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vjj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922章 結束鑒賞-6e7yi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22章结束
“哼!玄阴之道?休要大放厥词,那等无上根本大法,就连我昔年全盛时都无法仰望,几乎都在传说之中,即便仙王都只有惦念的份额。”
另一个幽冷之音,飘飘渺渺不知来自何处,忽轻忽重的到达这里,灌入每个妖修耳畔。
但黑色镰刀在巨掌下方,本该轻而易举划开一切,将陆寒化为一堆枯骨的情景,硬生生停止了。
似乎被诡异力量凝固住,失去了空间和时间般,冥风不在呼啸,哭嚎声戛然而止,众妖也身躯一冷,皆都如焊住一般,只有眼神里的惊恐,在被无限放大。
唯一变化的,还是陆寒那只大手,从金灿灿诡异的化为近乎半透明,银白色不再强烈,掌心中印着一轮弦月,五指之上挂满星光,将大地洒满银辉。
笼罩在黑暗的众妖,原本神魂紧守,似乎那把利刃是从自己身边划过,开始全力抵抗幽冥之冷,此时豁然心地明朗,一切阴霾褪去,然如陆寒是他们的救星。
那只大手,仿佛天使降临凡尘般,生来克制任何阴暗,一圈圈波浪状的涟漪,开始向下俯冲,黑光与之接触,顿时消失无踪,形同被当场消化!
“啊——?疾!”
金鲤王已有不妙预感,迅速掐个法决,对着镰刀连番点指,满脸惊慌和急躁,就想将至宝收回。
但九天之上,光灿灿大掌中的弦月,猛然如骄阳般被点亮,一道光束瞬间射出,正好笼罩镰刀,这把名为‘黑冥幽气刃’的玄天灵宝,忽然原地开始打转,似乎又无形之力在现场摆弄。
太古龍帝訣
无数繁星落下,迅速加入光束之中,一个方圆千亩的银光旋涡形成,并且飞速旋转起来,下方堪比漏斗,再次朝着镰刀笼罩下。
冥风狂卷、幽冥风暴推动的沛然景象,接连土崩瓦解,光芒浸透黑暗,将任何昏沉尽数带走,并且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嘶!这是什么厉害秘术?’
‘老子忽然有种大半辈子白活的感觉,竟然连最强大的玄天灵宝也被克制住,还有天理吗?’
唐少的寵妻日常 叁月驚蟄
‘你我苦修许久,就是在向往这无上妙法啊,为何是人类总领先一步,嗷——!’
‘是月华之精!我等妖族最酷爱之物,快点趁机汲取一些,简直要令本尊如痴如醉。’
‘闭嘴!赶紧帮助白鲸王大人,一起攻击陆寒,否则都会死。’
又惊又怒的厉喝,将无数妖物从即将迷醉里惊醒,有些已经不情愿,似乎期盼陆寒的巨掌多存在片刻。
铿锵!轰隆!
下方再次光华乱射,灵宝天宝纷纷轰击而去,但越是高阶越逐渐明悟,他们此举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似乎感觉到某种无法接受的结局,正在缓缓靠近。
那件黑色镰刀,同样感觉到大大不妙,整个刀刃扭曲起来,向上爆射出密集的刀光,黑漆漆之中,最恐怖的刀意疯狂宣泄。
本体则想向下坠落,隐约可见宝灵虚影,在上面拉扯扭动,似乎要弃物而走。
但见漏斗状的云雾旋涡越转越快,月之光芒已经不可逼视,掌心之下呼啸大作,一道粗壮无比,几乎克制万法的银白风暴,如巨大的钻头般,下端只露出个容纳镰刀的小嘴,猛的将其一口吞噬。
紧接着,天地间银辉一闪,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开去,所有岛屿和大海,所有海妖生灵,都被渲染成灵光灿灿,几乎就要成仙。
但一声哀鸣从漏斗旋涡里传出,正在拼命操控玄天灵宝的金鲤王,顿时接连喷出三口精血,他和黑冥幽气刃之间的心神联系,就此彻底断掉。
刹那间,整片虚空多出一道道银环,再也没有天昏地暗,苍宇上极其刺目,什么都无法看见,只是隐约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最后四面八方的银光,猛地向中间一缩,圣阶老妖才能勉强窥视到,旋涡风暴快速消失,那只银纹大手向下捞去,五指轻轻捏住了一把怪刃,乌黑光泽大减,威能不存,再无任何幽冥之意。
‘败了!又败了!’
