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夕山白石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txt-第一百一十七章 【梅塔特隆】·灰展示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夜深了,客厅之中只剩下廊灯亮着……还有,电视屏幕上所散发的光彩,让影子持续的变动。
忽然。
“这是什么,为什么连天使都跑出来了……这编剧脑子有问题吧,乱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少女突然出现在了沙发的背后。
少女怀中还抱着两袋薯片,另外还有一瓶2L的快乐水……大概是悄悄从房间里面溜出来觅食的?
“不是说要睡觉了吗。”洛老板回头,不见喜怒,平静地问道。
“睡不着。”少女耸了耸肩,便直接从沙发背后爬了过来。
她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盘着腿,啪一声地将薯片打开,丝毫都不在意这种不健康的行为会招来兄长的责备。
“这个番叫什么啊?感觉好像没看过类似的介绍?”少女好奇地问道。
作为一名画师(自诩),甚至曾经一度想过出道的少女,自问对于影视文化是相当熟悉的,但此时却毫无印象……不过这个时段放送的,大概是深夜档的限制级番剧?
——我和哥哥在半夜偷偷地看深夜限制级番剧……什么的,才没有胡思乱想好嘛!
少女脸色微微一红,继续吃薯片。
洛老板微微一笑道:“我也不知道,随便打开看见的。”
“哦!”少女随意地点了点头。
她没有看前面的内容,也不知道后边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见哥哥坐在这里看得有些入神,也没有像是往常那样理会自己,所以…有一些,不习惯。
“这个女的,是已经死了吗?”少女眨了眨眼睛,“天使是男主?长得还阔以嘛!”
“你如果想要让他成为主角的话,他或许就会成为主角。”洛老板忽然说道。
少女眨了眨眼睛,怔怔地看着这位兄长,“你今天,好像有些奇怪……吃完饭的时候也是。”
洛老板却随意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指了指屏幕。
少女不耐烦似的翻了翻白眼,嘀咕道:“吃饭的时候规矩多也就算了,看个电视还要一本正经的……没点情趣。”
明明,是二人同居的生活,却过得像是平行线似的。
“我们要尊重这些【演员们】。”洛老板轻声道:“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已经付出了全部。”
“……你可以去写影评了,豆小将先生。”少女再次嘀咕着,但还是很快便收起了小心思,注意力渐渐地放在了屏幕之中。
三国白话
“你说,这个结局会是什么样的。”
少女下意识道:“不用想也会知道,肯定是…肯定是,噫?”
“肯定是什么。”
少女渐渐失神,吃东西的手已经不知不觉停了下来,她迟疑着道:“我也不知道。”
“那就看下去吧。”洛老板轻声说道,“反正明天也不会去学校的。”
少女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哥哥……好像,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要退学的事情?
他今天是怎么了,开窍啦?
才没有!
明明都已经只是穿着小短裤出来了,都不看一眼……
……
……
“那到底是…什么?”
人类反抗军的战舰舰桥堡垒之中,反抗军的首领们怔怔地看着那屏幕上,出现的光柱之中的六翼灰羽少年。
无尽的黑羽落下,就像是黑色的雪,予人一种寒冷绝望之感——它不同于恶鬼皇帝带来的恐怖之感。
这是绝望,悲伤,让人…让人心中堵得发慌的难受。
“难道是遗迹点內隐藏的力量?”一名首领此时冷不丁道:“莫非,【晴天】在遗迹点之中,发现了什么?”
“或许……”另一外首领并不确定地道:“二十年前,恶鬼出现,世界陷入了恐慌之中,但直到现在,我们对于恶鬼,遗迹的秘密,还是有太多的未知……天使,或许就是对应着恶鬼的力量而诞生的。”
“但为什么,这个少年天使看起来……一点也不慈悲?”
讨论的声音渐渐变多了起来。
时光匆匆难寻欢 江蔚来
人类反抗军与鬼之国度的战场,此时进入了诡异的停战状态——因为这神秘的六翼少年的出现。
他吸引的,不仅仅是人类反抗军的注意,更是鬼之国度大军的注意——那些恶鬼【巨龙】,【泰坦】是不会主动思考的,它们都在王国恶鬼骑士的控制之下。
真正在意这名六翼少年的,正是恶鬼骑士们,以及恶鬼们的皇帝:卡兹陛下。
“装神弄鬼的家伙。”
大军之中,一道冷哼的声音响起,伴随而来的,则是一道袭向【梅塔特隆】的猩红之风!
猩红的风中,赫然是一名双臂化翼,如同女妖般的恶鬼!
鬼之国度的第六恶鬼骑士!
