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奉義天涯

好文筆的小說 警探長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一章 風暴前夜分享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白松开始自己检查起身体来。
双臂、双腿的供血不足,目前已经出现了水肿现象,因为长期在阴暗的地方,他的视力尚可,他已经可以判断出来,和自己一个舱的两人,一个年纪大的已经死了,另一个也处于非常不良的状态。
人的身体是不能、也不应该接受如此长时间的麻醉的,加上这种特殊环境,撑不住实属正常。
白松挨了三次,其他人都是挨了四次。
但是,无论其他人死活,他都不能救人,因为其他人还被麻醉着,即便是王华东、王亮躺在这里,他都不会救,没有任何意义。
差不多过了十五分钟,白松才大体恢复了行动。
乔启教他的脱困的知识,有很多比现在的环境要复杂的多,毕竟作为特种兵出身,战争期间很多事情都非常惨烈。
比如说,如果失去了双腿,如何利用现场环境来延长生存,尽可能地移动更远的距离,获得最大的生存可能性。
他逐渐地站了起来。
鱼舱的高度也没多高,他站起来就能刚好看到外面,外面比这里面要亮得多。
他没有看到任何人,就看到了船上的灯光,看到了有些不太亮的星星。
今天是11月17日,农历十月初六,上弦月,在这个期间,到了半夜,月亮才会落下去,目前月亮仍然在天上,看角度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垂落,也就是说,目前应该在晚上十二点左右。
寒王绝宠:全能小灵妃 黑面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同时,白松看到了北极星。
他很早就买了天文望远镜,对天文非常喜欢。
北极星位于地轴延长线上,距离地球的距离445光年,远到与之相比地球本身得到半径可以忽略,所以从任何可以看到北极星的位置看北极星,都可以忽略地球半径。
从地球表面看北极星,这条视线与地轴平行。所以,这条视线与地平线之间的夹角,也就是视野中北极星的仰角,就等于该地点的纬度。
大体估算了一下,应该在北纬25度到30度之间。
因为是肉眼,这已经是极限了。因为不知道具体时间,经度暂时无法判定。
但白松也因此可以判断出来,刚刚卧底提供的线索都是真的。
步步攻心:宝贝哪里逃
这般说来,半个多小时之后,还会有人出来探查他。
白松很清楚船上现在的问题,其实谁都怕张左,都想发难控制住张左,至少可以提前获得主动权。
从目前船的航速来看,对于渔船来说应该是满速,就算不是应该也是“前进三”了。目前无法得知这艘船的续航还有多少,但是站起来之后,白松看了看这艘船,结合这几天在渔港和多名渔民聊天的经验,他大体可以推算一个结论:续航不可能还有太多了。
这是一个经典的多方威慑形态,张左一方在自身武力完全不占优的情况下,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并且对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产生了严重的威胁。
白松站起来,在鱼舱里活动了一阵子,感觉到了身体的无力感。
由于长期的捆绑,淋巴液回流受阻、反流,肢体浅层软组织内体液集聚,导致四肢变粗、脂肪硬化,他自己按压了一下,程度还不算重,属于身体可以自行恢复的类型,但短时间内不可能。
随着他的身体运动,逐渐地还是有了一定的行动能力,他自己估测,现在他如果一对一的话,必然打不过普通成年男子。
如果他现在有进食的机会,再有一个小时的恢复,就能好上一大截。
随着时间的增加,他身体的恢复程度越来越高,但饥饿和对水的渴求越来越大,比起饿来说,更难过的是渴。
饥渴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的,他做了决定,还是再休息十几分钟,继续活动活动四肢,再离开鱼舱。
外面新鲜的空气让他舒适了不少,也让他的晕炫状态消失地更快。
太饿了…
别人都说饿到一定程度会感觉肚子里有一团火,白松却感觉就是有针扎,要仔细说,更像是绑着几十根针的球在胃里滚动,胃不断地绞痛。
初步的脱水和水肿,让他身体的机能到了警戒线。
“大晚上的,睡不着啊?”白松听到有人的声音,连忙蹲下靠墙。
现在风浪有点大,云彩也逐渐多了起来,估计一会儿要下雨。
“船晃得越来越厉害,这谁能睡得着?伟哥,你以前在海上待过吧?我看你的样子没啥事,怎么也出来了?”说话的这位是齐哥,也就是沧桑男。
“这买卖做过几次,还遇到过大风暴,今天晚上这个,啥也不是。”伟哥看了看天:“不过也少不了折腾一番。”
“那我知道你出来…”
“去船头聊。”
两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白松很快就听不到了。
船有多大白松刚刚大体有了估计,30米左右长,风浪大,船又吵,船头是唯一的一块比较大的空旷地带,两个人在那里聊天,肯定谁也听不见。
白松明白,这两位就是地头蛇和走私贩的头头,谁都怕张左,出来找对策呢。
睡不着的不光是他俩,他俩到了船头,还有其他人出来,白松听到了脚步声,但是没有人说话,他就有些紧张,但是过了不久,声音就消失了。
紧接着,脚步声音消失地那个位置,这个人应该是和船头的人打招呼:“齐哥,张哥让我来喊您一声。”
那边齐哥的声音白松听不到,但是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白松就听到两个人的声音从旁边经过,走的是鱼舱的另一侧。
