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犁天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第0277章 要搶人嗎?展示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和罗处都感到头皮发麻,意识到这次事态远比想象当中更为严重。
按汪浩的说法,戴娜潜在的威胁极大。
如果人与人之间可以轻松输送异变种子,以戴娜的姿色的魅力,不知道多少男人会上钩。
更何况,这里头除了姿色的诱惑,更有变强的诱惑。
连汪浩如此家世背景的人,都抵抗不住这种诱惑,普通人就更不消说了。
法醫 王妃
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个。
戴娜到底是怎么异变的?
她身上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是否有未名的物种占据了她的身体?
所谓的圣种,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罗处,这家伙值得你们好好研究一下。我总觉得,这背后的真相非常恐怖。弄不好绝对是天大的灾难。”
罗处平时接触的东西,可比江跃深入,心里想到的东西自然更多也更复杂,一张扑克脸此刻显得极为凝重。
“小江啊,照这么说,那个戴娜简直是定时炸弹,走到哪,哪就有可能引爆啊。”
“问题可不仅仅是戴娜,大学城那边,必然也有一个跟戴娜差不多的源体,整个星城,戴娜这样的源体,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这才是现在最棘手的问题。
一个戴娜倒是好办,网格化封锁,只要人手设备到位,是可以轻松办到的。
问题就在于,这样的源体,潜伏在暗处的不知道有多少。
再加上他们的伪装能力强,以目前的状况,真的很难将他们一网打尽。
高翊老师凑上来,低声道:“我先前有个想法,咱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汪浩当诱饵,吸引戴娜回来?”
罗处沉吟道:“只怕够呛,按汪浩的说法,他也不过是戴娜选择的一颗棋子罢了。当诱饵,他的份量只怕不够。”
“如果戴娜真的在意汪浩死活,她当时逃跑也就不会那么果断决绝了。”江跃也觉得汪浩当诱饵这个想法行不通。
高翊忧心忡忡:“戴娜不除,这隐患始终存在啊。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随时可能返回。”
“小江,你有什么法子?”
江跃苦笑道:“她在暗,我们在明。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当然,如果真要展开地毯式搜索,我估计抓到她的希望还是有的。”
“地毯式搜索?”罗处叹道,“首先你得确定她是不是潜伏在这附近,万一她受到惊吓,早就逃之夭夭,压根不来这一带,没有一点线索,地毯式搜索也不管用啊。”
“我有预感,她一定会回来。”高翊老师很是坚持。
“何以见得?”
“她在这里吃了亏,难道不记仇?这里有那么多女生聚集,便于她下手啊,还有关键一点,她对这一带地形特别熟悉。换其他地方,她未必有那么熟悉,对吧?”高翊说得头头是道。
“小江,你怎么看?”罗处又问江跃。
“我赞同高翊老师的判断,还有一点可能性。这戴娜的变异,会否跟地形有关系?如果这一切有内在关联,那她是不得不回,也不能不回。甚至,她可能都不会走远!”
跟地形有关?
罗处沉声问道:“小江,和地形有关何解?”
“这只是猜测。所谓圣种的出现,以及她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异变,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吧?也许,就是这女生宿舍一带,出现了某些诡异因素,引发了她的异变?不然,这圣种从何而来?从天而降么?”
高翊老师眼睛一亮:“要是这样,咱们来个地毯式搜索,说不定真有点收获啊?”
罗处忽然道:“那个戴娜的宿舍,你们上去查看过没有?”
全能师尊
高翊和江跃都摇头。
发生了这么多事,女生宿舍楼现在暂时封锁,不允许进出。当然,高翊一直看守汪浩,没有时间去查看。
江跃去了行动局,自然也分不开身去看。
“现在去看看?”高翊提议道。
“我建议,最好是对整个宿舍楼展开一次地毯式搜查先。说不定,这戴娜躲回宿舍楼都有可能!”江跃这个判断可足够大胆的。
但是考虑到戴娜那恐怖的速度和逃逸能力,她肯定有很多种办法返回宿舍楼。
能从下水道离开,难道不能通过下水道进入?