恶鬼骑士力量强大,每一个恶鬼骑士,都拥有对战正常状态之下的【曙光战装】的武力……甚至某些时候,恶鬼骑士的机动力要更胜一些。
要碰上了!
王国的第六恶鬼骑士,迅速地挥出了一爪,猩红的巨爪瞬间出现在自称【梅塔特隆】的少年头顶之上。
可少年他,此时依然抱着那怀中生死不知的少女,对于猩红巨爪的出现,恍如为止般……直到,这恐怖凌厉的猩红巨爪,在快要碰到他的瞬间,忽然消散!
猩红的巨爪,在触碰到了少年身体的瞬间,竟然刹那的散开……散开成为了一片片的黑羽!
仿佛,它原本就是黑色的羽毛所构成的,砸人之后,直接就散开,不会痛。
“怎会!”
王国的第六恶鬼骑士瞬间脸色一惊,却见此时【梅塔特隆】忽然抬起了双眼,直视而来!
在视线对碰的瞬间,王国的第六恶鬼骑士,身体瞬间散开…散开成为一片片的黑羽。
落下。
就如同舞台之上,魔术师的一个抓人眼球的魔术一样。
悄无声息的,不曾注意之间,一个大活人就被变走,然后残留了一堆的羽毛!
但台下,此时并没有响起热切的掌声,甚至连欢呼的口哨身也没有!
人类反抗军的人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持续地与给世界带来恐怖的恶鬼作战,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恶鬼,尤其是恶鬼骑士的可怕。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阿尔提亚】的驾驶舱捏,卡莉安娜不禁大大的张开,那是快要塞进去一根大蘑菇似的宽度。
但就在此时,身边的同伴——驾驶着第四战装【阿尔法】的雷妮娜,此时却忽然将战装的大剑压下!
大剑,同时也是具有远程射击能力的武器——这严格来说,应该是巨大的剑炮!
就在众人,恶鬼们都因为第六恶鬼骑士的消亡而震惊不已的瞬间,这位【阿尔法】的驾驶员,冷不丁地发动了攻击!
自大剑所发出的剑炮,此时笔直地冲天而去!
目标!恶鬼皇帝,卡兹!
嘭——!!!
巨大的剑炮,瞬间命中了恶鬼皇帝的身后,随之而来的冲击力,扩散将近覆盖了整个园区!!
对此,卡莉安娜不禁瞪大了眼睛,“我就知道你是个阴沉的家伙,不过这会儿我愿称你是最棒的!雷妮娜,我爱死你!今晚要是能活着回去,我就去你房间!”
“少废话,恶鬼皇帝还没死。”【阿尔法】驾驶舱內的阴沉少女冷不丁说了一声,“准备战斗!那个六翼的家伙来历不明,人还是要靠自己!”
……
剑炮的攻击过后,正如雷妮娜所说的那般,恶鬼皇帝并没有死去——甚至这出其不意得的蓄力攻击,只是将恶鬼皇帝后背的盔甲染黑了一些。
但这却像是一个信号……一个让战场再一次启动的信号!
王国的恶鬼骑士们,一瞬间便向人类的反抗军进攻了!驰骋在天际的恶鬼【巨龙】们,更是只取人类反抗军最后的战舰而去!
见状,伽玛与梅希同时驾着战装回防,至于安卡莉娜与雷妮娜,则是留在了地表,地方恶鬼【泰坦】的攻势。
人类反抗军的战机与战车,以及其余的战斗单位,则是以【曙光战装】作为中心,展开了抵抗。
炮火连绵,曾经如同乐园般的孤儿院园区,瞬间化作了焦土。
在这激烈的战场之中,恶鬼皇帝双手抱臂,遥视着前方的六翼少年——由始至终,恶鬼皇帝都没有在意那些只拥有英雄之心的【曙光战装】,甚至连雷妮娜的一击偷袭,也没能让恶鬼皇帝在意。
它全副的心思,都在六翼少年,【梅塔特隆】的身上。
但【梅塔特隆】的视线,却并不在恶鬼皇帝的身上……他此时正俯视着下方的园区。
园区之下,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理应如此。
“你居然在意那些渺小的生命?”恶鬼皇帝冷不丁开口说道。
恶鬼的皇帝,很轻易就感觉到,此时梅塔特隆】视线搜寻的,似乎是那些陷在园区之中的孩子。
应该没有多少剩下的了……在这种程度的战火摧残之下。
“我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熊孩子。”【梅塔特隆】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这是她最后的心愿。”
她…怀中的少女。
安详,但脸色暗淡,似亡未死……就连作为恶鬼皇帝的它,此时也不好断言这个少女此时的状态。
“她对你很重要吗。”恶鬼皇帝好奇地温问道。
却见【梅塔特隆】的脸上忽然挂上了一抹自嘲似的微笑,“毕竟,是唯一一个,愿意相信像我这种特别不靠谱的家伙的人了。”
“你很强。”恶鬼皇帝沉默了数秒,才缓缓说道:“我能感觉到,在你身上,拥有不亚于我的未知力量。你我之间,若是动手的话,会毁灭很多东西。”
“是啊。”【梅塔特隆】脸色再次浮现出自嘲的微笑,“现在的我,居然会被说成是……只是不亚于你而已。”
恶鬼皇帝再次沉默……它有些摸不准这六翼少年的来历。
英雄的力量,恶鬼的力量,世界最强大的两种力量——此处之外,这个世界什么时候,诞生了这种神秘的未知?