刚刚喊话的人的声音,白松听出来了,是卧底。
两个人往回走,说明只有齐哥,也就是卧底的大哥,地头蛇被叫到了张左那里,伟哥那边没有叫。
看得出来,张左三人也有些怕,真的在这里被齐哥、伟哥的人给绑了,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的威慑是虚无的,不是现实的,所以张左准备光明正大地拉拢齐哥等人。
伟哥那边五个人,还都是一些狠人,拉拢齐哥,这样更容易达成平衡。
这俩人路过,白松再次探出头来,外面更黑了,船摇晃地大了一些,附近一个人都没有。
这时,白松看到鱼舱的旁边架子上,卧底自己走过的那一侧,比刚刚多了一个打鱼用的空心浮球,不知道是不是船晃滚到附近的。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 起點-第八百八十七章 海中(1)爲、*jlip*enn.qdcn角色盟加更相伴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傍晚。
“这样一直打麻醉剂,他们会不会有抗药性?”张左问道。
“不会的。”走私那一波的头头说道。这个人道上的人都称呼为“伟哥”,名气在某些圈子里不小的。
“别人我都不担心,那个…”张左问道。
“你总让我关注这个人,这个人究竟是谁?你跟我说这个人是你的仇人,但是我感觉身份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伟哥盯着张左说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此时此刻,无论绑着的这个人是谁,伟哥都得一条路走到黑,但是他依然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从上了船开始,张左就多次去查看白松的情况,这给船上的其他人都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虽然做的是亡命的买卖,但是谁也不希望这一次直接把命丢了。
船刚刚开动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好像捅了蜂窝一样!
船老大还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的,从今天早上开始,整个码头,不,是整个东山市的所有码头,就好像疯了一样地在排查。
张左到了这一刻,还是和伟哥打着太极,反正到了这一步了,钱也给到位了,路绕了这么远,再开上半天到一天,船就到公海了,到时候管这个人是谁?
就在这时,船老大从船舱走了出来,看到伟哥,立刻就急了,直接过来就是一巴掌。
“你他妈没给我说实话,这哪里是偷渡出去的人?你们这是绑了谁?我刚刚得到线索,岸边都已经查出来是我的船了!”船长有些颤抖:“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死?”
船本来就不算大,这边的问题立刻引来了其他人。
“查出来了?怎么可能?你这种船至少几千条!”沧桑男走了过来,打圆场:“甚至可能几万条!”
“我哪里知道!我他妈…你们他妈这是带了谁啊?所有的码头被翻了个底朝天,我的名字估计已经被挂在了通缉令上了!”船老大伸手就还要打伟哥,伟哥直接抓住了船老大的手。
这时候,大副和另外两个渔民也都跑了过来,眼见着就要打起来。
别看船老大这边只有四个人,但是他们一点也不虚,这是船上!
谁也不敢把他们四个都扔到海里去,否则没人会开船,不仅如此,连坐标都定位不了。而且摇摇晃晃的船,他们比谁都适应,其他人都至少吐了两轮了。
女王娶夫记
“别闹别闹”,张左看这情况,如果不想个好办法,这船老大都准备主动暴漏坐标自首了!
接着,张左道:“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咱们人心不齐。除了船老大这批人,其他人估计都不打算再回国了,所以最怕的就是船老大你们这些人,我能理解。这样,你们四个,要不直接就跟我在外面,保证比你们在渔港舒服得多。如果不行的话,到时候,回头你们就宣传是被我们劫持了就是了。”
君子寻情
“就是”,伟哥立刻和张左站在了统一战线上:“我的真实身份在国内也是挂着通缉的,到时候你们可以把我供出来,说你们被劫持就是了,反正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船老大犹豫了。
“放心,之前给你们的钱你们也看到了,等我靠了案,我想办法再给你们额外的一笔钱。”张左道:“如果不给的话…算了,你等我会儿。”
张左说完,进了一个小舱室,这是他们几个人的住处,也非常狭窄,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拿出来一根1公斤重的金条,递给船老大:“这是我唯一的现金,就这么多,你接不接?”
这根金条竖起来的话大约有15厘米高,长和宽接近2厘米,看着就能激起人的欲望。
船老大下意识地接了过来,他的思维还在犹豫,手却一点都没停顿。
压手!拇指粗、一捺长的东西有足足两斤重,这必然是黄金了。
其他人看着张左立刻就眼热起来,但是伟哥和沧桑男一方也没有觊觎什么。
这趟因为计划变了,之前定的接应地点不得不修改,目前出海的位置已经偏离了原定位置几百海里,所以接应的人是张左一方的。
这也是张左为什么敢把东西拿出来的原因。
一番喧闹,终于还是归于平静,但是所有人各怀鬼胎。

