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穩住別浪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穩住別浪》-第三十八章 【要不……埋了他?】分享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八章【要不……埋了他?】
陈诺站在阳台上。
从落地的玻璃窗能看见酒店的豪华套房内,安德森正坐在电脑前。
房间里有面镜子,上面贴了十几张纸条,形成了一个树形图。
顶部是姚蔚山的名字。
而下面几条线,串着的纸条上,分别是姚蔚山生前社交关系的一些人名。
其中,老孙和杨晓艺夫妻的名字就在其中。
安德森操作了会儿电脑,起身走到树形图旁,手里拿着马克笔,犹豫了一下,把老孙和杨晓艺的纸条上画了个叉。
——已经有四五个纸条,都画上叉了。
“难道,真的是意外么……”
安德森自言自语。
他叹了口气,转身的时候,眼神扫过阳台和窗户。
阳台上,空空荡荡,空无一人。
·
十几分钟后,酒店南边的一条巷子口,一家面馆里,陈诺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坐了下来。
“一碗红烧拉面。加肉,加个荷包蛋。”
交代完后,陈诺顺手从桌上摆着的小碗里拿出几颗蒜瓣剥开,去皮。
动作轻柔和细致。
只是少年的嘴角微微弯曲,扯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嗯,确实有些古怪。
陈诺心中叹气。
·
深渊。
这是一个名词,同时也是地下世界的一个组织。
规模不算大,但也算颇有点历史和名气——当然,这种所谓的名气,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不存在的。
按照上辈子的人生,深渊这个组织,和自己算半个同行。
聚集了一些妖魔鬼怪,做很多见不得光的任务。嗯,也有几个实力不错的奇人异士。
总的来说……不算什么硬茬。
但这么看来,自己算是无意中招惹了些因果。
现在看来,那个姚蔚山……身份就不单纯了。
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出国后混出名堂,然后衣锦还乡来装逼的家伙。
而是……
嗯,是了,深渊这个组织里,有一个角色叫做:掘金人。
专门负责行走在俗世之中,为组织赚钱的。张罗一些社会关系网和经营一些资源。
类似于白手套。
没办法,异能人士,也要恰饭的嘛。
至于陈诺怎么会认出是深渊这个组织。
很简单,他是看到了安德森,认出来的。
至于他怎么会认得安德森。
更简单。
因为从时间线上来看,在三年后,也就是大约2004年的样子。
包括安德森在内的,深渊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将会在一场碰撞对抗之中,全军覆没。而包括安德森在内的,深渊组织的几个成员,一战之中全员团灭。深渊的大本营被一把火烧成了平地。
这个存在了超过五十年的地下世界颇有名气的组织,就此成为历史。
而做出这件事情的人,也就此打响了在地下世界的名气。
阎罗。
·
拉面端上来了。
面不错,毛细。几块红烧牛肉有些柴,但味道很正。
丢了两瓣剥好的蒜瓣放在面碗里,陈诺拿起筷子吃了几口。
嗯……要不……埋了他?
……
…………
……………………哎,不妥!
陈诺摇头。
把这个来查姚蔚山死因的家伙埋了,不难。
陈诺记得这个人,勉强算个高手,但也就一般,而深渊这个组织里,厉害的角色没几个,最厉害的当然是他们的首领。嗯,外号叫什么“船长”。
嗯,是个人物,被自己弄死的时候,脖子上绕了几圈电线,挂在了楼顶,临死哼都没哼一声。
是条汉子。
不过陈诺并不因此而生出什么钦佩。
网游之枭傲天 半步沧
上辈子,自己初出茅庐的一个混迹地下世界的萌新,接了个委托任务,任务的内容和这个叫【深渊】的组织有些合作部分。
然后,任务完成,这个【深渊】组织则扣了任务的成果不想给自己。
人家是成名组织,大概是看自己是个无名无辈的小萌新……踩了就踩了。
于是,被初来乍到的还是萌新的陈·阎罗·诺杀上门去,直接推塔爆了水晶。
想对自己玩黑吃黑那种勾当——黑吃黑,那是人干的事儿嘛!
呸,下贱!
·
慕容开心 月夜影正斜
堂子街铺子里的磊哥打了个喷嚏。
在芭提雅海滩喝椰子的肖老板打了个喷嚏。
沉在海底的河……好吧,他打不了喷嚏了。
·
埋是可以埋的,但没必要。
一个深渊,陈诺不放在眼里。但问题是,老孙一家子扛不住。
埋了这个调查员,那就等于是摆明车马的告诉了深渊:来吧!姚蔚山的死有问题!
