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人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二十三章 尋親分享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看着这一杖,因为陛下说了,要在第八百杖打死施邬。
如果这一杖没有打死,那么就是违抗了君令。
陛下心情好,那一切好说,不予追究,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陛下心情不好,那掌刑官就完蛋了。
因此,所有人都紧张兮兮。
这时候,趴在地上的施邬睁开眼睛,虚弱的说了一句:“神乎其技。”
随后,他咽气了。
掌刑官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幸不辱命。”
周围的掌刑人都兴奋地拍手,说道:“厉害啊,厉害,大人真是厉害。”
这个夏天吃定你
掌刑官笑了笑,说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哈。”
小宦官兴冲冲的跑过来了。
刚才他虽然没有在近前,但是其实一直在偷偷地瞄着这里,时不时就看上一眼。
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见,施邬是在第八百杖的时候被打死的。
更为难得的是,这八百杖的频率和黎刀一模一样。
正应了施邬的那句遗言:神乎其技。
小宦官冲掌刑官拱了拱手,说道:“大人真是厉害,小人佩服之至。”
掌刑官一脸谦虚,其实心中也有些得意。
小宦官对掌刑官说道:“我这便去禀报陛下了。”
掌刑官连忙应了一声。
当小宦官回到议政殿的时候,发现朝臣们正在审问古麦村的村民。
古麦村的村民战战兢兢,起初的时候,他们还不敢说实话,但是渐渐的,他们也搞清楚了现在是什么状况,于是开始指正村长,将村长的罪刑都一一的说了出来。
而村长跪伏在地,起初的时候还在辩解,到后来的时候,连辩解都不辩解了,因为实在辩解不过来了。
重生名门千 蔚叶
他只能低着头,一个劲的说道:“恕罪,恕罪,饶命,饶命,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诸如此类。
小宦官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说道:“陛下,施邬已经被打死了。恰好死在第八百杖。而掌刑官的力道,一直都是一样的,可以称之为神乎其技。”
嬴政好奇的说道:“恰好似在第八百杖?如此神奇吗?”
当初嬴政规定第八百杖,只不过痛恨施邬这种做小动作的人罢了,并没有想着真的怎么样。
就算施邬在二三百仗的时候被打死,嬴政也不会把掌刑官怎么样的。
但是现在,竟然真的在第八百杖打死了,而且还是匀速打死的,这就让人震惊了。
嬴政看着村长,说道:“你相信世上有这种事吗?”
村长唯唯诺诺,说道:“皇宫不同凡间,这里应该会有很多神奇的事吧。小人卑贱如土,岂敢妄测?”
嬴政呵呵笑了一声:“看样子你是深信不疑了。”
村长应了一声:“是,小人深信不疑。”
嬴政说道:“可是朕却有点不信,你看应当如何是好?”
村长:“啊?”
嬴政说道:“不如,在你身上试试?这次朕要亲自去看。”
村长:“……”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即将遭遇一场严酷的刑罚了。
他跪在地上,一个劲的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嬴政挥了挥手,说道:“拖下去。”
有两个侍卫走过来,把村长拖下去了。
而嬴政摆了摆手,带着文物群臣,去了议政殿外,去了掌刑官的行刑场。
掌刑官现在还处于兴奋当中,周围不少人都围着掌刑官,一片恭维之声。
正在开心的时候,小宦官带着两个侍卫,侍卫提着村长,大踏步的走过来了。
小宦官说道:“大人,此人要受刑。”
掌刑官哦了一声,微笑着说道:“今日有不少人受刑啊。陛下对此人有什么要求吗?”
小宦官说道:“和刚才的施邬一样,八百杖。”
掌刑官目光一缩:“也是八百杖?”
小宦官点了点头。
掌刑官感慨的说道:“这可不容易啊。”
小宦官说道:“是啊,这次陛下会亲自观看,刚才你的神乎其技,陛下没有看到,这次想要见识一下。”
掌刑官立刻有点紧张了。
小宦官安慰掌刑官说道:“不要紧张,照常发挥就好。”
掌刑官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明白。”
这时候,嬴政带着文物群臣已经到了。
有小宦官给嬴政搬来了御座,有轮椅的朝臣,跟在后面坐着轮椅。
没有轮椅的,那就只能站着了。
隐隐的,轮椅还真的成为了地位的象征。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掌刑官。
掌刑官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木杖来。
他没有立刻落下去,而是仔仔细细的看着村长。
那新来的低声说道:“大人,不能怕啊,陛下看着呢,你如果怕了,咱们的脸就丢光了。”
掌刑官看了那新来的一眼,冷笑了一声:“我怕个屁,我告诉你,这叫望闻问切。”
新来的人说道:“这不是医者的话术吗?”
掌刑官说道:“好的话术,可以应用于不同的行业。”
随后,他喝了一声,打在了村长身上。
那新来的哎呦叫了一声,紧张的说道:“大人,你打重了,比刚才重多了。”
掌刑官说道:“所以,这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要望闻问切的原因了。村长和施邬能一样吗?”
“施邬年纪比较大,而且这一辈子都养尊处优,他的抗击打能力是比较差的,所以需要轻轻地打,积少成多。”
“但是村长不一样,村长年轻的时候,显然也是吃过苦的,就算现在富贵了,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也还没有改掉。”
“你看他的皮肤,依然这么黝黑,你看他的双手,依然有老茧。对于村长这样的人,就必须要用力了。”
“力气不够,是打不死他的。这样贫苦出身的人,生命力很顽强。就算打八百杖,养上几个月,很快又能活蹦乱跳了。”
新来的恍然大悟,说道:“想不到打人还有这么多门道啊。”
小宦官将这话记下来了,告诉了嬴政。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神乎其技,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候,又有个声音说道:“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此人是仙学传人,深得谪仙真传啊。”
众朝臣听了这话,顿时一愣,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然后大家又发现,刚才那声音,其实是李水本人。
自己夸自己?