“也罢。”【梅塔特隆】摇了摇头:“毕竟,现在的事实确实如此。”
“看清楚状况是好事。”恶鬼皇帝淡然道:“高位的力量方便统治,没必要因为争斗而破坏那些唾手可得的东西。我并不是破坏的神明……我可与你共享这个世界。”
“也对……”【梅塔特隆】幽幽地说道:“只要有半个这样的世界作为基础的话,我大概很快就可以恢复不少力量了吧,然后打回去,将【炽天宫】的那群王八蛋都揍一顿。这样一想,好像也挺解气的。”
“你有敌人?”恶鬼皇帝便轻笑了声道:“你我联手,世上再无可抵挡之物!”
“那就……”【梅塔特隆】看向了恶鬼皇帝。
恶鬼皇帝下意识地带着一丝期待。
“先接我一剑吧。”【梅塔特隆】冷不丁一会手臂!
顿时,无尽的黑羽在【梅塔特隆】的手上,凝聚成为了一柄巨大的羽之剑,直接皮向了恶鬼皇帝!
“你!”
恶鬼皇帝又惊又怒似的,连忙架起了手中的黑色巨剑横挡而出!
这羽翼之剑,生生地将恶鬼皇帝劈的沉下去的数米!
“不识抬举!”
“我也不想的。”【梅塔特隆】面无表情地再次抬起手臂,羽之剑再次提起,“但我啊,更加不想让唯一一个还愿意相信我的家伙,在背后骂我。”
呆萌小妻驯夫手册 海沁明心
学妹倾倒:学长如此多骄 辰鬻羴
羽之剑,劈!
“赛莉恩她要是知道的话,真的会骂死我的。”
羽之剑,提!
诸天谍影
羽之剑,劈!
恶鬼皇帝,生生地在这一次次的剑劈之下,被劈到了大地之上!
它双腿彻底陷落在大地之中,手中的黑色巨剑,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尽显狼狈!
“你应该不止这种程度的吧。”【梅塔特隆】此时目无表情地看着恶鬼皇帝:“拿出点真本事来吧,我现在特别的烦躁,只想要痛痛快快地打一架,然后再处理一下,某个躲在暗处的老鼠。”
说着,这位六翼少年的目光,却忽然移动了一下……那是破碎的宿舍大楼的某个角落!
……
“发现我了?”
宿舍大楼之中,冰蓝色长袍的女人神色微变——那道视线,就如同直接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样!
“不可能……你明明已经【圣陨】才对了!”
一咬牙,冰蓝色长袍的女人,再次翻开了手中的【盖亚之书】,厉色道:“哪怕耗费【盖亚之书】过半的力量,我也要将你,彻底镇压在这里!!”
地动。
但摇动的根源,并非来自女人手中的【盖亚】之书……摇动的出现,在【盖亚之书】的力量释放之前!
这也不是【梅塔特隆】与恶鬼皇帝引发的震荡!
这股震荡,其时竟是来自……地下深处!
遗迹!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夕山白石-第一百零一章 孤兒院的幽靈熱推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就像是拥抱过后,拥有三十六翼的天使虚影缓缓地飞向了赛莉恩,紧接着从她的身体穿透而过。
有洁白的羽毛在教堂之中飞舞,随后渐渐地散失——最终,只剩下最后的一根羽毛,缓缓飘落。
一只小手掌却在此时抓住了这根羽毛——眼前的小男孩,梅丹佐。
“都想起来了吗。”
赛莉恩先是一怔,旋即沉默了片刻……她有些害怕地点了点头,“你怎么会……”
“我说过,是因为借用了你的眼睛。”梅丹佐此时把玩着手中的羽毛,“基本上,我是不会出现的……只不过,这个地方有些特别,即使只剩下思想,然而思想不同,也会被当作是独立的个体。”
“你…借用我的?”赛莉恩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的眼睛位置。
梅丹佐摇摇头道:“只是一种比喻而已,我并没有真的对你的眼睛做了什么。”
赛莉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似又想起了什么,“是…是上次在那个…那个意识夹层的地方的时候?”