那接下来老孙一家面临的麻烦更多。
除非自己能再去把深渊这个组织一巴掌拍灭掉。
可陈诺不想那么做。
没必要不是。
其实,更深的一层意思,埋在陈阎罗的心中。
就是……
这辈子,他想换个活法了。
重新踏入地下世界,阎罗大人王者归来重整河山,然后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过一辈子……
陈诺腻了。
当个咸鱼,挺好。
谁都别来惹我就行。
这辈子,长远看来怎么个活法儿。这个问题,陈诺到目前为止还没琢磨明白。
但短期看来,他只想这么很咸鱼的过日子。
嗯,一边把上辈子的几个遗憾弥补掉。一边同时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状态。
他实在是有点迷恋这种平平淡淡的烟火气。
目前看来,陈诺对自己的规划就是这样的。
想着想着,吃着吃着,把碗里最后一口面吸溜吸溜消灭掉,放下碗筷,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张纸巾擦了擦嘴,陈诺走出了面馆。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假日酒店的大楼。
现在看来,这个调查员没查出什么。
老孙一家的名字,已经被他划掉了。
那就……
算你命大。
·
孙校花看着陈诺,眸子里仿佛带着一丝水光。
陈诺额头上带着些许汗珠,略微带着点喘。
啪啪啪。
篮球在手里运了几下,随手甩给了过来接应的罗青,陈诺一路小跑去了底线。
罗青把球传了过来,陈诺接球直接挑起一个干拔三分。
唰!
空心入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周围传来一阵叫好,其中还有几个女生的尖叫。
陈诺双手扶着膝盖喘了几口气,和走过来的罗青击了下掌,然后目送对手下不忿的下场。
三对三的半场对抗结束。
这是放学后的篮球场上,一个多小时,有陈诺这个投(挂)篮(逼)无敌的家伙存在,直接干翻了所有上来挑战的对手。
罗青和另外一个不配有名字的工具人队友:卧槽,一不小心人生巅峰了?
可惜了,八中这种烂学校也不存在什么篮球校队——事实上国内的绝大部分的中学,除了少见的一些有体育传统的名校,其他基本都没有正经的篮球或者足球校队。
有高考这个大神的存在,什么篮球梦都一边凉快去。
去特么的篮球梦。
否则的话,以陈诺今天的这场表演,恐怕就要引来什么校队的教练的关注,震惊天赋,顺势拉拢进麾下,参加全国大赛……然后就顺理成章把故事转入竞技分类去了……
教练,我想打篮球?
tui!刷题备战高考去!
孙可可看着陈诺走下场,眼睛原本满是小星星。
但是很快,就看见同年级的几个女生已经迎了上去,还有一个女生大着胆子,把一瓶纯净水递向了陈诺……
Tui!小妖精!!
已经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而陈诺,开始在学校里变得异性缘好了起来。
没办法,这辈子,顶了一张眉清目秀的脸蛋,简单的一个字形容:帅。
重生之前的原生有点内向,大概是因为家庭原因,性格孤僻,而且性子还有点古怪,不太讨喜,存在感也很差。
但是陈诺重生后,从上个学期末,到这个学期开始的这些日子,在旁人的眼里,陈诺仿佛像脱胎换骨了一样。
看着似乎还是不怎么喜欢和人打交道……但是,几件事情,却让他在学校里渐渐有了话题。
敢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
平日里又肆无忌惮的逃课。
敢和老师搭着肩膀一口一个老孙。
以及,走路的时候,双手插着裤兜,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以及,今天下午在操场上打篮球,居然大杀四方!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独特气质。
那种看似懒洋洋的,却又有一股子混不吝的范儿。
关键是,还并不张扬轻浮。
——当然了,主要还是脸长的好。
甭管这些名气也好,气质也罢。若是顶着个吴孟达的脸,哪怕他投篮美如画,那也绝不会有小姑娘愿意给他送纯净水。
看着迎过来的三个女生,当中一个脸红红的递来一瓶矿泉水,陈诺先是愣了一下,接过来。
女孩们嘻嘻哈哈笑了几声,中间的女孩有些挂不住脸,但却依然迎着陈诺的眼神:“我是四班的杜晓燕。我们去年还是同班,后来文理分班了。”
陈诺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三个女孩嘻嘻哈哈的跑开了,只是临走之前,这个杜晓燕还故意朝着孙可可毫不掩饰的看了一眼……
害,女孩之间的战争。
孙校花脸上挂着一百个不乐意,原本想走向陈诺的脚步却停在了原地,看着陈诺自己主动走到了面前来。
只是眼神还盯着陈诺手里的那瓶乐百氏纯净水。
陈诺笑了笑,随手把瓶子扔给了不远处的罗青。
孙校花脸上虽然表情不变,但是眼睛里却多了一丝笑意,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来。
“我爸说过,就算天气暖了,运动完也不能喝凉水。年纪轻轻的不懂,将来老了得了胃病就后悔。”
说着,拧开了盖子递到陈诺面前。
陈诺看着杯子里水面上飘着的几颗红艳艳的枸杞……
……陈阎罗心态有点不稳:我这辈子才十七岁,就提前进入到保温杯里泡枸杞的中年生活了?