靠,真是不要脸。
不少朝臣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这时候,掌刑官还在用恒定的速度打在村长身上。
起初的时候,村长谈笑风生,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很快,他就眉头紧皱,额头上的汗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了。
掌刑官没有开口,但是他在仔细观察,观察村长的状况。
李信有些惊讶的说道:“他的板子以相同的力道落下来,难道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吗?这怎么可能?”
李水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是从一开始就算计好的,你发现没有,他打人的时候,有一种东西是在变化的,就是他的速度。”
“有时候快,有时候慢。他会根据村长的情况,调整节奏,给村长喘息之机。”
李信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没想到打人还有这么多门道。”
李水点了点头,说道:“所以说,好的掌刑官,都是用屁股喂出来的。若非之前季明天天挨打,咱们怎么能见到这样神乎其技的掌刑官?”
李信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须臾间,板子已经打完了,在第八百下的时候,村长正好断气。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好,果然是神乎其技。”
掌刑官激动地向嬴政行礼。
还有什么比陛下的夸赞更能够鼓舞人心呢?
嬴政站起身来,打算回去。
这时候,李信说道:“首恶已除,还有跟着村长助纣为虐之人,怎么办?”
嬴政淡淡的说道:“那些人,就不累如此大费周折了。”
于是,自村长以下,村长的子孙,已经那伙土匪,全都被抓起来了。
至于羊尾和老牛等等清白无辜的人,被当场释放。
剩下一些有污点的村民,还要受到漫长的审问。
如果做的恶大过受的苦,还是要被抓起来的。
而嬴政回到议政殿之后,表明了态度,要群臣讨论,如何清算宗族,推行新政。
狼王的新娘 妖莫狸
这一次嬴政没有和朝臣商议是不是应该清算宗族,而是直接让他们拿出方案,如何清算宗族。
朝臣们再也没有反对之声了,因为谁也不想做第二个施邬。
其实清算宗族的大框架,李水早就已经参照后世做好了,而朝臣们要做的,就是在细枝末节的地方,再加一些东西罢了。
这一天,群臣失去了斗志,彻底不想和李水硬来了。
当然了,或许以后会出现什么天大的好机会,还会有朝臣跳出来。
但是现在,他们是彻彻底底的怕了。
这些朝臣忽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觉得李水这家伙,是不是掌握了什么秘术,为什么能如此随意的操纵民心。
…………
羊尾从皇宫中出来之后,就有些无所适从了。
现在她应该到什么地方去?应该做什么?
应该回家吗?可是回家之后,会不会再被卖掉。
一想到再被卖掉的感觉,羊尾就不寒而栗。
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自己要在咸阳城活下来,绝对不能再回家了。
当初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来咸阳城吗?现在已经在咸阳城中了,那不是正好吗?
羊尾看着正在南方的太阳。
她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我,羊尾,我发誓,一定要在这里活下去。蛇虫鼠蚁都能在这里活下去,我也一定能活下去。”
羊尾刚刚发完誓,忽然有个看起来贼眉鼠眼的男人,鬼鬼鬼祟祟的走过来了。
那男人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可是羊尾啊?”
羊尾一愣,说道:“我是啊,你认识我?”
那人说道:“这几天在报纸上总是见到你。我眼力好,虽然只见过一次你的照片,但是我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听说你的官司赢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羊尾想了想,说道:“我现在想要留在咸阳城,我想要赚钱。”
那人说道:“这个想法好啊。你想不想接受一些采访?只要说一些话,就能拿到钱。”
羊尾惊讶的看着这人:“有这等好事?”
那人说道:“有,当然有了,我就是咸阳城中有名的狗崽。”
随后,羊尾被请到了将军小报总部。
将军小报的记者听说是羊尾来了,全都热情的要命,又是端茶又是送水,还请羊尾吃零食。
羊尾看着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的各色零食,心里面十分不安。
她稍微吃了一块,觉得简直是人间美味,但是更多的她也不敢吃了。
将军小报的人说道:“那咱们的采访就开始了?”
羊尾点了点头。
其实羊尾不知道采访是什么意思,但是真正进入到采访中之后,羊尾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采访就是闲聊天。
她和将军小报的人聊了几句,然后就结束了。
羊尾得到了一大笔钱。
将军小报的人最后说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愿望呢?”
羊尾说道:“我想要进厂,我想要去商君别院开办的纺织厂当女工。”
将军小报的记者,眼睛立刻湿润了:多么伟大淳朴的劳动者。
于是,这句话就变成了本体报纸头版头条的标题。
当然了,羊尾并不知道这些。
她带着钱,一脸茫然地找到了一个住处。
按照羊尾的经验,想要进商君别院开办的工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少老家的大婶是这么说的。据说想要进去,必须是万中无一的人才才行。羊尾自认为不是。
于是她觉得,应该按照老家的人说的那样,找一个熟人带着进去。
但是这个熟人应该从什么地方找呢?
羊尾就暂时不知道了。或许……先观察一下情况,明天去商君别院门口试探一下?
反正得到了一大笔钱,未来一个月的生活是不用担心的。有吃有喝,还有住的地方。
羊尾心中很激动,也很紧张,这天晚上,在咸阳城,在天子脚下,她带着笑意睡着了。。。

ksspb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愛下-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熱推-8h4ky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夏茗悠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战雏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死亡诡记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乐园空间 大尘尘尘呀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兵 王 小說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偷天弓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