“确实是那个时候。”梅丹佐点点头:“只不过,仅仅只是通过你的话,还是不够……还需要另外的媒介才能实现。当然,当时的情况是,确实两个条件都符合了。”
赛莉恩想了想道:“我只是记得,那时候加尔文大学者好像…好像有了什么东西,在背后刺了我一下。对了,临走之前,他还交给我一样东西……难道?”
“你没打开看是什么吗。”梅丹佐好奇问道。
赛莉恩修女摇摇头:“我…我怕麻烦,不知道应该是最好的。而且加尔文大学者也说了,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打开。”
“你确实很听话。”梅丹佐轻笑了声,“那时候也是,我让你不要去看那些眼睛,你还真是忍住了没看。”
赛莉恩修女自嘲道:“我大概只剩下这点愚笨了。”
“愚笨吗?不,在我看来……”梅丹佐冷不丁地跳飞到了赛莉恩的面前,“或许,你才是最合适的。”
“什么?”
梅丹佐此时却摇了摇头:“没什么……而且,也不是目前应该思考的事情。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应该如何才能够脱离这里,才是必要的。”
“你是说…离开孤儿院吗?”赛莉恩修女下意识问道。
“如果不能够离开这个世界,即使离开了这个孤儿院,也没有什么用。”梅丹佐摇了摇头:“相反,唯有呆在这个地方,你才有可能找到脱离这里的关键。毕竟,这里才是世界的中心点。”
“这…这是什么意思?”
“玩过积木吗。”
赛莉恩修女点点头。
梅丹佐便道:“不管要用积木来砌出什么,它总是以第一块的积木向外拓展的。这个世界也是一样,以这所孤儿院,向外进行的拓展。而且还是一种相当高级的力量的作用。你应该觉得幸运,能亲身感受到这种哪怕是众神也会惊叹的力量。”
赛莉恩修女还是摇了摇头,示意不明白。
梅丹佐也不在意,“不明白没关系,你只要知道,世界的中心在这里……这是一个基点,也是突破点。”
“怎么找出这个突破点?”这句话赛莉恩修女还是听明白了。
“首先,要找出这所孤儿院的真实。”梅丹佐微微一笑道:“来吧,这对于我来说,也应该是一场难得的冒险。毕竟这样的机会,对于我来说,不会很多。”
说着,就再赛莉恩的面前,一身白袍的梅丹佐摇身一变,便穿上了一套格子风衣,而他手中原本把玩着的羽毛,此时也变成了一支……烟斗?
……
总感觉,小孩抽烟斗并不是什么好事——尽管赛莉恩知道烟斗大概只是装饰品。
“我们…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调查。”
“调查什么?”
“当然是失踪的那对兄妹了。”梅丹佐理所当然地道:“既然世界的中心就在这个孤儿院之中,那么任何发生在这里的不寻常的事情,都有可能会引起整个世界的变化。”
赛莉恩修女摇摇头,她还是很难理解——只不过,失踪了的那两个孩子,本来就是要找找回来的。
这无关乎她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所孤儿院的看护工——在意的是,她已经在这个地方,和这些孩子们生活了有一段时间,她也曾经真的把自己当作是这里的一份子。
“园区内的护工都出动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赛莉恩修女叹了口。
“这就意味着,你们寻找的方向有误。”
“怎么说?”
只见梅丹佐此时叼着烟斗道:“如你所见,这个园区到处都是监控的镜头。这么多的监视设备,不要说是两个孩子了,就算是大人在刻意躲避的情况之下,时间长了一样也会暴露。”
“你的意思是…小娅他们,在监控没办法监视的地方?”
“这只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方向。”梅丹佐道:“你可以想想,在园区內,什么地方是没有这种监控设备的?”
赛莉恩修女想了想道:“我入职的时间不算长,有些地方也还没有去过。比如说刚才的教堂,就是第一次过去的。不过按理说,宿舍区以外的地方,应该都装满了监控镜头。据我所知,没有镜头的地方,一般都是员工宿舍的房间,办公室之类的地方……还有就是,孩子们各自的房间,以及澡堂之类的地方。这个发现好像还不错,我马上通知沙拉看护长,让大家重点找找这些地方!”
但梅丹佐此时却阻止了赛莉恩修女的举动,并且道:“先别急着通知他们。”
赛莉恩修女疑惑道:“为什么?”