“保温杯是你爸的?”
“……嗯。”
“枸杞也是?”
“嗯。”
“……你从家里拿这些出来,你爸不知道吧?”
孙校花脸红了。
“不喝拉倒!”
正要收回杯子,陈诺却直接一仰头,三口两口喝光了,连泡着的枸杞都进了嘴咀嚼几下吞下去。
孙校花眉开眼笑,正要说点什么……
“陈诺!!!”
嚯!透着就一股子叫嚣挑衅的断喝!
天才儿子极品娘亲
陈诺和孙校花一回头。
几个年轻人缓缓走来。
当中一个,正是前段时间连丢俩自行车的张林生同学。
嗯,一行人大概五六个。
有的脱了校服甩在手里。有的故意把校服拉链拉一半,然后衣服领子竖着。有的则把校服脱了,担在肩膀上。有的手里拿着一根自行车链条锁。有的带着一根棍子,故意横在脖子后,双手搭在上面。
共同点:几个少年都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若是此刻能有个BGM,那就更应景了:叱诧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
呸!
中二!!
·
学校办公室二楼的教研室的房间里。
那位来镀金的校长助理方先生在。
教育公司的学校代表刘打工人在。
学校高二年级组长兼高二六班班主任吴老师在。
以及,一位穿着夹克衫的教育局的工作人员。
再以及,一位穿着黑西装看着像高级打工人,面色严肃的中年男人
更加以及……站在那儿一个倩影:中长的黑发,带着一根蓝色发箍,身材高挑。容颜清丽,只是眼神四处飘荡,明显有些不耐烦和魂不守舍。
虽然已经是春季,但是天气还没有那么暖和。可女孩却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百褶裙,露出一双白生生又笔直的大长腿,过膝袜下穿着黑色皮鞋。
唯一有些维和的,就是上半身,已经穿上了一件崭新,但明显就不合身,又有些肥大的蓝白色运动外套——八中的校服。
方校长正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客客气气的说着什么。
女孩的眼神已经飘到了窗户外。
忽然之间,女孩仿佛在楼下操场上看到了什么,陡然一声尖叫。
“啊!!!”
正在和教育局同志做交接的方副校长吓了一跳。
屋子里的几个中年老年男人也都吓了一跳。
而这个大长腿少女,已经满脸兴奋,不管不顾一溜烟就掉头跑了出去。
原本房间里的那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汉子,一个很仓促的鞠躬后,赶紧追着跟了出去。
房间里诸位愣了一秒钟,方校长最先反应过来:“赶紧出去看看,这是怎么了?”
·
“陈诺!今天这顿揍你是躲不过!就算是耶稣来也不行!我说的!”
张林生挑着下巴昂着头,看着面前的陈·阎罗·诺。
身后几个同伴也都故意做出不怀好意的表情来,摩拳擦掌。
就在此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啊~~~~~~~~~~~~~~~~”
一连串的【啊】还带着颤抖的尾音儿。
一个高挑的身影连蹦带跳就狂奔而来!
直接冲进人群,一头就撞进了陈诺的怀里,拦腰死死抱住!!
“欧巴~~~~~”女孩抬起俏脸,眼睛里满是小星星,用南高丽语激动的叫道:“我终于找到你了!!关二哥保佑!!”
啪嗒!
陈诺手里的保温杯掉地上了。
啪嗒!
张林生手里的链条锁掉地上了。
啪嗒!
罗青手里的篮球掉地上了。
啪嗒!
孙校花手里的保温杯盖子掉地上了。
孙校花心理活动:(我……这是……被绿了??)
·
【喏!修罗场!打钱!】
·

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 txt-第三十二章 【不該的】相伴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三十二章【不该的】
姚蔚山眼色一变,扭头就朝着门口跑去,陈诺也不追,静静的看着姚蔚山。
姚蔚山几乎跑到了门口,伸手去拉门把手的时候,可是忽然之间,全身一僵!
他就觉得自己的肺部里的气儿,疯狂的往外被抽了出去,这种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迫着他做了一个吐气的动作!
手指尖几乎就差那么半厘米就要摸到门把手了。
但是这半厘米,却如同天堑一般,怎么都伸不过去!
全身肌肉僵硬,仿佛自己的意识怎么都无法再调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
陈诺慢慢走了过去,伸手搀扶着姚蔚山,把他这么重新拉回到了客厅,甚至把他放在了客厅的椅子上坐下。
然后陈诺拍了拍他的肩膀。
姚蔚山顿时就觉得自己身子能动了!
已经几乎要把气儿抽空的肺,又能呼吸了。
他疯狂的喘气,双手抓着自己的喉咙,疯狂的感受着氧气重新进入肺部的那一丝甜美。
然后,就是惊恐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你你,你这是什么……是什么妖术?法术?魔法??”