船长很聪明,直接从自己的小舱室里拿出来一把可以剪开钢缆的大钳子,当场就把金条切成了四份。四份切的时候感觉大小差不多,切开之后还是有差距,大的估计有300克,小的也有200克。他从中拿了一块最大的,把第二大的给了大副,剩下两块给了另外两个渔民,接着就回到了驾驶舱。
船长走了,但是大家的心就不齐了。倒不是利益熏心,张左这一方到底带了个什么人,伟哥和沧桑男一方都不知道。
从现在的形势上来看,这肯定不是一般人。而张左这样的表现,就更让大家担忧了。
人最关心的永远是自己,本来接应的一方是伟哥一方的人,临时变更目的地则成了张左一方接应。
在这种情况下,茫茫大海,没人不担心张左搞一次黑吃黑,把大家全部都扔到大海里。
但是此时没办法挑明了说,谁也不可能提前预知接下来的事,而且谁也不想离开这里回到东山市。
就这样,伟哥和沧桑男一方,临时形成了联盟,他们把目光都看向了张左一方,他们在考虑一个被接应后的好出路。

“这么粗的金条,我还是第一次见,真特么过瘾。”小年轻和另外俩人聊道:“你们说,那个小白脸,手头还有几根?”
“没听齐哥说吗?现在咱们不占优,那边接应,咱还不知道啥情况呢,你心真大。”永仁道:“我现在心里一点底没有。”
“你个怂包还真是怂,这都怕你还干这个?回家捕鱼不好吗?”小年轻不以为然。
“这回他说的有道理。”另一个人叹气道:“什么都没有活着强,你们没看到吗,就连齐哥都发愁了这一次。”
“等接应的时候,上了别的船,我直接去把那个小白脸劫持了!”小年轻得意地说道。
网游之纵横天成
“就怕这个小白脸其实也是个弃子!”永仁叹了口气。
谁,都想活下去。
(晚上有第四更,会比较晚)