却见梅丹佐此时眯起了眼睛道:“你不觉得,作为一家孤儿院来说,这个地方的管理,显得过于的严格……那只苛刻了吗。”
说着,梅丹佐以手中的烟斗往前方指了指。
赛莉恩修女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了前方……前方,一棵大树的树冠之中,却俨然隐藏着一个监控的镜头。
如果没有梅丹佐的指引,她甚至很难发现这个监控镜头的存在。
看着那缓缓移动的镜头,赛莉恩修女下意识地就躲到了旁边的树干背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为什么要躲开。”梅丹佐此时却淡然问道:“作为园区的护工,而且并没有任何犯错的你,为什么要躲开。”
“因为……”赛莉恩本能地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便意识到了梅丹佐说的是对的。
因为她没有任何过错,并且也是园区的正式护工,她…她应该没什么好怕的才对。
可为什么下意识地会去躲开?
“因为你本能地在害怕。”梅丹佐看着赛莉恩的双眼道:“你会害怕,是因为你潜意识在抗拒这种窥视。你的身体,你的本能都在告诉你,你讨厌被这样的监视着……既然,作为成人也会感到不舒服,更何况是更加敏感的孩子。”
赛莉恩修女沉默。
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作为一间孤儿院,让孩子能够安稳成长的地方——比如说,她帮忙阿萨谢斯先生打理的福利院,只会想办法让福利院看起来更加的温馨,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一样,是绝对不会弄成这种高压的模样。
“我…我们应该怎么办?”赛莉恩修女带着一丝不安问道。
梅丹佐想了想道:“我们很容易会去包庇另外一个人,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
“你是说?”她有感什么。
……
……
驾驶员学院。
“卢迪克先生,卢迪克先生,没有准许的话,你暂时不能进去的,卢迪克先生……欸!”
王爷是个宠妻狂
秘书急忙忙地拦截——但加尔文校长办公室的大门,还是被推开了。
办公室内,加尔文校长正在埋头认真工作,听见了动静之后便头也不抬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让他进来就好。”
秘书只好点了点头,并且将办公室的门再次关上。
卢迪克此时整理了一下有些发皱的衣服,很是有趣地道:“从前都是别人想要见我,给利瓦尔拦住的。但没想到我也会有被人拦住的一天,而且还是在校园里……还真是让人难忘的一天,你是说不说,加尔文,老师。”
“治疗所那边给我留言了。”加尔文学者这才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那边说治疗效果很好,很成功……也很不可思议。”
卢迪克耸耸肩,直接在办工桌前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你既然选择让我去救人,就应该想到会有什么后果……所以,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苍雷】的驾驶员,就是那个孩子?”
“我如果提起告诉你,你就不会去吗。”加尔文学者却反问道。
卢迪克冷笑似的轻笑了声,“行吧,不管说和不说,凭我和那孩子的关系,结果我还会去的。只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克丽丽当初是我们一起发现,并且从雪地救回来的。三个人之中,阿萨谢斯一直照顾着她,我也会时不时地去见见她,却只有你,会想着去利用这么一个…孩子。”
“克丽丽作为驾驶员的身份,并不是我赋予的。当她来到这里之后,她就已经是驾驶员。”加尔文学者平静地道。
“但你分明知道,让她去驾驶【苍雷】迎战【使者】,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卢迪克声音渐沉,“如果我不是正好也来到这里,如果我不是拥有那种能力,如果救不回来克丽丽,你知道这会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吗?老师,你就这样放着不管,就真的不拍阿萨谢斯会记恨你?那家伙,如果真的记恨一个人,是真的会恨一辈子的。”
“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加尔文学者沉默半响,才吁了口气道:“我没有想过,会接连出现两次冲击。出战之前,防卫军已经做过了战斗模拟,胜率基本上都维持在90%以上。”
卢迪克淡然道:“我以为,我所认识的加尔文老师,是那种不会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的人。”
恶魔班的魔女军团
加尔文学者依然平静,与卢迪克一声不吭……敌视似的对视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情绪发泄完了吗,发泄完了,就谈正事吧。”
卢迪克耸了耸肩,微微一笑道:“我最喜欢就是和老狐狸谈合作的了——不过,在开始之前,老师你是不是应该兑现之前的承诺,告诉我一切……关于,【主角】的事情。”
加尔文学者想了想道:“【盖亚之书】,是一本由许多书页故事所组成的一个庞大,相互独立,却又有着某种联系的复杂世界群体。虽然,每个书页故事世界都不一样,但却有共通的地方。”
“主角?”卢迪克下意识问道。
加尔文学者点头道:“没错,故事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但故事的【主角】,是一样的。”
卢迪克想了想道:“但我们怎么通过这个【主角】离开?”