陈诺没回答。
他也重新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你倒霉,还是老孙走运。若是我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啊……恐怕呢,你所图谋的一切,就真的实现了。”陈诺拿起了桌上的一支酒瓶,拧开瓶盖子,又拿过玻璃杯,倒上了慢慢一大杯,推到姚蔚山的面前。
“来,喝一杯,压压惊。”
姚蔚山看着陈诺,陈诺冷冷的看着杯子。
姚蔚山咬牙,抓起杯子喝了一口。
辛辣的威士忌入喉,一条火线顺着喉咙而下。
“喝完。”陈诺冷冷道。
姚蔚山看了陈诺一眼,不明究竟。
但在陈诺冷冷的眼神下,他心中一紧,终于咬了咬牙,把一大杯威士忌,喝光了。
足足有三两的样子。
陈诺点点头:“现在,我们聊聊老孙。”
“你……你为老孙来的?”姚蔚山呆住了。
眼前这个人,神秘莫测,而且刚才那一手本事,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老孙?老孙!!
那个窝囊废一样的老孙!那个如同路边野草一样,自己可以随便践踏的老孙?!
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怎么会?
“其实,我呢,一辈子也算是见过不少坏人的。”陈诺看着姚蔚山,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你呢……今晚啊,我听到了也看到了很多。嗯,你这样的坏人呢,在我遇到的人里,不算最坏的,你甚至排不到前面去。但是呢……真够恶心的,真心话,挺恶心的。
说实话,我看你这人,应该是挺聪明,也挺有本事的。
出国十几年,也混出了一番事业。
想来呢,智商,情商,都是挺高的,手段也够用。你这样的人啊,不管放在哪里,都总是能出头的。有本事,确实有本事的。
但是啊……你真的不该欺负老孙这种老实人啊。
真的不该。”
陈诺就这么慢悠悠的语气,丝毫不见愤怒,也丝毫不见恼火。
仿佛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说着别人的事情。
“不该啊。
这个世道,就不该是这样的。
老孙是什么人?他就是个普通人呀,再普通不过了。
你去马路上晃一圈,似他这样的人,随便一抓,一大把。
没什么特别出众的才华,没什么特别厉害的本事,更没什么特别大的野心。
他啊,他们啊,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像路边的草。
也不想占多少地方,就想着吧,自己的小日子,小家庭,小世界,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活下去。
嗯,活下去就好了。
像老孙这样的人呀,一辈子,没害过谁,没争过什么利益,没抢过谁的好处——这么说吧,他甚至可能会有点怂,真的怂的那种。
若是有人欺负欺负他,只要别太过分,像他,像他们这样的人,多半也就忍了。
默默的忍了。
公主 小說
是不生气么?
不能够啊!
当然也是气的啊,被人欺负了,谁不气呢?
受了委屈,谁心里都会不顺啊。
可是呢,这样的人往往就忍了。
为啥?
要活啊!
要活下去啊!
自行车丢了,都不敢去黑车市场找,找着了又如何?
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一个月赚几百块钱工资的,跟那些个人拼得起吗?
何况人到中年了,上有老,下有小。
老人老了,身体不好,看病要钱。
老婆跟你算着家里的柴米油盐,要钱。
孩子大了,要上学要找前途,也得要钱。
所以,怎么拼啊,遇到了受气的事儿,忍吧,忍吧。
大家伙儿不都是这么活着的么。
凑凑合合的,对付着,活着呀。
但是……”
陈诺说到这里,一指姚蔚山。
“但是,你们不能把人往死里逼呀。
我知道,我明白,你不用辩解什么。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来的。
但,总要给老孙这样的人,留条活路吧?
真把这样的老实人,往死里坑,往死里逼么?
这个世道,就真的容不下老孙这样的人,活着么?
他想维护的东西,过分么?
不过分呀,就是一份稳稳当当的,普普通通的工作。
就是一个小小的,平平无奇的家庭。
老婆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女儿轻松快乐的成长。
用他那个不宽阔的肩膀,那一丁点的力气,扛着一个家里男人的责任。
就这么一点子的要求。
就这么一点子活法。
过分么?
碍着谁了么?
今天你们的话,我其实全听见了。
这老实人,活的多艰难啊?
比如你和杨晓艺的事儿,他当初真的没察觉孩子不对么?
人就算再傻,也傻不到那个份上啊。
他是老实人,老实人,不过是装傻罢了。
凑凑合合,对付着,活着啊。
求一个小家庭。
十八年吧?嗯,有十八年了。
老孙娶了她当老婆,对她好了十八年。
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么?
肯定是知道的。但哪又怎么办?
老实人的命啊,忍了呀。
人家不是傻,而是装傻啊。
不装能怎么办?