j7rx4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第八百七十六章 僵着誰怕誰?鑒賞-ta2io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闻着味就这么地道”,白松从兜里拿出来200块钱,夸赞道。
这家大排档一直都是挺火的,年头也不短了,白松刚来的时候就经常在这里吃,老板也很会做人。自从白松那次在那边帮忙解决了“二哥”的事情之后,每次去老板都亲自接待一番。
“嘿,还行还行,白队您有日子没来了。”老板道:“您吃好,我就不打扰您几位了。”
“诶,你还带了个保温箱过来,太讲究了,等会儿,我们拿出来,你把箱子带走。”白松说着,就打算把烤串都拿出来。
“塑料泡沫箱,这都一次性的,放这里,您这个不容易凉。”老板连忙拦住。
“也行。”白松算是接受了好意,把钱递过去,“谢谢了老板。”
“这回算我的。”老板摆摆手,示意这点东西不收钱了。
“那不行。”白松摇了摇头。每次去吃饭老板都说请客,白松一回也没少给钱。
“平日里来店里您可是一分都没少,就这点还收钱啊,您给个机会…”老板姿态很低。他既然亲自来送,就是为了增加点私人关系。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白松还是把钱塞到了老板口袋里:“反正给我们好羊肉就行了。”
“那肯定!”老板也没办法,再次谢过,他知道再客气就惹人烦了,道了声回见,就推门离开了屋子,门口的保安还在等着。
老板给保安递了根烟,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建筑。

老板走了,大家就放开吃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本来就饿了,看着还冒着热气的烤串,大家再也忍不住,即刻开动。
“这回…算你请…我一回。”王亮支支吾吾地,嘴已经被羊肉塞满了。
“咱们要不要叫马支队?”柳书元问道。
“你以为人家和咱们一样啊?人家可是大领导,局长提起来的,怎么会吃这些烟熏火燎的东西?”白松摇了摇头:“咱不用管他们,支队有专门来的内勤安排他们。”
“工作就应该这样。”王亮嘿嘿笑道:“他们在这里忙,咱们坐着吃烤串。”

五个人风卷残云,很快的就把所有的食物全部吃光了,都非常满足,接着把现场收拾的干干净净。
“任旭不在就没人和我抢…”王亮打了个嗝:“真好。”
“行了,都吃饱了,该忙案子了。”白松擦干净了手,“就这两个素描,我们再细致看看。”
“没问题。”王亮精神饱满,仔细地看了起来。
神界红包群 Mr东锅
30岁的那个长的有点凶的人,实在是难以辨认。司机已经算是尽力配合了,但是描述出来的这个人物还是有点大众脸。一般社会上的小混混们,到了30岁左右,身材发福、短发,这个类型长相的太多了。
但是,20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却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大家都相信王华东的画工,可以肯定的是,谁都没有接触过这个男子,但是却给人一种熟悉感。倒不是说真的见过,而是感觉这个人让人看着还蛮舒服。
“我明白了。”王亮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个人跟我有着类似的颜值,所以看着就很舒服。”
“要这么说,还真有点像。”白松拿着图和王亮对比了一下:“说,你爸在外面是不是还有私生子?”
“靠!”王亮赶忙跳开:“怎么可能,他哪里有我帅。”
被王亮这么一闹,大家也逐渐没了兴趣,白松好好擦干净了嘴巴:“既然咱们没有主见,就送给马支队他们吧,估计这会儿和大山省那边已经对接完了。”
“行。”

马支队这边确实是开完会了,都准备休息了。
收到了白松拿过来的两张画像,马支队把秦支队等人叫了过来,复印了几张,分发了下去。
“你们也早点休息吧。”马支队安排完这个,说道。
最强超能高手 月下狼影
“怎么回事?”白松有些不解。
“大山省那边,和咱们对接的不好。”马支队摇了摇头:“那边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口风,我就没继续探。但是看得出来,我们的情报给他们之后,他们也有些着急了。”
“那到底丢了什么文物?哪怕他们说是假的,他们提到了吗?”
“仅仅提到是一个盘子。”马支队道:“这个事我为啥说早点休息,主要是我不能太着急了。”
“明白。”白松点了点头,看出了马东来的想法。
现在合作的双方有点问题。
白松已经看出来马支队是怎么想的了,苏队等人看到马支队这边这么大力去查,有点坐等分情报的感觉。
事实上,目前的情况确实是如此,大山省那边没有带来办案的队伍,也没有派人去南疆省抓那个伪娘,来的人主要是负责对接,对案子也是不多提。
有些事是可以理解的,但这还是让人觉得不爽。
“那我去找周队了。”白松点了点头。
“去吧。”马支队微笑点头。
现在,马支队和秦无双都休息了,直接不管这个案子了,也就是给大山省那边的领导看的,简而言之“这案子你们不在乎是吧,那我们也不在乎。”
但是,马支队等人不管了、不在乎并不代表真的如此,白松他们还是要继续查的。
简而言之,就是“我要悄悄的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
估计,就今天一个晚上,苏队那边就该着急了。
白松带着人找了周队,联系了一番,发现了几个线索被封死了。
现实伪娘目前下落不明,去南疆省那边的队伍已经下了飞机,但是当地对接的刑警已经早就查了,没有发现伪娘的下落。
南疆省大的惊人,大海捞针不可能。
而开车离开天华市去调取监控的队伍,也是碰到了滑铁卢,一离开天华市的范围,摄像头立刻锐减,司机停车的地方都压根看不到,其他的地方就更别提了。
除此之外,王秀英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其他的线索也保持着平静的状态,对几个民工的审讯也就是伸出了男人相貌的伪娘,光知道安排卖东西就卖东西,其他的一问三不知。
案子有点僵了。

