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p0x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五百四十四章 離開阿巴丹鑒賞-kolng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就跟夏威夷摇头娃娃一样,作为一艘自制的飞行器,少了带点色气的美女图标,某人就觉得这艘飞空艇是不完整的。
金发少女很认真地看着图片上的美人,双手成拱形,放到了自己的胸前,看着那空荡荡的空间,莫名地感到失落。
站在一旁,本想发表几句感性感言,赞赏眼前男子的巫妖,只觉得那份心情白糟蹋了。她转头看向不知道是为难,还是感到羞赧的年轻副官,说:“小子,不用理那家伙的要求。准备一些食物,让人搬到飞空艇上吧。明天我们就离开。”
“等一下!”被打枪的某人着急地大喊:“美女涂装可是男人的浪漫呀,我绝对不会妥协。再说我可还没有把变形成巨大机器人的构造与想法说出来呢。喂!”
一群人无视着正叫喊的某个魔法师,纷纷准备离开,回到旅店收拾行李。唯独杰梅因悄悄地挪到了某人身侧,拍了拍腰,露出一副大家心照不宣的认同表情,但又有些遗憾地说:“我懂,我懂。”
魔法──闷棍术!不需要权能,只要拿一根大棒子,用正确的角度,使劲地朝某人的后脑敲下去就可以了!
杰梅因的女伴,玛丽特右手拎着沾有血迹的角材,左手提着自家丢人的矮人族皇子,准备和大家一起回到旅店收拾行李。几个在场的女性,除了巫妖外,都伸出了大拇指,互看一眼裂嘴笑着!就连只会呜呜啊啊,还不会讲话的艾吉欧也都来凑热闹,伸出了自己的小短手比赞。
看着一群雌性生物如斯凶残,林颤声问道:“妳就不怕把你们家族长的继承者给打死呀,玛丽特?脑浆都快喷出来了。”
甩着角材上血渍的女银须矮人自豪地说:“放心好了,矮人可是比你们人类抗揍多了。尤其是我们银须矮人,抗打击能力更强。至于脑浆什么的,就更不用担心了,没有的东西是要怎么喷出来?”
迷地妹子凶猛啊,在这种地方高呼男女平权的人,都是要为男性争福利的吧。
看着巫妖也加入讨论起角材的正确使用方法,林很乖巧地装出一副小媳妇模样,默默地闪现消失。做人要识时务,不失为俊杰作风。
一夜无话。
次日清早,所有人离开了旅店。拎着各自的随身物品,来到空港处。
哈桑巴赫什以及军团长副官拉希德已经等候在席德号旁,准备送走这些‘恶客’。
其实短暂数日的相处,他们可不认为眼前之人有多么穷凶极恶。反倒是对于贵族的不堪,有了更深的认识。幸好对面的人闷不吭声地,就把那个‘阿巴丹城的麻烦’给收拾了。要是那一位还留下来,指不定还得要出什么乱子。
迷地的平民百姓,对于贵族或国家,可没有什么忠诚一说。不过就是因为贵族领主能够提供庇护,能够仲裁纠纷,所以服从这样的领主或君王而已。除此之外,不过就是屈服于因为这些人的身份,而带来的权力与暴力。
假如剥掉那两层外皮,且当贵族们连这些最基本的庇护与仲裁都做不到,什么时候发生‘贵族老爷独自一人跑进魔兽森林里,就再也没回来了。’的事情,也都不会让人意外。
特别是有能力的人,对于那些无事生非的纨裤子弟,更是打从心底的厌恶。偏偏特权阶级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同样一个尿性。管他是好是坏,同一阶级的人下意识地会去保护他们眼中的‘自己人’,阶级与阶级间的差距则视为天堑。
然而大部分人,包括哈桑巴赫什与拉希德在内,他们选择的是适应这样的体制。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在内心中,鄙视某些让他们看不起的人事物。
所以说,眼前这些人有什么过错。真要挑他们的缺点,就是实力太强,不能乖乖地任由格瓦那帝国的贵族们蹂躏。那群高高在上的人心理无法得到满足,自然怨声载道。
有抱怨,自然会有一些小动作。只是大部分无谋的举动,都被那两位挡了下来。哈桑与拉希德除了对林等一行人抱有好感外,也不觉得那些贵族私下的行为,或是以权力胁迫他们做的事情,会真正对林等人造成麻烦。顶多就是触怒他们,然后再把事情给闹大了而已。
事情闹大了,对谁有好处?不知道。但两人很清楚,自己绝对是死第一个的,不管是被眼前这一伙人打死,还是事情搞砸了,事后被推出来顶锅而死。
比较起来,无视那群以权逼人的贵族,还比较没有后遗症。顶多就是被找麻烦、穿小鞋,难不成对方还能因为自己不办事就杀全家?