他们这边正商议着,门外传来敲门声。
却是校方一名行政人员。
“罗处长,高老师,汪浩的家属来了,还有受害女生的家长也来了。现在外面乱得很。尤其是汪浩的家属,他们情绪很激动,口口声声说咱们学校迫害汪浩,说咱们学校动用私刑!说咱们学校不是执法机关,没有权力扣押汪浩,要咱们把人交还给他们。”
高翊气极反笑:“他们倒真敢说?把人交还给他们?凭什么?”
“高老师,你是没看到汪家人有多嚣张,还带了律师团队,阵势大得很。校长也被他们闹得有点头疼了。”
江跃忽然问道:“学校通知了汪浩的家庭吗?”
“受害者家属是派人通知了,汪浩家庭好像还没派人去通知?”
“那他们怎么来了?”
“还准备得这么充分,谁给他们通风报信了?”
江跃没有指名道姓,只不过用脚底板也能猜得出,很可能是招警官一行当中的某个人。
当然,通知家属在程序上倒也说得过去。
至于是私心,还是公心,那就另当别论了。
“罗处,这恶人估计得你出面去当啊。”江跃微笑道。
汪浩的家人都堵到学校来了,罗处他们要把人带走,肯定得通过这一关。
“出去看看。”
罗处才不管你汪浩是什么家世,后台有多硬。
行动局办案,尤其是他罗某人,压根不吃这一套。
到了现场,江跃才知道现场有多混乱,汪家组织的阵势有多浩大。
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组织的,竟足足来了上百人,声势浩大,看架势都让人怀疑,他们一言不合甚至会动手抢人。
校方领导被家属围在一处走廊上,脑门上都是汗,显然颇有些难以招架。
“你们扬帆中学到底搞什么名堂?我把儿子交给你们学校,那是觉得你们扬帆中学这块金字招牌硬。现在,我儿子在学校出事了,你们动用私刑也就罢了,还把我儿子私下扣押,面都不让我们见,真是岂有此理?你们扬帆中学什么时候私设衙门,私自办案了?”
“还口口声声说我家汪浩是凶手?我家汪浩那么老实的孩子,怎么会是凶手?你们谁亲眼看到他杀人了?”
“汪浩妈妈,你别激动。当时的情况,现场的学生都看到的。而且,我们也是有监控视频的。”
“学生看到什么?监控视频拍到什么?拍到我儿子杀人了?”
现场那个咄咄逼人的贵妇,看衣着打扮颇有些贵气,相貌姣好,保养得极为精致。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显得颇为年轻,乍一看真看不出像是有个十八九岁的儿子。
只是,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个难缠的主儿,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无理都要跟你闹三分。
若让她抓到了三分理,肯定要闹到你鸡犬不宁的那种。
那些校领导别看一个个平时在学生面前保持威严,口若悬河,辩才无双的样子。
遇到汪浩母亲这种压人的气势,能招架的几乎没几个。
“这位家长,我劝你冷静。你别忘了,汪浩班的姚老师,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
“姚老师的事情我很遗憾,可那跟我家汪浩有关吗?据我所知,那是另一个女生干的。”
“汪浩是她的同伙。”
汪浩母亲一听这话,眉头一挑,怒了:“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同伙?他对姚老师下手了?”
“他对邵主任下手了,要不是现场有觉醒者阻止,邵主任当时就遭到你家汪浩毒手了!再说了,他那他是戴娜同伙的事,再明显不过。不然他怎么会在女生宿舍出现?怎么会跟戴娜一起出来?又怎么会跟戴娜一样异变?”
“出现在女生宿舍就一定是同伙?男女之间谈恋爱怎么了?就算夜宿女生宿舍,也不过是触犯校纪吧?能证明什么?他向邵主任下手?邵主任少了一根汗毛吗?受伤了吗?说不定我家汪浩就是一个假动作,真实意图就是想借此摆脱你们的纠缠呢?只要我家汪浩没碰到邵主任,那就不算凶手!你懂不懂法?要不要我的律师团队跟你普及一下法律知识?”