加尔文学者道:“不是通过【主角】离开,而是通过【主角】来获取【书页】。【书页】就相当于整个世界的基点,掌握了【书页】就相当于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所有变化……等同于这个对应书页世界至高无上的神明。”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控制整个世界?”卢迪克皱了皱眉头,“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但关键是,既然你说【盖亚之书】是由大量书页组成的世界群,单纯只是掌握了其中一张【书页】,能有什么作用?我记得老师你已经说过,【莫瑞甘】已经掌握了绝大部分的【书页】。”
“只要【莫瑞甘】没有找到最核心的书页,彻底完成对【盖亚之书】的控制,再多的【书页】在手,也仅仅只是量的增加。”加尔文学者缓缓地说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们手头上哪怕只有一张【书页】,本质上都处于同一个位置上。不仅仅能够将【莫瑞甘】抵挡在外,同时也拥有寻找核心书页的资格。”
卢迪克若有所思,“这么说……【莫瑞甘】,也会来到这里?”
“不一定现在就在。”加尔文学者道:“不过据我所知,【莫瑞甘】这次打开【盖亚之书】,将会场的人投放,所投入的【书页世界】,大概都是那些尚未被找到【书页】的世界……或许,当我们找到这个世界书页的那一刻,她就会出现……作为收割者。”
“但即使这样,我们也不得不继续下去。”卢迪克顿时眯起了眼睛,“老师,你是打算,以这个世界的力量……用那些巨大的战斗机器,来对抗外神?”

n20bn超棒的都市异能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笔趣-第九十六章 未完成的一頁閲讀-dzhcb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眼前的是一个宁静的城镇。
楼宇并不高,似乎是一种够用就好的思维。
只是远方却眼睛能够看到一道如同气泡般泛着流彩的薄膜——整个城镇的边缘,都被这种薄膜所覆盖着。
这道薄膜似乎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往期外扩张而去——在城市的边缘,甚至还能够看到半栋建筑的风景。
随着薄膜的往外扩张,半栋的建筑,也渐渐地补全。
洛老板此时就在自家——至少是这个家的露台上,眺望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里…还没有完成。”
叮铃铃——!
是电话的响声——来自客厅。
洛邱将电话拿起,只听见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你好,请问这里是洛娅的家吗。”
闻言,洛老板沉默了片刻,才道:“没错,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洛娅在学校的班主任。”电话里的男人此时正色道:“请问您是,洛娅的家长吗?”
洛邱随意地看了这屋子一眼——这里,似乎只有两个人所生活的痕迹。
他想了想,便回答了这名自称是班主任的男人的问题,“我是她的哥哥,或许还是她目前的监护人。”
“或…或许?”
“请问洛娅有什么事情。”洛邱却直接切换了话题。
自称班主任的男人道:“是这样的,关于洛娅在学校的一些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跟你沟通一下,洛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比较方便?”
“需要我到学校吗。”
“不用,如果可以的话,傍晚的时候,我们在外边约个地点好不好?”那女人轻声说道:“如果把家长喊来学校的话,可能会给学生带来不必要的心理压力。”
洛老板微微一笑道:“老师你,很爱护学生。”
“方便的话,下午五点半,我们在车站旁边碰面怎么样?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您可以记一下。”
洛邱直接在记事本上写下了班主任留下的电话,并且确定了碰面的时间与地点。
电话中断了,只见房间的门此时悄悄地打开了一丝,从里面露出了少女的半张脸来,少女迟疑着道:“是谁的电话……”
“推销的。”洛邱此时微微一笑道:“问我要不要买房子。”
少女哦了一声,随后便直接将房间的门关上,但关了门之外,却又传来了少女的声音,“晚上…晚上吃什么?”
洛邱走近门前,“你想吃什么。”
“随便。”
洛老板笑了笑道:“那我去买点食材回来,你……要一起出门吗。”
没有回应。
洛邱等待了片刻之后,房间里面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他眨了眨眼睛,便离开了这间房子。
直到房子大门关门的声音响起了之后,少女才又将房门打开了一点,探头出来打量四周——在确定了屋子里面已经没有别人之后,她才缓缓自房间之中走出。
少女身上依然还披着被子,并且一下子就冲到了冰箱处,从里面翻出了一些吃的喝的之后,便又迅速地冲回了房间之中。
关上了门。
随后又打开了门,在门锁上挂上了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子,接着才又关上了门。
……
……
他们…或者说,它们,是为了各自的目的,而在路途上结识,并且一起旅行。
【Z】是为了寻找失去的记忆,以及一个很重要的人。
至于铁皮人卡兹听说是为了寻找类似它这个模样的同伴——蕾米娅后来知道,卡兹的大盔甲里面,是空的,卡兹就是这副铁甲的本身。
太郎丸是为了寻找一种传说中的美食,晴天娃娃先生希望能够找到便成人的方法。
至于蓝色的小鸟说,它在寻找自己的故乡,但却又说不出来故乡在什么地方。
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家伙——但蕾米娅心想,在这个魔物横行,人迹罕见的世界,【Z】一行虽然古怪,但起码并不可怕。
“蕾米娅,你也在寻找你的哥哥吗?”卡兹虽然看起来恐怖了些,但意外地是健谈的性格。
“可以的话。”蕾米娅轻轻点了点头。
炎帝控天 蓝色的牡丹
卡兹便直接宣布道:“这样的话,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旅行!”
