受不起,又要去撕紫鹃的嘴,“小蹄子,你还敢说?我何曾说过林姑娘什么了?日后若是你家姑娘对我有了嫌隙,铁定是你这个小蹄子在后边儿捅我刀子!”
紫鹃咯咯笑个不停,躲开鸳鸯的手,求饶道:“姐姐莫要生气,我也不过是实话实说嘛,大爷都说了你迟早要进门,嗯,以后是一家人,自然姐姐要帮我们,……”
“再说,再说我就真恼了啊。”鸳鸯恨恨地捏着紫鹃的脸颊,“我撕了你这张脸,也不怕日后冯大爷怪我!”
“大管家撕小丫鬟的脸那不是正该的么?”紫鹃笑嘻嘻地道。
被紫鹃给逗得无话可说,鸳鸯作势欲走,紫鹃这才拉住鸳鸯,“姐姐莫恼,说真话不愿意听,那我们就说说别的,姐姐去了永平府,我家姑娘也很记挂冯大爷,也不知道冯大爷这段时间是不是很忙?忙些什么?”
“冯大爷忙什么我可不知道,但肯定很忙倒是真的,我在那里呆了两日,就看他几乎是日出而出,日落方回,回到府里边儿也是与人说事儿,要不就是看书写信,……”
这些情况鸳鸯也是从金钏儿和香菱那里知晓的,倒也不是假话。
“怎么,你家姑娘如果记挂冯大爷,可以写信托人送去呗,我看冯府那边估计也是十天半个月就会有人去那边儿,托人把信带到那边交给玉钏儿就行。”
鸳鸯笑着建议。
一直到紫鹃走了,鸳鸯才冷下脸来,瞅了一眼那边树丛后,“出来吧,紫鹃走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却见一个丰壮高挑的女子从树荫后钻了出来,径直走到鸳鸯面前,“这一个个小蹄子,姑娘们都还没嫁过去呢,却都一个个都知道护主了,鸳鸯,你去永平府看冯大爷了?怎么你也要跳高枝儿,给冯大爷当通房丫头去?”
被对方粗鲁直白的言语给弄得脸红耳赤,鸳鸯却又不好发作。
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家生子,都知根知底,司棋就这豪莽性子,仗着自家外婆是邢夫人陪房,有些骄狂,不过司棋对一起长大的几个,包括鸳鸯、紫鹃、袭人几个倒也挺仗义,本人也没什么坏心眼儿,和她那个外婆是两样人。
“司棋,我给不给冯大爷当通房丫头,也轮不着你来指手画脚,至于紫鹃和莺儿护主,那关乎人家一辈子的事情,不该么?”鸳鸯没好气地道:“你又来作甚?”
鸳鸯还没想到过司棋来的目的,之前在永平府听金钏儿话里藏话,还以为是说三姑娘探春,压根儿没往迎春身上想。
看了一眼鸳鸯,司棋估摸着这丫头恐怕还真不知道有些内情,这府里边知晓此事除了姑娘外,也就只有自己和平儿。
平儿和鸳鸯关系密切,司棋还以为多少会透露一点儿风声给鸳鸯呢,但现在看来平儿的嘴巴还挺严实,鸳鸯似乎并不知晓。
鸳鸯不知晓,司棋就不好随便挑明了。
毕竟这事儿虽然冯大爷口头承诺了,但是这突兀地去了永平府让自家姑娘一下子像丢了魂儿一般,成日里在缀锦楼里一步不出,郁郁寡欢,人都清减了不少,看得司棋都替她着急。
“没事儿,就是觉得你几天不见,一问才知道你去了永平府给冯大爷送东西,老祖宗可真的是把冯大爷当成咱们府里边的东床快婿了呢,只可惜林姑娘和宝姑娘都不是正经八百贾家姑娘呢。”
司棋的话让鸳鸯有些纳闷儿,这司棋没头没脑地来说这些做什么?
“不过鸳鸯你若是要过去冯府,那倒真是好事,冯家日后家大业大,肯定免不了添丁增口,这荣宁二府当初两位老太爷才搬到京师城来时,府里才几个人?现在多少人了?没个像样的管家人可不行,看看赖家一家人把咱们府里祸害得,几年都对得要缓不过气来,这大户人家都得要个知根知底的人来管着,否则又得要走咱们府里覆辙。”
鸳鸯仔细打量了一眼司棋,若有所思,“司棋,你这浪蹄子和我说这些干什么?平素里你可懒得来我这里一趟,今儿个来了却和我说这些不着调的,弄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究竟想说个啥?”
司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来说这些也有点儿不沾边儿,好在她脸皮够厚,也能稳得住场面,“行了,我就说过来找你说会子话,没想到遇上莺儿和紫鹃这两个小蹄子撕扯,对了,冯大爷去了永平府,那边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鸳鸯其实这会儿已经感觉出来了一些什么,但也不好挑明,毕竟这也关乎二姑娘的名声,要给冯大爷当妾的话,这还真不好说,大老爷怎样想,老祖宗又怎么想,特别是林姑娘和宝姑娘当嫡妻,怎么贾家女儿却给人当妾?
虽说出身不同,但是这对比起来,还是让人有点儿不是滋味。
“就是冯大爷在那边情况怎样。”司棋也看出了鸳鸯起疑心了,她本来就是莽性子,也知道鸳鸯品性值得信任,“我家姑娘也想问问,你别用那种眼光看我,难道我家姑娘非得要嫁给孙绍祖那厮才合你们意么?我倒是支持姑娘勇敢一回,别啥都忍着憋着,到最后吃亏是自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