“跟戴娜一起出来就是同伙?那你平时跟女同事同一个办公室,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们通奸?跟戴娜一样变异又能说明什么?现在是诡异时代,觉醒者那么多,我家汪浩就不能觉醒一下?”
不得不说,汪浩母亲的口才的确是好,连珠炮弹似的,明明是强词夺理,却偏偏还说出了几分歪理。
要说当时的现场,汪浩还真没有直接伤人的记录。
听汪浩母亲这口气,显然是对现场情况十分了解,也不知道是招警官他们把现场情况还原过,还是她也看过类似的现场视频?
亦或是两者都有?
她只要咬死汪浩现场没有伤人这一点,强行洗白也不是完全没得洗。
当然,这一切只是建立在现场的基础上。
但是,她怎么都想不到,就在刚才,她那宝贝儿子,已经把宿舍里的事情给招了。
现场还录有视频,他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本来焦头烂额的校长,远远就瞥见罗处和江跃他们走近,连忙道:“汪浩家长,你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校方也有校方的原则。汪浩是扬帆中学的学生,受害者同样是扬帆中学的学生。我们学校的所作所为,必须站在公正的角度,对所有学生都负责。”
“汪浩的情况,并非你想的那样。学校不是衙门,我们自己不断案。我们留住汪浩,是要向办案部门交接,以便于了解真相,绝不是你说的私设衙门,动用私刑。”
“办案部门?我怎么听说,执法部门要提人,被你们拒绝了?”汪浩母亲冷哼道。
“那是因为招警官明确告诉我们,这是诡异案件,不归他们负责。我校不可能把相关人员交给非主管部门的,那不是乱弹琴吗?”
“少拿什么主管部门压我,我儿子清清白白,什么部门也别想欺负我家汪浩,谁都别想动我家汪浩。”汪浩母亲语气霸道。
“是吗?”
正好走近的罗处,听了这话,顿时有点无语。这还真是膨胀啊,敢情偌大星城,还没人治得了你们了?
“罗处长,你可算出来了。”校长就跟遇到大救星似的,对汪浩母亲道,“这位是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的罗处长。这起案件,罗处长亲自负责。”
“罗处长?”汪浩母亲上下打量着罗处长,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反复是在考量罗处长的份量,够不够格跟她对话似的。
“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罗腾。”罗处自报家门,“你儿子涉嫌用诡异手法谋杀他人,我行动三处正式通知你们,汪浩被我们拘了。”
“放屁!你有什么证据我儿子杀人?”汪浩母亲顿时炸了。
完全没了贵妇该有的仪态。
本来她还想酝酿一下自己高贵气质,以居高临下的气势来压一压罗处,看看能否起效。
没成想,罗处根本不按套路来,单刀直入,直接通知她,你儿子被我们拘了。
罗处冷笑一声:“证据我们自然有,不过案件具体细节,恕不能奉告。你若不满,可以等我们调查结论出来之后再申请复议。不过,我劝你省点时间,省点口水,不要浪费彼此的精力。”
“你……你凭什么?你区区一个小处长,谁给你这么大权力?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么说话?”
“权力是国家和人民赋予我的,至于资格?”罗处淡淡一笑,“你以为我很想跟一个变态杀人犯的家属说话吗?”
“罗处长,我是汪浩的代理律师,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用词,在没有确切证据前,请不要说什么杀人犯这种不专业的称呼。这有损你的职业素养。还有,你刚才的话涉嫌侮辱……”
“滚!”罗处眼睛斜睨,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来。
这种开口闭口跟你谈法律,谈措辞的人,罗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不可能去跟他们争辩什么。
动嘴皮子,永远是这些人的强项。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起點-第0363章 道德綁架?相伴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自从上次被误抓之后,孙斌经历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后,心智显然受到了磨砺,身上的那种书生气少了许多,整个人明显务实了很多。
像这种琐碎的家事,以前他必然是羞于启齿,更别说被这么多人围观。可如今,面对这么多人,他的心态极为坦然,所谓文化人的面子,也不再是他主要考量的东西了。
“孙斌,你的良心都叫狗给吃了吗?你让老娘没活路,老娘跟你拼啦!”