蕾米娅怔了怔,在这个荒凉的世界,似乎真的很需要同伴,只是……她茫然地看向了唯一能够给予自己一丝安全感的【Z】,迟疑着道:“我…我可以吗?”
【Z】却轻声道:“你难道不可以吗。”
蕾米娅怔了怔,忽然有种想要哭的感觉,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晴天娃娃先生此时来到了蕾米娅的面前,卖弄了一手变出花来的魔术,并且将手中的花朵送给了蕾米娅。
“这是,纸做的?”蕾米娅惊讶问道。
晴天先生道:“听说这样的话,从前的世界到处都能够看见。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只是有一次在别的城市的一座墙壁上看到了这个图案,所以就用纸折出来。”
“这是蔷薇花。”蕾米娅忽然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蔷薇花,同时也是【自由之城】的城市之话,是【自由之城】圣人的象征,作为七都之中的【自由之城】的居民,没有不认识的。
“蔷薇花啊……原来这种话就叫做蔷薇花。”晴天先生似乎找到了感兴趣的事情,一下子就追问起来蕾米娅关于更多这种花卉的事情。
这似乎打开了一个话题……一个让蕾米娅融入到这支旅行小队的契机。
风雪里,它们躲藏在着狭窄但温暖的环境之中,小声地说着各自的故事,直到沉沉睡去。
……
……
斯里兰战斗学院——这所世界上唯三之一的专门培养巨大战斗人型驾驶员的学校的名字。
加尔文校长的办公室内,卢迪克正在大口地吃着泡面。
他饿了大半天了……因为不熟悉这里一切的关系,卢迪克大半天的时间,都独自一人躲了起来,鼓捣着手头上的通讯设备,倒也算是了解了不少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
主要是【自由之城】也是走现代文明的路子,与目前的这个世界相差并不是很多——他不至于完全不能适应。
“这是什么人?”卢迪克此时忽然问道。
办公室的投影屏幕上,正出现了一组画面——这是白天的时候,第九十七【使者】被消灭之后,所出现的巨大漩涡之中降临的身影。
与过往的【使者】不一样,第九十八次冲击之后所出现的【使者】,居然是人类的模样。
屏幕上的第九十八的【使者】,是一名黑发黑瞳的年轻男子的模样。
只是男子的双眼之下,却有着水滴似的泪滴纹身,而且看起来神色异常的冷漠——第九十八次的冲击接连的出现,让整个世界的防御机构都紧张了起来。
然而第九十八次冲击出现了之后,新出现的【使者】并没有带来破坏,并且在现身之后,很快就消失不见,去向文明。
但第九十八【使者】所带来的破坏,却让人骇然——半个城市在一瞬间化为废墟,甚至于城市地下的庇护所,也无一幸存……
“防卫军的人,暂时将这个新出现的【使者】命名为【零】。”加尔文学者想了想道:“意思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类型的【使者】。”
“以前居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
欧少,别说爱我 蓉含冰清
加尔文学者摇了摇头,“正因为这样,防卫军才高度地紧张了起来……我估计,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自给地的支援,应该也差不多到齐了。接下来,这里可能会成为第一战线。”
卢迪克皱眉道:“你口中所谓的防卫军,是觉得这个代号【零】的【使者】,还停留在这个城市的某处?”
“至少,他们没有在这里以外的地方,检测到【使者】的力场波动。”加尔文学者点点头:“但我们这个城市,【使者】的力场波动却越来越强烈,甚至还远远超过了最高级别。”
“那我们为什么还不逃?”卢迪克诧异道:“那种挥手就毁去半个城市的家伙,我们拿什么去抵挡,用头顶吗?”
“不能走。”加尔文学者摇摇头,“因为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主角?”