为了日子要过,就得装傻呀。
老实人,总会这么想:以前的事儿,就过去了,就都忍了吧,只要今后能好好的过,今后能平平安安的,顺顺当当的把日子过下去。
那从前的事儿呢,就……
吞了!
吞了呀!
和着血,和着心里的那口子苦水,就这么吞了呗。
吞下去,吞在肚子里,藏着,藏好了,埋深了。
然后一年年,一岁岁的,用柴米油盐,用生活的烟火气,给它裹好了,裹住了,一点点的,消化着。
你知道我第一次去老孙家,看着他对老婆的那个样子,唉……
进门就给拿拖鞋。
坐下来就去倒热水,还小心翼翼的把水兑凉些,生怕温度不合嘴。
这么小心翼翼的,让着,宠着,图个什么?
不就图个日子踏踏实实,小夫妻恩恩爱爱的。
不就图个将来,以后,日子能顺顺利利的过下去么。
老实人多难啊。
草一样的命,蚂蚁一样的身板儿,我知道,在你这样的人眼里,一钱不值,你伸伸脚,就能给他踩死,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可是……
不该的。
不该的呀。
老实人不该被这样对待的。
真的,不该!!
你要对付他,他就得被你坑的身败名裂。
你要算计他,他就得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婆锒铛入狱。
你要抢他女儿,他就要看着自己苦守了十八年的小日子,灰飞烟灭?
天才 醫 仙
这会把个老实人,逼死的。
懂么?
他这样的人,不起眼,你欺负欺负他,只要不大的事儿,他为了活,都能弯腰下去抱头挨捶的。
但那份子工作,那个小家,是他的命啊!
你拿走了,他就活不成的。
而且,他是好人呀。
又老实,心又善的好人呀。
这么一个人,不该被像你这样的人,逼成活不下去的结果。
这个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像你这样的人,死一万个都不嫌少。
像老孙这样的好人,没了一个,都嫌多!”
五年修道三年穿越
说到这里,陈诺仿佛有点气上头了,指着姚蔚山。
网游之风流邪神 邪风之泪
“有句话,我真的想对你这样的人说,就是……
他妈的,老实人上辈子挖你祖坟了是怎么的?!”
姚蔚山眼角一抽。
他深吸了口气:“兄弟……可以谈,可以谈的!你放过我,我给你钱!一百万,两百外?不够,你说个数!只要我拿得出!”
眼看陈诺不言语。
姚蔚山立刻继续道:“我收手!我直接收手!孩子我不抢了!老孙我也再不敢去招惹他了!我以后退避三舍……不不,我立刻回M国!以后我这辈子都不去招惹了老孙一家,你看行不行?”
陈诺笑了。
他冷笑着,眯着眼,就这么瞧着姚蔚山。
“你这话,我呢……不信!”
陈诺盯着姚蔚山的眼睛:“你这人呢,是坏人啊!若是放过了,你出门就会报警,而且……坏人都是记仇的。你吃了个亏,只会死死记在心里,死死记住,一有机会,你就是要咬回来的。
出了这个门,你就想办法找我,对付我。
你会想更恶毒的办法,用更大的手段,更大的力量,调集更多的资源,来报复我,报复老孙。
虽然我不怕那些,但是老孙不行啊。
他一根草一样的命,蚂蚁一样的身板,他扛不住那些个。”
“我不会!!我真的不会!!我一定不敢再招惹他的!!”姚蔚山尖叫。
“没用的。”陈诺摇头,指着自己:“我不信你,因为我知道你是坏人……我太了解你这样的人想法的……因为,我原来,也是坏人来的。”
“你……你要杀我?”
姚蔚山荒唐的瞪着陈诺:“你要杀我?!“
陈诺平静的看着对方。
“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很多很多钱的!”姚蔚山尖叫道:“你怎么可能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有多大的生意,多大的产业,多大的势力吗?!!就为了一个孙胜利?
就为了一个一个月赚几百块的孙胜利?!
你要杀我?!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的!
我是有钱人!
我是大人物!
我还有M国的护照!
杀了我,有多严重的后果你知道不知道!
有多严重的麻烦,你懂不懂?!
就为了一个孙胜利?!”
姚蔚山战战兢兢:“放过我!我回M国去,一辈子不会回来,我发誓!我真的发誓!”
说着,他眼睛一亮:“我,我证明给你看!!”
他手忙脚乱爬到地上去,抓起地上的手机。
染指成婚:老公请温柔
陈诺没阻拦。他相信姚蔚山这么聪明的人,不会当他的面打电话报警或者求救。
果然。
姚蔚山拨通了一个号码。
“赵经理,是我!公司的盘账立刻取消!对!对……不盘了!我说的!不盘了!!税务财务那边,你都通知一下!这是我的决定,就这么执行!不需要你多问!”
扔掉手机,姚蔚山红着眼睛,喘着粗气,盯着陈诺:“你看,我做到了!我放过了孙胜利一家了!你不能杀我了,你没有道理再杀我了!