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显然得到了真传。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嘴里嗷嗷叫着,披头散发,张牙舞爪朝孙斌扑了过去。
这是要现场跟老孙开撕的节奏。
这女人很聪明,如果孙斌这时候敢动她一下,她就躺在地上耍赖,哭天抢地。只要坐实孙斌男人打女人的名头,自然就夺回主动权了。
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却不妨斜地里杀出一个意外。
孙斌身后,一道小小的身影冲了出来,一把护在孙斌跟前,一双小手臂打开,拦在前头。
赫然是夏夏。
夏夏长开手臂,绷着小脸,几乎是冲着她母亲吼道:“不许欺负我爸爸!”
亲生闺女挡在前头,让这个女人有点猝不及防。
架势已经摆足,这时候要是被女儿给搅和了,这戏还怎么做下去?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时候还护住这个老没良心的?你们老孙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给我起开!”
“我不!”夏夏坚毅地昂着小脑袋,小脸上布满了愤怒,“我就不许你欺负爸爸!”
“死丫头,老娘怀胎十月生了你,到头来倒是养了头白眼狼?滚开!”
夏夏急得眼泪直往下掉,可小脑袋还是非常坚决地摇动,看架势是绝对不会让开的。
“妈,我求求你,别欺负我爸了好吗?以前你天天骂他欺负他,现在你们都离婚了,还不肯放过他吗?”
别看夏夏小,这话却说得很有条理。
很多孙斌的同事都暗暗点头,想想也是啊,孙老师结婚这些年,好像真是过得很窝囊。
他们家几乎是三天一小骂,五天一大骂,唠叨更是天天不打烊。
即便是很多原先听了这女人片面之词,觉得孙斌不厚道的女同事,这时候态度也有所扭转了。
从现场种种行为看,这个女人带着一群社会不良分子,离了婚还来前夫家闹事,的确不像省油的灯。
眼看夏夏这么个小女孩,都知道维护爸爸,那事实就真的很明显了。
一般孩子都会更偏向于母亲一些,若不是母亲太过分,夏夏怎么会如此偏向父亲?
那女人显然已经杀红了眼,眼见女儿小小年纪,居然也编排自己,护着她爹,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扬起手掌就是一耳光呼过去。
自来虎毒不食子,谁也料不到这女人会忽然如此暴虐,竟冲着自己女儿下手。
啪!
一巴掌实打实呼在夏夏脸上,竟留下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孙斌见状,顿时炸了。
女儿是他心尖尖上的肉,这一巴掌呼在女儿脸上,简直比呼在他脸上还要疼十倍。
“疯狗,你简直是疯狗!”孙斌彻底被激怒,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揪打。
“爸爸,爸爸,你别打她,你别打她。”夏夏努力忍住哭,转身拦住暴走的孙斌,不让父母相残。
那女人见夏夏转身,以为机会到来,双手就要去薅孙斌的头发。
“够了!”
茅豆豆完全看不下去,上前轻轻一推,将那女人推开。
“我要不是看你是个长辈,真想呼你几个大嘴巴。还要不要点脸啊?你都跟孙老师离婚了,存款都被你霸占了,房子也到你名下了,孙老师净身出户,你还有什么碧莲来闹?”
“也就是孙老师厚道,不然像你这样的米虫,有啥资格让孙老师净身出户?求求你做个人吧,你不做人,你女儿以后还要做人啊。”
还真看不出来,茅豆豆这番话居然十分得体,有理有据,让那女人完全反驳不了。
那女人被茅豆豆推开,又看到自家表哥哼哼唧唧在一旁装死,知道今天的事彻底没指望了,更是哭天抢地,一屁股坐倒在地,拍着大腿哭了起来。
“我现在走投无路,饭都快吃不上了,家里两个老的都快饿得下不了床。就算离婚,我还是孩子的妈,他们还是孩子的外公外婆吧?你这个没良心的就忍心看着我们活活饿死?”