“【盖亚之书】,是一本很神奇的书籍,它的每一页都是一个庞大的世界。”加尔文学者沉声道:“唯有找到书页世界的主角,才能够找到离开的办法。”
卢迪克沉闷半响,“老师,你看来,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我。”
“我会慢慢告诉你。”加尔文学者道:“因为这次,你已经不能够置身事外……但在那之前,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
“条件吗?”卢迪克翻了翻白眼,无奈地道:“好吧,什么条件。”
“我需要你的那种特殊的能力。”加尔文学者冷不丁说道。
卢迪克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低头安静地吃着泡面。
加尔文学者也不在意,继续道:“虽然进入了书页的世界,但事实上我们本身拥有的东西并不会消失。比如我们的认知,学识,观念……甚至一些特别的能力,你的能力。”
卢迪克此时夹起了一块虾仁,啧啧称奇道:“这种泡面成本很高嘛,会不会做生意的?”
“【苍雷】的驾驶员后来被发现了。”加尔文学者直接说道:“冲击之前,这个驾驶员成功地发射了驾驶舱出来,躲过了一劫,但却受了很重的伤势……我需要你,将这个驾驶员给救回来。”
“我能得到什么。”卢迪克抬头,“只是老师你打算告诉我的那些,不够。”
“你还想要知道什么?”加尔文学者淡然问道。
“回答我。”卢迪克此时盯紧了加尔文学者,缓缓说道:“回答我,知道这一切的老师你,知道【莫瑞甘】存在的老师你,知道【盖亚之书】的老师你……是不是,也曾经是一名,外神?”
加尔文学者沉默半响,随后吁了口气,只见他从抽屉之中取出来了一张卡牌,推到了卢迪克的面前,“这是通信证,你出去之后,会有人带你去治疗室的了……至于我是不是外神的这件事情,你……忘记了我的信仰了吗。”
“老师,这样的回答,很狡猾啊?”
“不狡猾一些,也当不好你这种坏学生的老师。”加尔文学者摇了摇头,“记住,在这个世界,你能够相信的,唯有我……同样地,我能够倚重的,也只剩下你。”
卢迪克一声不吭地冲加尔文学者的办公室走出,按照指示,来到指定的地方。
一辆运送用的车子,早早就已经等候了在这里。
“请问,你就是加尔文校长所说的那位能救人的医生……卢迪克先生吗?”
运送车上,此时探出了一个脑袋出来,看着卢迪克问道。
然而卢迪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的,居然是一个顶着晴天娃娃脑袋的家伙……这家伙,带的是头套吗??
……
……
……
……
七个小矮人……哦,不对,是七个穷凶极饿的大胡子矮人,此时正在风卷残云地吃着刚刚打回来烤制的一头大野猪。
少女看着它们,自然没有半点的食欲——尽管此时身体确实有饥饿的感觉在反馈。
大胡子矮人的大哥此时忽然道:“公主殿下,我刚才在外边打听了一下,皇后下了命令,要进入森林搜捕我们了。城里面到处都贴满了我们的通缉令。”
少女随意地嗯了一声,兴致缺缺般的模样。
大胡子矮人却看不懂这气氛,依然自顾自地说道:“听说这次带兵的是王国骑士团的拜朗团长……呔!那家伙真的难对付,空手就能挡住劳资的狼牙大棒!”
少女忽然皱了皱眉头,“你说……骑士团的团长叫什么?”
“拜朗啊。”大胡子矮人大哥道:“公主殿下,你的脑子还没有好起来吗?!”
少女此时却没有理会,只是嘀咕的念着什么,“拜朗…拜朗?”
旋即,少女站起了身来,就往屋外走去,大胡子矮人们连忙问道:“公主殿下,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进城。”少女淡然说道:“我要去见一见这位骑士团的团长。”
大胡子矮人们此时大惊,“不能啊,公主殿下,你现在脑子还没有好,那些害人的巫术肯定用不好的,你对付不了拜朗的!”
说着,大胡子矮人的大哥便连忙伸手去抓少女的肩膀。
但在它快要抓住的瞬间,却忽然感觉到了一阵的天旋地转——回过神来的时候,大胡子矮人的大哥,已经趴在了地上,一条手臂还骨折了。
“请不要碰我。”少女冷淡说道:“再有一次,你的未来,或许只能用脚来吃东西。”
闻言,大胡子矮人大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兴冲冲地爬起了身来,“太好了!回来了!咱们的公主殿下回来了!就是这个味,就是这种杀人不眨眼的表情!是公主殿下没错了!太好了!”
“是啊!公主殿下的脑子好了!终于好了!”
看着七个大胡子矮人此时手舞足蹈,热泪盈眶的模样,少女……少女叹了口气,扶额。
#########
PS:(2/2)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