‘如此都无法奈何陆寒,还有谁可改变我海族的命运,说啥也不能被人族奴役。’
‘呜呜……!’
“你从哪得到的玄阴奥义?还修炼的有声有色,看来我不如你,告辞!”
那个声音又响起,语气里似乎夹杂了一丝颓废,有退却避让之意,似乎正转身而去。
“这玄界,不容任何外来者寄居,连我都要离开,你还是出手吧。”
陆寒的目光闪动,灵目开启之下,忽略一切视野阻碍,已经可以和神念比肩,他看到八千里外的第二大岛屿上,有个青年背影,正转身向东北而走。
“不要逼我!”
滋啦——!
天幕被一双大手,硬生生向两侧撕开,本就千疮百孔,顿时四分五裂,仿佛海族的末日般化为泡影而碎。
陆寒的身躯,刹那间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一时五千里远,如半透明的利刃切入海王岛腹地,众妖惶恐惊叫,瑟瑟的不敢再出手拦截。
只见一道剑光,从他手里向前划去,没入虚空消失不见,越来越远的苍穹上,半晌后才传来真正尖鸣。
“得寸进尺!当真以为半仙会怕你,我仓廪曾经也是玄仙之巅,几乎半个金仙之体,万法随我,呼云唤雨,你这点玄阴皮毛只能隔靴搔痒。”
滋滋啦啦……!
我和大叔的秘密往事 我就是我1219
此刻,天上不知为何,诡异的冒出大量空间裂缝,数千里内都是如此,几乎紊乱的改变了原貌,如玻璃撕裂之前,要进入混沌世界。
岛屿开始微颤,山石滚落,浑雄建筑发抖,许多堡垒被倒映出黑色纹路,伴随裂缝不断变幻。
撒旦殿下我很乖哦
直至混沌般的苍穹深处,一股真绝天地雷霆之音响起,接着就有数道粗达数十丈的蓝色闪电冒出,皆如扭曲的狂蟒一般,无论声势和形态都异常恐怖。
蓝色闪电排成一条直线,全部轰击在某处,那里正是剑光划过的地方,地面上观看的妖修,正因为异象威能惶恐,蓦然间尽数栽倒。
带骇然后再看,一条不知多长,如被犁具开垦过的黑色沟壑,横在苍穹之上,那是空间被剑威和雷轰破碎掉的直观效果。
暴虐和毁灭力,从这条最粗大的裂缝里涌出,就连海水都要哗啦啦飞起,一切轻盈之物,甚至是低阶妖修,被遭到强大吞噬力汲取,身躯飘飘而上。
满场狂骇,乱作一团!
‘这是下凡的一对仙家,在我玄界打架啊!’
李霄然的脸庞抽搐几下,深深吐出几口浊气,眼神里全是钦佩和火热,他自认即便自己飞升,仙界中再修行万年,也休想达到这种恐怖地步。
白眉大师暗诵道号,虽然没有表态,但神色已经露出惭愧状的苦笑,两人感觉周围压力猛增,头顶黑云翻腾,电弧狂闪,是界面法则又要降临的征兆。
他们俯瞰海王岛,就见无数妖影,已经在悄然间溃逃,甚至成团结队潜入深海,绝望和颓废气氛无比浓郁
“玄仙么?在我眼里,金仙不如狗,你太垃圾了!”
陆寒闻言,直接不屑的冷笑,身上蛰伏无数年,被压抑了无数年的仙家气势,此刻彻底宣泄出来。
一刹那间,所有生灵齐齐颤抖,就连逃遁的众妖,也忽然停住身影,猛然一起看去。
就见苍穹上,有个青年徐徐上升,他被浩然之光芒裹住,身躯忽隐忽现,一个斗大符文更是从天上降落,正好覆盖在他的头顶。
整个天空,被电光照耀下,一抹奇怪无比,让人无限向往,还心怀虔诚之意的感觉,从未有过如此猛烈,不少身影跪了下去。
围绕住陆寒的,还有一股氤氲太虚之气,给人那种飘渺无上的感觉,似乎有上仙从九天来,要泽被苍生,剪灭灾难。
‘仙家么?他原来真是仙人啊?难怪所向无敌。’
“吼——!大言不惭,否则怎会落到如此卑微的地步,看本灵收了你。”
一个球形光幕,出现在几千里外的西方,无比凝实而出彩,如战车滚动而来,里面蓝光大放,和任何类似之物尽数迥异。
最让人震惊的,是光球上赫然描绘着三道栩栩如生的湛蓝虚影,怒发须扬,圆眼放出豪光,。
里面龙影沉浮,已经张开大口,话音就从那里喷出,带着强烈洪荒之气,让众生胆颤心惊,光球出现的刹那间,低阶妖物直接瘫倒。
咕咚!