7s0j9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 起點-第八百六十九章 準備辦案推薦-ypvhr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高房价已经滋生了很多外人都不会知道的问题。
绝大部分人其实本身真的没有太大的本事,家庭条件也一般,但是厉害的是,他生在“罗马”,家里有“罗马”的房子。
很多上京、魔都人自己根本也买不起本地的房子,有房子住纯粹是祖上庇荫,但是人家确实是有,没办法。
龙日一,你死定了2
白松在派出所的日子里,不止几十次地见过,兄弟几个为了争父母的一套老房子,兄弟都做不成了。
一百多万甚至几百万的房子,只需要多争到10%,就能抵得上好几年的奋斗,就可以换一辆好车,能不争吗?
人脑袋打出狗脑袋的事情太多了。老父母死之前,就会有子女偷偷哄着父母去做公证遗嘱,或者说等人死了之后,各种手段都能用出来。
有人说了,平分不就行了?
折纸枪
肯定不行!首先抚养的年限不一样,其次老父母给孩子留过的钱不一样,再次照顾的花销也要掰扯掰扯,最后就得看谁更不要脸了。
畸形的房价与收入之间的差距,造成了各种案件,李杰这个案子就可能存在这种情况。

罂粟之恋:非她不宠 寒梅初雪
而如果真是白松所言,骗出去,公海一扔…
首先我们要知道太平洋有多大–太平洋一个大洋,就大于地球上所有的陆地面积,有19个中国这么大,面积约等于7万个洞庭湖。
“那李杰肯定是没了。”王华东叹了口气,“比起你说的这种方式,我真不知道还有啥更厉害的了。”
“涨见识了。”赵欣桥看着白松越发佩服:“也就你能把这个前因后果想出来!”
“我有点无力…”柳书元扶了扶额头,不知道是被案子绕的,还是被狗粮撑的。
“那,白松,既然有了猜想,就制定计划吧。”孙杰道。
“好”,白松道:“既然我们已经怀疑李杰死了,而且有一个合理推理,我们就应该开始查案了。欣桥,你就该回避了。”
“没问题~”欣桥微微一笑:“后面的事情,无非就是证明你说的事情的过程,我听你的好消息就成了。”
对于赵欣桥来说,今天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体验。
从坐飞机之前得到一点线索、下了飞机去刑警队,接着去饭店见到了李坤、然后是古玩店和技侦总队,每一条线索的获得都来之不易,然后就被白松一点点推理出来,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种经历是她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完全从线索里,见微知著,抠出来一个惊天大案的。
征御诸天 缘洛生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案子如果交给欣桥来办,从最开始就是毫无头绪的死扣,她肯定找不到线索。
即便获得了那么多的线索,也想不到这个事情会有这种推理。
“嗯,先送欣桥去我家。”白松道。
“去你家干嘛?我直接就坐车回学校了。”赵欣桥没答应。
“哦~~~”其他几个人开始起哄。
“额…”白松脸皮那么厚都脸红了:“行,送你去高铁站。”

“对了…”路上,欣桥在脑海中复盘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
“如果我说跟我分析MH370这件事有关,你会信吗?”白松反问道。
“明白了”,欣桥一下想通了:“你天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记的真多。”
白松感觉赵欣桥意有所指,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懂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时刻之咒
有句话叫做“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你听了都会像是在做阅读理解题。”
白探长现在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一直都是。
当然,最大的原因可能也是笨。