放过我!我绝不报复你,绝不报复孙胜利!
我真的回M国,我明天就回去!”
陈诺静静的看着姚蔚山歇斯底里的样子。
那惊恐的眼神,那几乎荒唐的表情——在他的理念里,实在无法理解一个逻辑:怎么会有人,为了孙胜利那种草根一样的人,为一个蚂蚁一样的命,来杀自己?
值得么?!
自己,是大人物啊!
是跺跺脚,就能引发多大能量的大人物啊!
陈诺静静的瞧着姚蔚山,然后……
打了一个响指!
·
姚蔚山忽然身子一颤,横着倒在了地上。
他就觉得自己的后脑勺,慢慢的生出一股温热的感觉,温热的,甚至还有点舒服。
但是自己的身体,却越来越僵,越来越没力气。
他并不知道的是,随着陈诺的那个响指,他的后脑勺的里面,某一根血管,爆了!
热血不受控制的冲出血管,灌了出来……
陈诺静静的坐在远处,看着姚蔚山如同条鱼般,在地上抽搐,挣扎。
甚至最后口水都流了出来,口歪眼歇。
“你……怎么……会……杀我……我……有很多……钱……钱……钱的……”
越来越多的口水顺着嘴角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来,姚蔚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渐渐的,他的眼睛也闭上了。
陈诺又坐了会儿,然后起身。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被发现的时候,都会认为你是脑溢血。你洗了热水澡,然后出来刚才又喝了那么一大杯烈酒,嗯,脑溢血的诱因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被推导出来。
成功人士么,压力大,亚健康。有个脑梗啊,脑溢血之类的隐藏病患,也不会太离奇。
就算是做彻底的检查,也不会查出任何问题。
你身上,内外,都没伤,没任何挣扎,搏斗,厮打的痕迹。房间里干干净净。
你会抽搐,会肌肉僵硬,会肢体不协调,甚至死前还会大小便失禁。
一切都符合脑溢血的症状。
甚至尸检,也会发现你的脑子里的血管,是自己爆掉的。
一切,都会非常自然,非常正常。“
说着,陈诺低下头,凑到姚蔚山的耳边。
“奈何桥上,喝孟婆汤的时候,记住一句话。”陈诺笑了笑:“下辈子,别欺负老实人。”
“……”
姚蔚山,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
陈诺转身,用戴着手套的手,拉开了阳台的门。
走到了阳台上,又把门关上,门里的把手,自动的合上,然后自动的反锁了起来来。
陈诺的身子轻飘飘跃起,站在了阳台边缘,然后顺着楼的边缘,滑了下去。
他的身子在半空快速坠落,但是速度,却从最开始的快速,慢慢的减速。
到距地地面还有十米左右的样子,身子仿佛已经轻飘飘的了。
落地后,陈诺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人看到,他戴上了皮衣的帽子,双手插着裤兜,从酒店后面的院子的绕开,消失在了一条小巷子里……
·
【虽然被骂了,但从文字上来说,我坚持认为我这几章写的让我自己很满意。网文的全称,不等于:网络爽文。
小说确实要有爽点,但并不意味着,小说的内容只有爽,而没有别的。
我被骂的挺惨,但我坚持认为,我这几章,是好文字,是我能写出来的,尽了自己最大能力的好文字。
不改,不后悔。
我是写文的,不是写A片的。
最后,求票,求各种票,求打赏。
我不信所有的读者都是只喜欢从头爽到尾的无脑爽文的人。】
·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第二十二章 【胸針】展示

Published / by Blind Jillian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二十二章【胸针】
老孙的效率很快。
倒不是说老孙办事的本事比陈诺强。
毕竟他有个成年人大人的身份,又有个还算受人尊敬的正当职业,很多事,由他出面,总比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要让人信服。
老孙第二天就给了陈诺回复,说问过了当律师的同学,然后联系了监狱的张教导,安排了律师去找陈诺的母亲要授权。
再然后又和顾家电话接触了一下……说了什么陈诺不知道,反正老孙狠狠的教训了陈诺几句,责备他做事情太莽撞。
但他倒是没说陈诺打人不对……只是说太莽撞了。
嗯,陈诺想了想,意思是……不要当面打的意思?
“手续可以办,但你要和街道的那个刘办事员见个面谈一下!人家之前还是很尽职的,这种抚养托管的转移,也是必须要得到街道妇联的程序许可才行。你买带你东西上门一趟,人家之前也费了不少心,大过年的还陪你跑了一趟,你上门去办事顺便答谢一下,该当的……这都是人情。”
陈诺挂了电话后,按照老孙的意思办了。
买了点过年的礼品,按照地址,当天晚上就找上了刘办事员的家。
敲门。
哗啦。
防盗门打开,刘办事员看着陈诺,笑道:“小陈?你来的够快的啊,进来进来。”
陈诺进门,态度很客气:“之前一直都麻烦您,这不,我妹妹的事儿还得要继续让您费心,我想着,这还过着年,就上门来拜访……”
忽然话就顿住了。
因为看见客厅的餐桌上,坐着一位老熟人。
“哟,刘打工……啊不,刘老师?”陈诺一愣之下,脸上快速切换成了少年郎羞涩的笑容。
刘打工人正坐那儿,筷子正夹了一粒花生米,还没送到嘴边,啪嗒一下就掉桌上了。
看着站在门口那个笑容羞涩的少年,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呀!!