打不过,闹不过,这女人索性装可怜卖惨博同情。
还别说,这一招还真有点用。
孙斌铁青着脸:“你有手有脚,不会去工作赚钱?离婚几十万存款都归你,家里仅有一套小房子也归你。要不是这集体宿舍是学校的,估计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说说,你还想怎样?还要我怎样?你还有脸说是孩子的妈?你出抚养费了吗?都离婚了,你父母饿得下不了床也是我的错?他们好歹也下了两个崽,难道还要指望我一个外人去帮你们抚养父母不成?”
“我没钱,我弟也没钱,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女儿的外公外婆饿死?”
这逻辑,在场这些人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从没听说过离婚了,还理直气壮要前夫给钱糊口的,更没听说过理直气壮要前夫帮她赡养父母的。
一句我没钱,我弟也没钱就可以道德绑架了?
“你没钱?几十万你分分钟给你弟买房,你说你没钱?你弟有钱在大城市买房,却没钱给父母填饱肚子?”孙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上有老,下有小,就这么一份死工资,难道还要替你赡养父母不成?我没有那么博爱。”
现场许多同事都暗暗摇头。
事情始末总算是水落石出了。
原先对孙斌有看法的一些同事,此刻也陷入无语。原来孙老师牺牲这么大,存款房子都给女方,到头来这女人还不满足,居然还有脸来闹!
原本对这女人的同情心,统统化为憎恨。
“孙老师,好样的。”
“是啊,也就孙老师,换我真做不到净身出户。”
“可不是嘛!都这样了,还有脸来闹?真以为孙老师是慈善机构啊。”
“就是就是,都离婚了,那就是两家人。谁还能给别人赡养父母啊?老无所依,那是儿女不孝,跟外人有什么关系?真是奇了怪了!”
江跃走上去,轻轻擦了擦夏夏的眼泪。
“孙老师,上楼吧,有些事咱们守住底线,问心无愧就好。这年头,同情心也不能白给。”
孙斌面色稍稍有些缓和,心疼地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疼吗?”
夏夏其实有点疼,但还是懂事地摇摇头:“不疼。”
孙斌眼圈一红,鄙夷地瞥了那个女人一眼,恨恨道:“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在狗身上了,还不如几岁大的孩子。”
就在这时,校领导才姗姗来迟,还带着学校的保安。
按说,这种家事,校领导确实也不好管。不过像那横肉壮汉一伙,明显是社会混混,这种人进校园显然是不合适的。
几个保安一点都不客气,也不管那伙人有没有受伤,就跟拖死狗一样,一个个拖出校门。
对待女人,保安倒是没有那么粗暴,不过态度上也很坚决。勒令她立刻离开,否则别怪他们动用手段。
她撒泼耍赖,也就是针对孙斌,因为孙斌是文化人,容易吃这一套。
可五大三粗的保安,跟她没有瓜葛,完全不吃这一套。
她要是敢耍泼上手抓挠,人家真不会客气。
校领导本来想批评孙斌几句,可眼睛一扫发现江跃、韩晶晶和李玥等人都在孙斌跟前,一副很是关心的样子,到嘴边的话还是吞了回去,反而摆出一脸关切和善的样子。
“孙老师,你也别有心理负担,于情于理这个事你都没错。像这种情况,校方今后也会加强校园安保,尽量杜绝社会人士轻易进入校园。”
孙斌本来已经做好了迎接校领导疾风骤雨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领导居然能说出这么暖心窝子的话来。
愕然之下,他看到校领导挂着微笑的眼神,在江跃和韩晶晶身上转来转去,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
敢情,到头来自己没挨批,反而得到校领导的安慰,又是蹭了这几个学生的光啊。
“你们几位同学也很好嘛,敢于和社会上的不良行为做斗争,不愧是咱们扬帆中学的楷模。”
江跃和韩晶晶都是微笑以待,茅豆豆却大为受用,脸上的青春痘都似乎更增了几分光彩。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这么露脸,头一回被校领导当面表扬啊。
校领导走了之后,孙斌请几个学生上楼坐。
茅豆豆再次提议去大兵菜馆聚餐,后来赶到的童迪却道:“大兵菜馆今天没开门,听说,昨晚地震,他们家有人没了。”
茅豆豆顿时苦恼不已。
孙斌道:“今天多亏你们帮老师解围,要不还是老师亲自下厨,给你们烧几个菜,在家里坐坐。”
“孙老师,明天我姐要去军方报到,今天的晚饭,我真得回家陪陪她。”
小姑一家去了盘石岭,三狗回行动局报到了。
眼下就他们姐弟二人。今晚无论如何不能让姐姐一个人孤零零吃晚饭。
韩晶晶闻言一怔:“影姐姐明天就去报到了?不是还有两天么?那我得去送送她,跟她道个别呢。”
“临时更改的,我也是中午才知道。”
茅豆豆忽然道:“跃哥,我听说你现在住大豪宅,独栋别墅,可洋气了。你新月港湾的家,我是去过。这大豪宅,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识见识啊?”