欣桥心满意足地坐高铁走了,四人直接回了市局总队。
现在案子不得不碰触大山省的队伍了,之前白松的想法是观棋不语,但是天华市这边自己的棋子已经丢了,就必须得下场。
草根富豪:我是传奇 一笔落画
回到了总队,大家先回办公室休整了一番,把外套脱在了办公室里,拿好了笔记本。
找马支队肯定要开个会,开会总得带着本子。
工作这些年来,白松的笔记本都已经写满了十几个了。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白松突然感觉有点别扭。
“嗯?”柳书元立刻皱眉。
“嘘…”孙杰示意王华东和柳书元别说话,每次白松进入这状态,都可能是有很重要的发现。
一般都是那种很难被发现的事情!
其他三人都期待着,大约过了二十秒,白松突然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王亮我们是不是忘了接了!”
“卧槽还真是。”王华东立刻道:“我开的车,赖我赖我。”
靈 域 小說
“对啊,还有王亮”,柳书元也拍了一下脑袋:“我也总觉得少点什么东西…”
“…”孙杰同样陷入了自责。
四个人都默哀了一会儿,白松叹了口气:“算了,让他继续查监控吧,咱们先去找领导汇报情况,都回市局了,接他太远了。”
“只能如此了。”大家迅速全票通过。
四个人拿着本子,一起到了马支队的办公室。
马支队对白松是真的宠,从白松开始说,到最后说完,虽然有很多地方刚听起来感觉很扯淡,但是他一次都没打断过。
白松现在已经把这个事情的逻辑性分析的很到位了,马支队听完之后,接着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就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现在不能直接找到李杰的妻子询问,但是这个失踪案应该是可以认定了。监控里这几天李杰没有回家,也没任何开房记录,非常不正常。这样,我去请示一下魏局,开个紧急会。”
“好。”白松看着马支队离开,跟其他人说道:“咱们去会议室先布置一下。”
这案子必须市局亲自搞了,因为涉及到了大山省的情况,对接起来还得靠总队。跨省办案一般都是支队、大队对接,但这个案情太特殊,支队对接估计对方依然还想搞保密。
这种事自然是要请示领导,开会研究,但是这种会议不会拘泥于形式,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
白松再次讲了一遍,比刚才的还细致,顺便把马支队问的问题也一并做了解释。
魏局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

e60oi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警探長-第八百六十八章 價格展示-erok3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注1)