不过自己听到的那个‘传闻’,应该说出来吗?候在飞空艇旁的两人,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但很有默契地达成了共识。
和正在搬运东西的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后,拉希德负责守在栈桥前,哈桑巴赫什则是走上栈桥,弯腰穿过舱门,进入飞空艇中。一抬头,就看到那个传闻中的奇异生物,身体是水元素生物,但头颅却是殭尸脑袋。
据他们所说,那颗头颅是史东,身体是那位魔王临时做的,拿来充当看门狗用。而史东之前在魔王军中,是担任近卫军团长的重要职务……好吧,老实说,完全没有那种看到史前大人物的感觉。
基本上,那个只剩下脑袋的缝合尸大人很少说话,也没有什么压迫人的气势。假如脸丑又恶心算是攻击手段的话,大概是会让人退避三舍。
但是哈桑知道,这位的名声在空港管理官之间,可也是战功彪炳。更多得益于他背后那柄斩舰刀,不知有多少行事作风跟盗贼没两样的治安官,以及真正的盗贼,都饮恨在那柄大剑之下。任何想上飞空艇的人,没有人逃得过他一剑劈下。
幸亏这几日一起做事,还算混了个脸熟,才没一见面就把斩舰刀劈过来。哈桑巴赫什勉强露出一个笑脸,说:“请问崔普伍德阁下呢?”
往驾驶座的方向一指,史东依旧不言语。事实上席德号内部空间没有什么遮蔽,哈桑一登艇就看到某个魔法师了。多嘴问这么一句,其实也有表明自己目的地的用意,避免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缝合尸劈来。
而哈桑巴赫什的声音,也引起了林的注意。在这个准备离开的时间,他正在教导地精托托卡尼怎么操作席德号。也打算在接下来的旅程,让地精担任主驾驶。
对某人来说,操控飞机这一回事,玩过就好。尤其席德号的操控跟自己想象还有一段距离,玩起来特没劲,也就对于继续驾驶兴趣缺缺了。
当林注意到这个亲近的胖子提起自己,他便撇下了地精,来到艇尾处。“呦,朋友,有事找我嘛。”
“嗯,阁下,有没有考虑改其他时间出发。或者是半夜离开?当然,最好是替席德号增加武器之后,再离开。这应该是你擅长的事情吧。”
被这么一建议,林先是懵了一下,随即会意过来,问:“有人要对付我们?”
“我可没这么说。我没说过有人打算在席德号离开阿巴丹城可以观察到的空域后,用巨弩把这艘没有武装的飞空艇从天空打下来。”
“喉喉,是这样呀。”
“我可什么都没说呀。”哈桑巴赫什再一次强调着。
“呵呵,我了解。”拍了拍哈桑的肩膀。对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来说,这个空港管理官算是相当友善的了。不过他话中的警告,某人却不怎么在乎,说:“放心好了。我什么都没听到,也就随口说说而已。假如有人在我离地的时候攻击,也许还会让我感到伤脑筋。但是想等我飞离阿巴丹城的空域再攻击,我可一点都不会烦恼。因为他们至少得先追得到才行。”
一席话有自曝弱点的嫌疑,说出口的那一刻,某人就后悔了。毕竟交浅言深是大忌。哈桑之前表现出的友善态度,以及听到消息后,愿意给出警告,不排除对方另有用意。
不过转念一想,对方人就还在眼前,准备也快要完成。只要哈桑一离开,席德号就可以出发了。就算他真的传达给暗处图谋不轨的人,那群人也真的临时改变计划,大概也都来不及了。假如哈桑真的是出于善意而警告,那当然是皆大欢喜。
所有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因为大部分家当,之前都是堆在飞空艇上,没有刻意搬到旅店,所以准备的进度很快。至少像是在旅行一样,而不是像搬家那么麻烦。
而来自哈桑巴赫什的警告,也是点到为止。对于魔法师谜之自信,他不置可否。会说那一些话,其实也只是要避免被记仇而已。不得不说,被一个有本事神出鬼没的魔法师惦记着,谁都会睡不好觉吧。
当一切准备就绪,艇上众人与哈桑、拉希德道别后,便关上了舱门。
同样让阿巴丹城的工房主与匠人们赞叹与搞不懂的浮空魔法阵,在权能的灌注下发挥效用,让席德号得到了浮力,并同时将起落架收起。
席德号舱室内部,环景的实景呈现屏幕,将外头所见悉数播放在舱内的空间中。隐约可见,外头有无数水手正忙着登上各自的飞空艇,甚至有心急的人已经将床弩类的武器给推了出来。
确认所有人都已经用安全带,把自己牢牢地固定在座位上后,托托卡尼发动了推进引擎。启动瞬间的震动,让席德号狠狠地晃了一下,随即轰鸣声传来。
挂上离合器,螺旋桨叶开始用怠速旋转。托托卡尼一推节流阀,同时喊道:“车进三。席德号,出发。”
原本以为比乌龟还要慢的飞空艇,在众人的视线中斜插入天。速度之快,前所未见。还在忙着起飞事宜的水手与艇主们,目送着目标远去。要不要追上去,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在追不追得上?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