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zvl都市言情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四百九三章 太子冊妃讀書-limdm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聊天结束之后,李战带着长孙皇后和李世民来到了应该是李承乾的小楼,不过,现在被李世民给抢到了自己的手中。
一进去的琉璃制品,让见惯了大世面的长孙皇后多有点震惊了。
不过,李世民却笑着告诉长孙皇后,这些琉璃制品其实根本不值钱,跟着就将李战已经开始研究玻璃制品,李战的玻璃镜子就是佐证。
说的长孙皇后一愣一愣的。
上到了小楼的顶楼,琉璃的窗户,还有琉璃屋顶,再次引起了长孙皇后的震惊,就连小兕子站在这里都快看呆了,连忙的拽着李战的衣服,想要让李战也帮自己盖一座这样的屋子。
李战当然是欣然同意了。
走出屋子,来到阳台,夜风习习,可是却心旷神怡。
李世民,长孙皇后带着小兕子就这么在这里住了一晚,李战则是回自己的家,不过,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第二天走的也很早。
因为李世民要早朝,不过走的时候,李战去送了,长孙皇后抱着李战不放手,那份母爱之情,完全是溢于言表。
小兕子还在昏睡,要不然,她是想要留下来的。
看着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马车依依不舍的离开,李战对着旁边的影老笑道:“这就是血脉之情吧…?”
影老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
时间就像是沙漏,时间很快就到了年关。
此时的大唐还没有春节这一说,因为唐朝只有农历历法,大年初一叫做“元旦”、“元日”、“元正”或“岁日”。每年政府规定“除夕元正假”,加起来一共有7天,是除夕及之前三天,和初一(即元日)、初二、初三。
唐朝人喜欢大家族聚居,如果有辈分高的老人在,那么不但老人的直系儿孙,可能连已经成家的弟弟、侄儿、出嫁的妹妹、外甥都聚在一起团圆守岁。白居易就写自己家过年的情景时就说:“弟妹妻孥小侄甥,娇痴弄我助欢情。”
子时一到,街上钟鼓齐鸣,这是辞旧迎新的一刻。在家里“守岁”的人们纷纷起身,晚辈给长辈行礼,奴仆给主人叩头,大家要说一些拜年的吉祥话。
唐朝的口语资料流传下来的不多,据敦煌出土的文书吉祥话大致是“福延新日,庆寿无疆”一类。
男性以双膝跪倒叩头为主,叩头时间、次数、身体姿态取决于行礼双方的身份地位。女性正式礼节叫“肃拜”,初唐时“肃拜”是先双膝跪地,然后在胸前抱拳拱手或者合什,身体和头部也跟着微向前低伏一下,动作幅度不大。武周后,唐妇女“肃拜”礼比以前更简便,不用跪地,站着往前弯腰一拱手就行。
唐朝人特喜交际、爱热闹,正月初一,长安城里家家户户都设着酒宴,邻居们相互拜年,走到谁家吃到谁家,这还有个专门的名目,叫“传座”(所以这一天每顿饭千万别吃太饱)。
大年初一早晨,唐朝人喜欢在院里竖起一根很长很长的竹木竿,底部埋扎在土里,竿顶飘悬着纸或者布做的长条型旗子,在寒风中抖动,这叫“幡子”。后来这种风俗传到岛国,演变成了“鲤鱼飘”。
而今年的年关,更加的隆重,因为大唐太子将要在今年的除夕前成婚,本来李承乾这个成婚会在甲申日,不过,李战知道,这个甲申日不是什么好的时间。
所以强烈的要求改了,可能也只有李战可以用一人之力撬动李淳风的太史局,要是别人来喷太史局,李淳风还不弄死对方。
可是当李战说甲申日不好的时候,一开始,李淳风也是不爽的,还扬言甲申日很好,绝对不会改,只是李战亲自去太史局见了一面。
根据太史局的内部消息称,李战和李淳风相见,那是一见如故,李淳风对李战十分的推崇,跟着就听从了李战得到意见将太子大婚的日子给改了。
两人还在太史局中,说了很多的话,不过,却并没有人知道两人说的是什么,只是知道,李战和李淳风的关系变得很亲密。
……………………….
在这段时间中,李战的箭伤也好了很多,李战经常出入宫中,去给长孙皇后和李世民请安,还有就是帮助李承乾做大婚准备。
你要知道,这个太子大婚,可是十分的繁琐,首先是临轩命使…纳采…问名…纳吉…纳徵…告期…告庙…册妃…临轩…亲迎…同牢…妃朝见…会群臣!
一共十四个步骤,现在才刚刚到达了册妃这个步骤。
李承乾这次要娶两个,太子妃是秘书丞苏亶长女…侧妃是侯君集长女…!
为什么太子妃不是侯君集的长女,很简单,谁让侯君集是大将军,这就是很简单的帝王之术,要是太子妃生是侯君集长女,那么太子一定是侯家的,你说会不会外戚权重呢?
所以太子妃是苏亶长女…!
不过,为了不当侯家感觉到被轻慢,所以李战来到了侯家给侯蕊馨册妃。
侯家之中,此时侯家父子正在接待宫人,要知道,这册妃可是很讲究的,在前一日,主人设使者次如常。设宫人次於使者西南,俱东面,障以行帏。
当天…奉礼设使者位於大门外之西,东向,使副及内侍位於使者之南,举册案及玺绶命服者在南,差退,俱东向。设主人位於门南,北面。
设使者以下及主人位於内门外,仪皆如之。设典内位於内门外主人南,西面。
设宫人位於门外,於使者之后,俱重行东向,以北为上,障以行帏。设赞者二人位於东阶东南,西向。典内先置一案於閤外,近限。
使主副朝服,乘辂持节,备仪仗,鼓吹备而不作。至妃氏大门外,使者降辂,掌次者延入次。
宫人等各之次。掌严奉褕翟衣及首饰,内厩尉进厌翟车於大门之外道西,东向,以北为上。诸卫率其属布妃仪仗如常。
使者出次,典谒引使者以下,持节者前导,及宫人、典内各就位,持节者立於使者之北,少退,俱东向。
主人朝服出迎於大门外之东,西面立定,少顷,北面再拜。使者不答拜。
内侍进使者前,西面受册宝,东面授典内,退复位。典内持册宝入,立於閤外之西,东面跪置册宝於案,典内俯伏,兴。奉衣服及侍卫者从入,皆立於典内之南,俱东面北上。
一步一步…跟着侯蕊馨还要出来拜谢,又是一套,非常的长的行为,当然了,这些动作,行为,一步都不能少,更一步不能错。
等所有的一起都弄好了,你会发现,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这个时候,等人都走了,李战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