“卧槽!你怎么上我们家来了?!!“刘打工人跳了起来。
刘办事员扭头看自己哥哥:“你们认识?”
可不嘛!!
化成灰都认识啊!!!
刘打工人一脸不爽。
·
陈诺客客气气一板一眼把自己的来意和刘办事员说了。
刘办事的态度还是很好的……或者说多少带着几分内疚。
和老孙事先联系过后,刘办事员已经知道了顾家虐待孩子的事儿了——要这么计较的话,自己也有些工作不尽职,没能早早调查到这些情况。
人家小陈不闹不跳,也没追究自己责任,没暴跳如雷,虽然听说在顾家闹了一场,但是火也没烧到自己身上……对于基层小公务员来说,这就算少了一桩大麻烦了。
而且人家拿到了孩子亲生母亲的授权,抚养托管转移,也不过就是自己经手办个手续的事儿。
至于两人交谈过程里,刘打工人在一旁运气……陈诺根本不理他。
天晴了雨停了,你又觉得你行了?
忘记当初脑袋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场面了?
不过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陈诺和刘办事员谈完,发了根香烟给刘打工人。
刘打工人刚要表现的硬气点,一看是中华——嚯?3字头的还是。
犹豫了一下。再要说什么,陈诺已经把一整包塞进他手里了:“一点小小的过往,之前也给您添麻烦了。”
刘打工人摸了摸手里的中华烟盒,冷笑:“不会又是假的吧。”
“瞧您说的。”陈诺笑道:“我能做那事儿么?当初说好了,以后绝不再给您添麻烦,我这人,言而有信!”
“我可是挨了一个处分!”刘打工人阴着脸:“还被我老板狠狠骂了一顿,差点工作都丢了!”
只是差点,这不没真丢嘛。
陈诺笑嘻嘻的,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超市购物卡。
嗯,超市卡是今天买年货时候办的,面值五百,但买了堆东西后,还剩下……
反正应该还剩点儿吧。
把超市塞刘打工人手里,陈诺笑得很和善:“您多担待。”
你看看这叫人干得事儿嘛!
刘打工人眉开眼笑,接过往厨房瞟了一眼,发现刘办事员没出来,收进口袋里。
陈狗,啊不,陈诺又问道:“您和刘办事员是?”
“我亲妹妹。”刘打工人抽了一口中华,香气醇厚,确定是真的,脸色好了一点,开始炫耀:“害,我们家的情况嘛……按理说该我这个男丁出来撑门户的,但我这人性子不受拘束,闲散惯了,就没想走仕途。没办法呀,我妹妹就考了公务员,继承父业,为人民服务呗。”
嚯,这口气。
刘打工人继续装逼:“也就是我们家老爷子退的早,不过好歹还有些影响力,我妹子做的也不错,慢慢来吧。”
得,这口气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家老爷是副总理呢。
一打听,得,退休前官至居委会主任。
陈诺笑了笑。
这刘打工人倒也有点意思,人不坏,就是有点爱装逼,但还有那么点趣味。
和他瞎吹了会儿,眼看到了饭点,陈诺婉拒了刘家兄妹留饭,起身告辞。
刘办事员关上门:“这个孩子,挺不简单的。“
刘打工人撇撇嘴。
可不么,当初在东北,消失了四天不知道上哪儿野去了,还把你哥哥我的脑袋摁在地上当球踩。
能简单么?
·
出得门来。
陈诺松了口气。
孩子的事儿算是都办妥了。
手续在街道走,刘办事员答应很快搞定。
幼儿园其实本来就有学籍有户口,过两天开学直接送过去就行。毕竟是婚生子女,又不是黑户,只是父母坐牢罢了。
本地的一个公立幼儿园,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之前顾家人没让孩子上幼儿园,办了病休,大概还是怕每天接送麻烦……实在是没良心的很。
幼儿园比高中要开学早两天。
开学这天,陈诺把妹妹送了去。
本来么,小孩子第一天上幼儿园,都是要哭闹的。陈小叶极是乖巧,一声不吭,乖乖的跟着老师进了教室,眼睛里有水汽,但硬是当着陈诺的面没哭出来。听话的让人心疼。
只是临走之前,小心翼翼又细声细气的确认了一句:“哥,你周末会来接我的……对么。”
陈诺摸了摸她的头:“当然。”
嗯,周末接。
考虑到陈诺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很难做到每天接送孩子。老孙做主,给孩子的幼儿园办理了全托。
就是住校式的幼儿园。
每周接回家过周末,平时就吃住都在幼儿园里。
当然,食宿费不会便宜,之前顾家显然不舍得这笔开销的。
安排好妹妹上幼儿园的第二天,江宁八中也就开学了。
按照上学期的考试结果,高二的下半学期,分了文理班。
陈诺走进了新的高二六班的教室,看着教室里一多半自己不认识的脸孔,愣了一下。
然后就看见几个女生对着自己笑,其中一个胖乎乎脸圆圆的女孩子,陈诺认得,在延边的那天晚上,陈诺去找敲孙校花的房门,就是她开的门。
“哟!陈诺来了呢!!”