“李杰应该是被害了。”在车上,白松说出了自己的推理。
“被害!”孙杰眯起了眼睛,让大家都有些瘆的慌。
“被他媳妇害的吗?”欣桥问道。
“是。”白松点了点头。
“怎么做到的?”欣桥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东西。
“这应该是个大组织。”白松脑子里勾勒出一个组织的轮廓:“我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他老婆本来是个普通人,但是进过监狱。咱们当警察的,自然都是知道的,一个人只要到了监狱里待一段时间,就绝对不再是之前的情况了。这次出来之后闹成这个样子,妻子有杀人动机是正常的,但是她不敢自己动手,选择了买凶杀人。不过,现在警察抓的这么严,买凶已经越来越难了,毕竟国内对于命案的重视程度是第一位的。”
“嗯,自然,没有命的话,其他的不必多提。”王华东表示肯定。
“是,所以说,如果想杀人不被发现,最好的办法是什么?”白松反问道。
公主凶残之驸马太难当 君弈夜
“不杀。”欣桥眨了眨眼睛。
被噎了一下,白松又不敢怼,接着看向其他人。
“别看我,我觉得你对象说得对。”孙杰道。
“那如果一定要杀呢?”白松问道。
不滅 元 神
“弄个意外或者交通事故?”柳书元问道。
“那个不行,现在太好查了”,孙杰摇了摇头:“我感觉是找个深山老林或者说咱们上次去的那种大沙漠埋掉,找不到尸体再好的法医也没用。”
恶少爷的冷漠女佣
“那限定条件太多,而且得是最亲的人才能约到那种地方,警察也好查啊。”王华东摇了摇头:“我觉得是白松以前处理的田欢那种案子,让死者不小心把自己弄死。”
“你行你试试”,柳书元直接无语了,“谁都有这个本事啊?”
“那到底是啥?”大家看向白松。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在国内啊。”
大家这才缓过神来,确实…周围的地方可跟咱们不一样,不仅是这些地方,包括公海,失踪个人算什么?
“你这么说也没毛病。”孙杰表示了同意。
“你们看,马航那个,一整架客机,200多人,说没就没,现在也找不到,甚至我听说还有公司已经开始打着搜救的名义,开始在那个区域做海底勘查了。”白松道:“这个事件,其实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和启发,我想过好几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你们说,骗出去,这案子怎么破?”
“…”
大家都表示了无力。
“问题是”,王华东说出了关键:“被害人怎么会主动跟着凶手跑到国外去?”
大器宗
“这不就是本案可以满足的情况吗?”白松道:“假如张三想害李四,那就去和李四搞好关系,无论是通过利诱还是色诱再或者偶遇等情况,成为认识的朋友。接着,带着李四去逛古玩市场什么的,让李四运气爆棚,淘到几件文物啥的,然后把其中的低价文物在这里售卖掉,让李四得到真正的甜头,然后告诉李四,李四的第二件文物是国宝,国内没有任何地方敢收,但是他有渠道能在境外给卖掉,钱放在瑞士什么的不记名账户里…”
重生之空间神符
“这谁会信啊?”王华东吐槽道。
“我说的肯定是很浅显,这是我这几分钟推理的,但是团伙作案,肯定会把从头到尾的东西都设计的非常好。”白松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可是改变人一生命运的东西,只要前面的事情做得足够真实,后面的戏演得足够好,这个事就不难。”
“有道理!”欣桥击掌道:“比如说那些民工,那都是真民工,估计他们的戏份很少,比如说就是去装作啥也不懂的、从地里面挖出来宝贝的大山省农民。这种人比起古玩城里日常铺个红布卖西周、战国文物的人可信得多。还有这个男扮女装的人,就应该是一流演员。”
赎魂 风味茄子
“如果这么说,那确实是很符合这个古董店的掌柜的说法,李杰可能还有一件所谓的国宝,当然,这肯定是赝品,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一个清朝的民窑就能卖四万,另外一件怎么着不得几千万?”柳书元道:“说不定,李杰还会花钱找人把他和物件一起偷渡、走私出去。”
“要这么说,这四万块钱还能再收回来。”王华东也大体明白了什么:“这样的话,古董店老板会不会是共犯?”
白松摇了摇头:“把这个老板也加进来,暴露的几率会变大,而且老板刚刚的供述,如果是同伙,完全没必要告诉我们那么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那有可能是老板故意误导我们这个方向啊。”王华东进入了怀疑的循环。
“奥卡姆剃刀定律,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赵欣桥看向了王华东。
华东瞬间被说服了。确实,没必要,人越多越麻烦,目前估计那些民工都只是暂时雇佣的,可能民工们还真的以为是来偷偷卖点文物。比如说,男扮女装的这位,估计民工们平日里接触的是男人,在摊位上看到李杰和一个美女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位美女其实是他们的头头。
这案子真正明白怎么回事的人,目前来说,应该是很少的。
“那这个价格,这个李杰的老婆负担的起吗?”欣桥主动跟白松问道。
“李杰没有其他的近亲属,他一死,她媳妇最起码能多分一套房,市价少说也有150万。而且这女的应该也算是报仇雪恨了,她老公出轨,她从小三那里把钱骗回来,最终还是判了几年刑,出来以后老公也天天鬼混,离婚还争这个争那个,她这个杀心肯定是不浅。”白松道:“这些年,随着房价的上涨,这已经成了尖锐的社会矛盾了。虽然他老婆不可能立刻把钱转出来,刚刚我也查了他老婆的转账记录了,没有大额资金转出,但是这样的组织,估计是不怕王秀英赊账的。而且,指不定已经签了什么不公平的合法合同了。”
白松说完这句话,大家看向了赵欣桥,仿佛在问赵欣桥,白松说的这种合同有没有可能存在。
赵欣桥轻轻颔首。

注1:出自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断头王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