童迪也附和道:“道子巷别墅,听说是星城一等富贵之地,有钱有权都未必住得进去!我也想去见识见识!”
江跃见大伙兴致都很高,笑道:“捡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
“太好了,去,一块去,现在就走!”茅豆豆是最积极的。
“小玥玥,可不许说不去。”茅豆豆兴奋对李玥道。
李玥被众人眼光聚焦,顿感有些局促,但还是点了点头。
“江跃哥哥,夏夏也想去。”小夏夏弱弱地说道。
“去啊,孙老师也去。”茅豆豆兴奋如狗。
我偷吃了秦始皇的仙丹 三把伞
老孙是个比较讲人情世故的人,搓搓手,有些不确定地问:“江跃,你姐在家,这么多人涌过去,会不会不方便?”
毕竟人家明天要去军方报到,一家子团聚的时候,外人多了合适么?
江跃一笑:“孙老师,我姐最爱热闹,这么多人去,她指定更高兴。”
童肥肥心细,走到江跃跟前,低声问道:“班长,要不要叫上侠伟?”
自从几次体测之后,分了甲乙丙丁四个专属班后,他们这个小圈子被迫打散。其中王侠伟没有觉醒,留在了老孙班里。
算是没跟上大伙的步伐。
因此,当初一个宿舍,算是很亲密的兄弟,多多少少有些疏远。
这倒不是江跃故意疏远,他这段时间确实也没怎么来学校。
倒是王侠伟自己,可能心里头多少有些自卑,加上性格内敛,没有主动往他们这边凑。
一来二去,倒是显得有些生疏了。
“我去叫他。”江跃点头。
王侠伟这个人,他不像茅豆豆那么夸张,也没有死去的老于那么多小心思,整体来说是个单纯本分的家伙,不争不闹,与人为善,从不夸夸其他,但若朋友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会出现在你身边的那种。
见到江跃,王侠伟显然有些意外。听说邀请他去江跃家做客,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茅豆豆和童迪勾肩搭背一番说笑,他的心理包袱也就卸下来了。
一个小时后,一伙人来到了道子巷别墅。
从大门一路走到9号别墅,茅豆豆一路啧啧赞叹,不住夸赞。
“行啊,跃哥,不知不觉,日子过得这么壕了!可怜兄弟们还挤在那十几平米的集体宿舍啊。”
童迪和王侠伟同样是心头震撼的,只不过他们不会表现得那么夸张。
韩晶晶见怪不怪,倒是李玥,始终平静,仿佛不管是乡下土房,还是道子巷别墅,富贵贫贱,于她眼里都无区别,不足以产生波澜。
天才宝宝:妖孽爹地别耍赖 小清河
“咦?”童迪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一棵古树下,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看上去神情有些古怪,怔怔发呆。
江跃见童迪神情有异,想起了之前童迪说起他的异能,心中也是一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