光球爆裂,里面恐怖气息漫天,龙吟声浩荡不断,蓝光卓绝冲宵。
一个个雷球接连诡异冒出,围绕巨大的龙影,将他凭空托住,每个雷球的威压,都将周围虚空压迫的凹陷下去。
体长三百里,鳞片晶莹璀璨,上面纹路古朴,如同镶着一朵朵花纹,那是无尽久远的修行,积存下来的九天雷纹。
漫天遍野,似乎只剩下这一幕,就连界面法则都停在了数千里外,似乎颇为畏惧,迟迟不敢靠前。
现场形成神奇诡异的天象,周围黑云滚滚雷电轰鸣,反而大战之地晴空万里,一个颇为可笑的巨大圆环中,有上古真灵和绝世上仙,即将灭世。
“好家伙,你竟然弄到了几滴真正的雷龙血脉,而且是更为罕见的蓝龙,我似乎同情你的处境了,但仙域上千上万,还不至于令你如此落魄,肯定还身怀更让漫天神佛垂涎的至宝,啧啧!”
咔嚓——!
天才召喚師
回应陆寒的,却是电光一闪,他头顶骤然声势巨变,接着就有三道银灿灿雷球浮现而出,并争先恐后般的砸下。
霸王之路 飛龍入海
噗通!
这是万妖瘫倒的声音,决定无比的血脉压制,让他们难以支撑那股自负,个个周身瘫软无力,仿佛小虫见到真龙,菜鸡遇到了神鹰。
‘怎么还有这等恐怖存在?’
‘海王岛何时降临了阵灵?’
李霄然感觉身躯酸软,白眉大师遍体冰冷,恶寒笼罩了他们,浑身法力不畅,若非对陆寒寄予很大希望,他们早就转身溃逃,虽然未必能逃掉。
就连那三个雷球落下,二人的神魂都跟着弹跳,体内才塑造完不久的灵婴,面孔惊骇萎缩不振。
阿南
好在人族和妖族迥异,并非和洪荒诸族同源,血脉传承下来的压制力道影响不大,只是想到人族面临的种种后果,他们无比后怕。
若如陆寒这等绝强之尊,此刻整个大陆,恐怕早成泽国,人族已经沦为下奴。
呵呵!还是气数犹在,未被大道抛弃,这次界面残运,仍然可以平稳度过,而且没有以往那么惨。
对方化为雷龙般的神通,陆寒其实大为惊讶,方才他分明看到,对面也是个青年,气息并不强横,而且身上的甲衣描绘着仅仅是古蛟。
他炼化的那几滴蛟龙血脉,在此刻分担优势当然无存,而且也产生过呼吸间的忌惮,鸾灵血脉还让他又瞬间的如临大敌之感,都被自己瞬间压下。
这三个雷球的威能,他目测几乎形同飞升天劫的最后那波,三球相连,之间还形成蓝色闪电光柱。
穿越火線之帝王回歸 濁小齋
若非玄界基础法则很低,诸族的上界又被大道严苛约束着,这里早就不存在了,哪还有如星辰般的下等界面。
‘玄——极——叱!’
他横掌向天,一股奥义灌输进去,让巨掌表面,接连多出九个纹阵,并且全力旋转,一个滔天旋涡生成。
在接触到天雷的瞬间,几乎没有丝毫迟滞,就将雷球尽数吞噬,形同汤圆落入大锅。
“哈哈!你要死了,爆——!”
轰!轰!轰!
蓝龙的凶目顿时大喜,额头上光芒一闪,名为仓廪的青年,竟然凝出一具虚体,坐在那里抚掌而笑。
特種猛龍在都市 承神
几道闷响贯穿天宇,拦截雷球大大掌,立刻当场溃散,如同烟雾一般消失,海面震荡,无形中消失了几十丈,岛屿上万般草木,眨眼间化为焦炭。
“咦?你不是被仙界追杀吗?行为举止怎会如此刺目,生怕那些小丑找不到,你头顶苍宇中,那里出现一点微光,似乎和‘天罚刑契’很相似。”
“哼!当我是蠢……什么?天罚刑契?居然是真的……啊——!卑鄙无耻的小人,竟敢陷害本仙,我要和你一起形神俱灭!”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