诱拐摄政王之吃货安静点 直直
圆脸女孩故意大声嚷了一下,然后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人堆里,孙校花面带娇羞,用力推了一下身边的女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周遭的男生都是投来复杂的目光。
最佳影星 白色十三号
有隐隐嫉妒的,有面带不爽的。
当然也有钦佩的。
北边的窗
毕竟是……敢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呀。
陈诺也不会故作姿态扭扭捏捏,大摇大摆走到了孙校花旁边,把书包就放在她同桌的位置上。
旁边顿时一阵起哄的声音。
陈诺看着这些嘻嘻哈哈的半大孩子,摇摇头,就坐在了孙校花身边。
女孩脸一下就涨红了:“你,你真坐这里啊?”
“你反对?”
孙校花不说话了。
开心是肯定开心的呀,但……这话让人怎么说得出口呢。
教室里很快安静了下来。
班主任走进教室,学生们轰的一下散开,各归各位。
“宣布一下,以后我担任高二六的班主任,一直到你们毕业。”老孙站在讲台前,目光扫过全场,忽然看见那个眉清目秀的小猪崽子,大摇大摆的坐在自己闺女身边,顿时气就不打不处来了!
“陈诺!”
“到。”
老孙懒得正眼看他,随手一指最后一排的一张空桌:“你给我坐那儿去!”
全班哄堂大笑中,陈诺笑嘻嘻的起身,抓着书包挪了位置。
老孙作为班主任,宣布了一下新学期分班后的一些事项后,离开。
上午第一节数学课前,陈诺大摇大摆起身回到了孙校花身边,把书包一扔,慢悠悠的掏出课本和文具摆好。
孙校花红着脸看他:“你怎么又坐过来了?我,我爸不让……”
陈诺笑道:“又不是他的课,反正他又不在。”
可惜,陈LSP还是失算了。
数学老师一进门,眼神第一时间就落在了孙校花和陈诺两人这里。
然后老师笑了笑,指着陈诺:“陈诺是吧,你给我坐回自己座位去。老孙可是特意交代过我了,你别偷奸耍滑。”
得,老孙,要说狗,还是你狗啊!!
·
下课的时候,顶着全班同学戏虐的眼神,陈诺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又晃了过来。
孙校花心中又喜又气:“你,你别来我这里晃悠。”
陈诺笑看着这个小妮子。
嗯,一个春节,她其实稍微胖了点,脸上的婴儿肥也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少女的元气满满。
眼神往下又滑了一尺……
嗯,胖点好,胖点好。
可忽然,一个物件就落入了陈诺的眼里。
孙校花的毛衣上,别着一个小巧而精致的毛衣别针。
白色的四叶草,在黑色毛衣的衬托下,颇为精美。
陈诺扬了扬眉毛:“咦,这挺漂亮的啊。”
孙校花低头看了看,又白了陈诺一眼,恼羞道:“你往哪儿看呢!“随手把校服拉链就拉高了。
陈诺笑道:“哪儿来的?”
“别人送了,我妈的朋友。”孙校花语气很平常:“前两天我妈带我出去和她的几个朋友吃饭,桌上有一个叔叔送我的见面礼。”
顿了顿,孙校花仿佛想起什么:“啊对了,就是上次,上次我们溜冰出来,遇到的那个叔叔,就是给了我很多压岁钱的那个。”
陈诺不动声色:“这东西,不便宜吧?”
孙校花有些茫然:“一个别针,不值钱的吧。再说了,我妈也同意我收了。”
不值钱?
看着有些憨憨的女孩。
女配系统:男主女主靠边站 猫熙儿
陈诺叹了口气。
梵克雅宝,世界著名珠宝品牌。不算奢侈品里最顶级的行列,但也不差了。
2001年,梵克雅宝还没大举进入国内,金陵还没有它的专卖店。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就这个胸针……没镶钻,算是基本款,但差不多也要五位数吧。
在这个月工资几百块的年代,五位数,真不便宜了。
·
【推荐票交一交了~】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